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喝足,接下來要考慮的晚上去哪裡休息。

現在可冇有私人酒店和旅館,隻有國營的招待所。

那地方貴不說,服務還不好!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招待所的單間基本上是留給領導的,一般人可冇這待遇。

如果周揚住招待所的話,必須要和其他人擠一個房間,這讓他很不習慣。

所以要是有其它的選擇的話,周揚還真不想住到招待所。

不過他是外來戶,在寧城舉目無親,除了招待所,似乎也冇有其他去處。

思之再三,周揚還是決定到招待所貓一晚上。

但就在他走出國營飯店準備前往招待所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抬頭看去,發現竟然是新華書店的老徐!

此時老徐站在書店門前,正向他招手。

周揚穿過馬路,走到老徐麵前,笑著問道:“徐哥,這是準備回家呀?”

“是下班了,看你從國營飯店出來,所以想和你聊聊,不知道方便嗎?”

“方便...方便,隻要不耽誤徐哥你下班就行!”

“嗬嗬,我這工作比較清閒,早下一會兒晚下一會兒都冇啥關係!”

說著,老徐再次將書店已經上鎖的門打開,並將周揚請到了屋裡。

隨後,兩人隔著老徐的辦公桌重新坐了下來。

“小周,你剛纔離開後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你這次來寧市是出差還是探親訪友?”老徐開口問道。

“都不是,不瞞您說,我這次來寧市就是想賺點錢補貼家用!”

對於這個答案,老徐並不意外。

眼下所有人都過的苦哈哈的,能吃飽飯就算是不錯了,但凡有點能力的,都想掙點外快改善生活。

“也就是說你在寧城待不了多長時間?”

“嗯,我一共和隊上請了三天假,後天必須返回大隊!”

老徐的眼裡閃過一絲惋惜,但隨即說道:“你的稿件我已經讓人連夜送往省城了,不出意外的話,明天就會有訊息。如果合格的話,我會儘快給你結算稿酬!”

“謝謝徐哥!”

“不客氣,其實幫你也等於幫我自己!”

“?”

看著周揚一臉的不解,老徐當即解釋道:“你也知道,現在全國各行各業都在學習西方先進的技術經驗,每天都 有大量的檔案資料需要翻譯,所以上麵給每個省市的書店都安排了相應的翻譯任務,並定期進行考覈。”

“你也知道,我們寧市隻是一個偏遠小城,本地又冇有什麼大學,所以翻譯人才少的可憐。每個月上麵給我們下達的任務,我都需要求爺爺拜奶奶的找人完成,耗時費力還費錢!”

“如果你翻譯的稿件質量合格的話,那對於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兒。”

聽完老徐的解釋,周揚頓時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

“稿子質量您大可放心,有我在,徐哥你以後不必為完成任務而擔心了!”

“那敢情好,你都不知道現在找個合格的翻譯有多難,每一次上麵有任務分配下來,我都要脫層皮,真的是一言難儘啊!”

周揚笑了笑說道:“以後上麵再有任務,徐哥你可以直接交給我。這樣一來你的任務完成了,我也能賺到錢,雙贏!”

“好好好...小周,你晚上住的地方還冇有安頓下來吧?”

“還冇,正打算到招待所貓一晚!”

“去啥招待所,到我家吧,順便讓你嫂子整兩個菜,咱晚上喝點!”

“那怎麼行,太打擾徐哥你和嫂子了!”

“不打擾...”

然而,周揚不等老徐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徐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這次就算了!一來是因為我今天什麼也冇有準備,上門拜訪哪有空手去的,不合適!”

“二來呢,你也知道我的時間不多,我打算晚上再譯一些稿子出來,儘快將等級提上來!”

老徐見周揚說的情真意切,也就冇有再勉強,轉而說道:“你要是晚上打算繼續翻譯稿子的話,那你就住在書店裡吧!”

“住書店?”

“嗯,店裡有個小單間,是我平時用來午休的,有床有被子,簡單的湊合一晚上冇啥問題!”

周揚頓時有些心動了,他倒不在意省那點住宿費,而是這裡的環境實在是比招待所好太多了,非常適合辦公。

不過當他看到滿屋子的書,還是有些遲疑的問道:“這方便嗎?”

“嗬嗬,冇啥不方便的,這裡除了這些不值錢的書之外也冇啥東西了!而且你要是住在店裡的話,也省的交書的押金了!”

按照書店的規定,如果想要將英文書籍帶走的話,譯者都是需要交相應的押金的。

等到作品翻譯完成後,再將書還回來退押金。

聽到這話,周揚知道老徐確實是真心邀請他,略作猶豫便點頭說道:“既如此,那就麻煩徐哥了!”

“哈哈哈,不麻煩,不麻煩!”

隨後,老徐將小單間的位置指給周揚,又應周揚的請求給他取了兩本英文期刊後,這才鎖上門離開了書店。

.......

老徐離開後,周揚再次回到下午的那個小圓桌前。

然後,藉著店裡的小電燈泡,繼續翻譯了起來。

寂靜的書店裡,一盞孤燈一個人,除了紙和筆的摩擦聲外,再無其它的聲音。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周揚將老徐留下的兩本書都翻譯完之後,外麵的天色竟然已經微微亮了。

原來,他一不小心竟然工作了一個通宵。

看著外麵泛白的天色,周揚忍不住笑了笑,他都忘記了自己有多久冇有這麼拚命過了。

儘管身體感覺有點累,但是看著眼前厚厚的一摞稿子,周揚心裡卻是萬分的滿足。

從昨天下午到今天,他一共翻譯完三本期刊,一共涉及21篇短篇和兩個長篇。

按照約定的稿酬計算的話,短篇五塊錢一篇,合計105元。

而那兩個長篇差不多有9千字左右,按照千字3元計算的話,就是27元。

也就是說,如果他的稿子全部稽覈通過的話,周揚將得到132元的稿酬。

儘管這點錢對於前世拿著國家特殊津貼的周揚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甚至於有點微不足道。

但這筆錢對於眼下的他來說,卻是一筆橫財!

七十年代的物價水平周揚是知道的,縣城裡一個產業工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不到30元,十幾元的更是比比皆是。

130元相當於一個普工小半年的工資,確實不是一個小數目。

再說周揚家裡,結婚四年多的時間,即便是有村支書老丈人幫襯著,家裡也就隻有一百來塊錢的存款。

也就是說,周揚僅僅用了一天的時間,就賺到了之前四年的積蓄。

更重要的是,有了這次的經驗,周揚知道自己破解了財富的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