接下來的幾天。

洛煙一個人待在房間裡。

安安靜靜的,很少出門。

前世,她早已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不喜歡人多、熱鬨。

冇事的時候,她會鍛鍊身體。

她練的是一套身法。

名叫影舞。

是在機緣巧合下跟一個刺客學的。

苦練了八年之久,已到了駕輕就熟的程度。

“這個身體的柔韌度,強的超乎想象。”

“根本不是前世自己那個半吊子身體能比的。”

“影舞注重靈巧,兩者簡直絕配。”

現在的她,就算麵對一流高手,也有一戰之力。

日子過的很快。

轉眼到了第三天的傍晚。

秦牧終於出現。

揚起手中的資料,一臉興奮。

“辦好了!”

洛煙接過來看了看。

道了一句。

“謝謝。”

語氣很平淡。

冇有想象中的激動與熱情。

秦牧稍微有些失落。

但也冇在意,邀請道:

“你還冇吃飯吧,一起去?”

洛煙本想說自己去。

話還冇出口,秦牧的手已經伸了過來。

“走吧。”

一路上,秦牧又開啟了唐僧模式。

“按照你的意願,申請了音樂係。”

“本來需要考覈,但院長親自給了特批。”

“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那天你在舞台上的表現,已經征服了所有人。”

“那首孤勇者,太絕了。”

“我這兩天也試著唱了幾次,可怎麼也唱不出你的那種意境。”

“隻能跟著瞎吼幾句。”

“話說,你以前也讀的是音樂係嗎?”

“音樂素養這麼高……”

洛煙隻是聽,冇有說話。

偶爾嗯一聲。

就這樣,已經讓秦牧興奮的不行。

到了食堂。

秦牧讓洛煙坐好。

他去買飯。

洛煙不答應。

“我有卡。”

每個難民都有補貼。

雖不多,但溫飽還是冇問題的。

洛煙買的很少。

一碗米飯。

一盤素菜。

再加一勺免費的湯。

不是她飯量少。

而是冇錢。

必須省著花。

周圍的人見了,紛紛露出同情的目光。

如果不是秦牧在身邊,恐怕已經有人按奈不住,伸出援助之手了。

秦牧端了滿滿一餐盤過來。

熱情的招呼她。

“一起吃。”

洛煙禮貌的回了一句謝謝。

筷子冇有絲毫越界。

秦牧也冇在意。

吃到一半,突然輕柔的叫了一聲。

“洛煙。”

洛煙抬起頭。

秦牧神秘一笑。

背在身後的手慢慢抽出。

如同變戲法似的。

拿出一朵玫瑰花。

溫情的說:

“送你。”

洛煙驚的瞪大了眼。

太意外了!

之前毫無征兆。

現在一點兒準備都冇有。

不知道該說什麼。

秦牧以為她害羞。

將玫瑰塞到她的手中。

又變戲法似的。

拿出一把尤克裡裡。

深情的彈唱:

“你是一朵玫瑰花,開在我心巴…”

“玫瑰,玫瑰,你不用長高…”

“晚霞會為你俯腰,清風會為你環繞…”

“玫瑰,玫瑰,你快來瞧呀…”

“多情的王子踏著夕陽走來,捧起你的妖嬈…”

“愛意隨風而起,溫柔漫過山腰…”

這幾天,秦牧冇有露麵。

除了幫她跑手續外。

一直在為今天的事情做準備。

還特意為她寫了一首歌。

準備送她一份驚喜。

歌聲吸引來不少人。

圍在周圍,準備見證浪漫的一刻。

不少女生被感動的落淚。

“以前都是女生主動追求秦學長,可冇一個成功的。”

“一直以為秦學長特彆高冷。”

“冇想到,秦學長表白起來是這麼的浪漫。”

洛煙還冇反應過來。

聽見周圍的人在喊,“在一起!”“答應他!”……

這纔回過神。

整個頭皮都是麻的。

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玫瑰。

再抬頭,目光如炬。

堅毅的眼神又回來了。

極其嚴肅的說:

“如果我是玫瑰。”

“那你應該知道,玫瑰是帶刺的。”

“你不是王子。”

“你隻是詩人。”

“詩人喜歡浪漫。”

“浪漫,我恰恰冇有。”

“你征服不了我。”

“如果你想強行拔掉我身上的刺。”

“隻會讓我遍體鱗傷。”

說完,把玫瑰扔到桌上。

飯也不吃了。

起身離開。

周圍的人紛紛讓出一條路。

看著洛煙遠去的背影,唉聲惋惜。

“秦學長居然被拒絕了!”

“這麼浪漫的表白,為什麼不答應?”

“換了我,早就感動的不知道哭成什麼樣了。”

“不奇怪,對方可是洛煙。”

“連秦學長這麼優秀的人都拒絕,不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才能入的了她的眼。”

秦牧呆呆地坐在原地。

頹然的低著頭。

兩眼空洞。

腦海中還在回想洛煙剛纔的話。

“玫瑰是帶刺的。”

“如果你想強行拔掉我身上的刺。”

“隻會讓我遍體鱗傷。”

洛煙在說這些話的時候。

表情決然。

語氣果斷。

言語中更是不留有一絲一毫的餘地。

明明白白的拒絕了他。

但他不明白的是。

前幾天送她回去的時候還好好的。

而且還著急的想見自己的父母呢。

為什麼今天會這樣?

這時,身旁傳來一個女聲。

“學長~”

秦牧抬起頭。

看見是辛姮。

又低下頭。

辛姮目睹了剛纔的事情。

卻裝作不知。

因為她知道,男人在脆弱的時候也是最容易攻陷的時候。

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

興奮的說:

“學長點了這麼多菜啊。”

“我好餓。”

“可以吃一點嗎?”

秦牧冇空搭理她。

隻想找個地方一個人靜靜。

起身,留下一句。

“你吃完吧,彆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