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年的NBA選秀是曆史上人才輩出的一屆,湧現了很多耳熟能詳的巨星,被稱為“96黃金一代”。

那年的選秀珍藏卡本就不多,剛開始不值什麼錢,很多被人遺棄了。

等選秀出來的球星紛紛在籃球場揚名立萬後,每個人有大量的粉絲,就很難集齊一套完整的珍藏卡。

湯姆察覺籃球卡的異常珍貴後,雙手微微發顫起來。

“這籃球卡肯定是非常值錢,具體價格我有些吃不準,還是要專家布萊恩鑒定一下。”

“布萊克,你出來一下,這件東西我有點看不準。”

布萊克應聲而來,戴上白手套一張一張的檢視。

周圍的人看到鑒定師臉色凝重,都安靜下來。

大家非常想知道,這異常珍貴的籃球卡到底值多少錢。

布萊克查完籃球卡後,又數了一遍。

“這套珍藏卡非常珍貴,最少值兩萬刀,要是遇到合適的收藏家,可以賣出更高的價格。”

“可惜的是,這套珍藏卡少了一張雷·阿倫關鍵卡,要不然價格還能再翻一倍!”

“阿倫的球星卡非常稀少,收藏的人都是他的球迷,恐怕很難割愛!”

放下典藏卡後,他搖搖頭,臉上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周圍的人聽到兩萬刀時,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聽到賣更高價,價格還能再翻一倍時,紛紛驚呼起來。

“這些卡片也太值錢了吧!”

“這小子的運氣真好,買下兩間廢棄的倉庫,就有這麼大的收穫,簡直是一本萬利!”

“真是後悔,早知道我就應該加價!拍下那個倉庫!”

提到合適的收藏家,秦雲一下子想到了車行的老闆,以他對科比狂熱的迷戀,肯定會出一個滿意的價格。

96年的阿倫籃球卡非常稀少,想要在整個米國尋找一張卡片,無疑是大海撈針。

不過讓他賤賣,秦雲又有些不甘心,最好找到阿倫的珍藏卡,集齊以後賣出更好的價錢。

布萊恩看出了秦雲表情糾結,想要趁此拿下,剛要開口出價,茱莉亞突然開口。

“秦,我認識一個阿倫的球迷,他很可能有那張球星卡。”

“那人是個大收藏家,用錢買恐怕很難,不過那人更喜歡收藏各種跟娛樂圈相關有年代感的東西,我們也許可以嘗試交易。”

茱莉亞的話可以說是讓秦雲情緒變化飛快。

剛剛找到希望,卻又再次破滅了,畢竟倉庫尋寶都是隨機的,他也無法決定

“正好紐黑市明天有一場倉庫拍賣,那兒離我們不遠,出過不少頂級明星。”

“那裡也許有我們需要的東西!”

為了幫上秦雲,她做了很多功課。

跟秦雲一起參加倉庫拍賣肯定會找到很多有意思的寶貝,這無疑非常有趣。

秦雲心中一動,紐黑市也許有那富豪需要的東西。

“當然要去,要是能找到和娛樂圈有關的寶貝,一舉兩得,不僅能賺圈錢,那一套籃球卡也能高價賣!”

湯姆和籃球卡失之交臂感到遺憾,見秦雲決定集齊再賣也無可奈何。

銀幣鑒定出來之後,秦雲和湯姆唇槍舌戰,銀幣最終以一萬刀成交。

交易完後,秦雲和茱莉亞走出拍賣行。

他想到茱莉亞做出的貢獻,決定給她一定的報酬。

“這五千刀,是你這次的酬勞!”

秦雲想到茱莉亞在這次倉庫拍賣中有不少作用,從包裡拿出五千刀遞了過去。

憑一時興趣在倉庫尋寶道路上是走不遠的,以後有用到茱莉亞的地方,還是給一定的報酬比較好。

畢竟她這個助理可是冇少幫忙,而且提供了阿倫看球卡的線索,生意做大之後,她一個律師也是非常有用。

用五千刀把一個律師綁到他的戰車上,怎麼看都是合算的買賣。

茱莉亞冇想到,秦雲竟然會給他錢,滿臉詫異,連忙搖頭。

“這不好吧?”

秦雲裝作嚴肅的樣子。

“你是我的助理,我賺錢肯定要分你一份,怎麼還嫌我給的少嗎?”

秦雲開玩笑的說了一句。

茱莉亞出自富裕家庭,不缺這點錢。

但秦雲這樣說,態度又這麼堅決,她隻好答應下來。

“不,不是的,那我要就是了。”

茱莉亞雙手接過錢,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這是她靠倉庫拍賣賺的第一桶金,自然抑製不住的開心。

“謝謝你。”

這五千刀也是秦雲對她的認可,之後要更努力工作才行。

兩人在停車場告彆,秦雲回到租的公寓,在隔壁的噪音下,檢視下一站倉庫拍賣的資料。

心中打算,接下來是該換個房子了。

第二天清晨,秦雲被急躁的敲門聲吵醒,打開門,撲麵而來的是大嗓門。

“你的房租交到這個月,該補交房租了!”

看到眼前就要爆炸,滿臉不耐煩地中年胖大媽,秦雲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打定主意,換房子是勢在必行!

“我下個月就不租了。”

房東冇想到這小子不租了,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為什麼不租?周邊冇有比我這更便宜的房子吧?”

難道有人截胡,出更低的價錢,還是這人在這裡混不下去了,要灰溜溜的滾回去。

“我想換個好點的房子。”

房東聽到秦雲的話,不屑地搖搖頭,臉上露出嘲諷笑容,臉上的肥肉擠成一團。

“就憑你?還想換個好點的房子?連正經工作都冇有,真把自己當大老闆了?”

“你不會是交不起房租要流浪街頭吧?”

房東言語十分惡毒,眼神充滿了譏諷。

“老闆好。”

進來的茱莉亞正好目睹了這一切,甜甜的喊了一聲老闆好。

她走上前去抱了抱秦雲,並在他臉頰輕輕上親了一口。

房東看到一個打扮精緻的美女稱呼秦雲老闆,直接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