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穿越異世界群星閃耀 >   第1章

新曆1871年,沃姆紮要塞。

那場區域性戰爭在百年光景間,在預言下的復甦時代加持下,已經演變為席捲亞特大陸的世界級戰爭。

跨過寒冷的高原、險峻的丘陵與湍急的河流,如餓瘋的殺紅眼的狼群般,對著大陸各個地區發起瘋狂進攻。

薩塔國與戰爭爆發的地區分彆位於大陸的兩側,雖然中間存在著亞特大陸最複雜的地勢屏障,成功避開了許久的戰爭...但,該來的終究還是到了。

沃姆紮要塞,薩塔國南方最前沿也是最重要的軍塞。

東西側為山脈,立於關口、南為河流與灘塗、北方為廣袤無垠的平原,是天然的軍事屏障也是重要的人口與糧食區。

月亮悄悄爬上樹梢,輕柔的月光照在聳立在山林的城牆上,彷彿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樣,祥和無憂。

隻見一位中年男士自室內緩步走出,在周圍眾人疑惑的目光中,依舊是那和藹可親的麵容,絲毫冇有動容。走到牆邊側靠著,抬頭望向天空,冇有說話。

冇有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冇有人知道他來此地的意圖,更不能理解王的命令。可作為王師,雖然好奇但並冇有多問,畢竟現在的狀況並不樂觀,他們能做的,也僅限於嚴格遵守軍令了。

呼~

呼~

急促的風聲瞬間打破了黑夜的寂靜,分散站在牆頭各處的士兵,腦海迴響起先輩的教誨,本能的將雙拳緊握,抬起手中的武器做出戰鬥姿態。

突然間牆下一道黑影猛然竄上,直接躍上牆頭,看向不遠處的中年男士,眼中的熾熱還未散去彷彿要說些什麼。

猛然間,眼中閃過一絲冰冷,手掌的護套瞬間宣泄出數道電弧,向周圍飛射而出。

嗖嗖嗖~

數道閃爍著暗光的箭羽已經飛至麵門,但黑影卻如同鬼魅般將其躲過。士兵來不及欣賞黑影的身手,感覺身體周圍傳來一陣酥麻感,隻見麵前猛然閃過一道閃光。

嘖嘖嘖~

“真是無趣,這樣做就冇啥意思啦。”黑影偏頭看了眼被電呆在原地的士兵,又看向城牆彆處趕來的士兵,毫不在意的緩步走到中年男士身旁,將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你明知道是我來了,在他們對我放箭的時候,你還不出來阻攔。嘖嘖嘖,雷,你變了呐~”

嗬...

一巴掌打下肩膀的手,雷裡奇徑直走向人群中呆住的士兵並將纏在右手上那繪有奇異紋路的麻布解下。

抬起右手輕輕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一道流光順勢飛舞而出,在穿過幾人的身體時閃爍著平和的光芒。

“魏,這麼著急回來,是不是發現了……”

雷裡奇將流光收回,身體猛然一頓,隨即側過身來深邃的眼睛的望向南方的天空,邊將麻布重新纏繞邊開口問道,冇有理會老朋友的調侃。

“雷,果然不出你所料,沼澤地帶再度出現了大量白衣教痕跡。我已經通知摩卡與齊納德的各位兄弟姊妹了,他們現在應該已經開始行動了。”

魏名古摸了摸鼻子,看著背對自己眺望南方的雷裡奇,內心的愧疚悄然湧上,最終輕歎一口氣,再度開口說道,“你家裡的那幾個小傢夥,應該還等著你回去看他們,給他們買禮物呐。我們還是按照計劃來吧,我們此行的目的是什麼,你應該冇忘吧。白衣教與南方沼澤的事情,你…”

魏名古話雖然並未說完,但雷裡奇很清楚他想說什麼,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轉過身衝著他擺了擺手,臉上依舊是那副輕鬆。

“給大家介紹一下吧。魏名古,是前契卡三傑中最低調的一位,雖然因為一些原因,摩卡三傑的稱號消失了,但其中的含金量不必我再說了吧。而且我在周圍準備的陣法,他也是為數不多能夠自由控製運轉的。

所以現在,我準備將沃姆紮的管理權全部交於他手中,希望守城的各位不計前嫌和他共事,一起完成國防重任!

畢竟等他們打過來,波及的是咱們自己的同胞親人,有的錯誤隻需要一次便足以我們銘記。所以嘛~這一次,我準備主動出擊,拒敵於外!”

說罷,走到一臉不願的魏名古身前,背對著守衛的一眾士兵,臉上莫名露出罕見的帶有些許猙獰的笑容,嘴角更是揚起一抹怪異的弧度,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用隻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得清楚的聲音再度說到。

“周遭的陣法,我相信你可以接替計劃中我的位置。就在剛纔,我察覺到了一個‘熟人’的氣息,一個從南方沼澤中傳出的氣息。如果繼續讓你按計劃進行的話,很有可能會再度出現之前那難以接受的差錯。

所以不僅是為了熟人見麵,更是為了計劃著想!白衣教的出現意味著什麼,你應該很清楚吧。這是他們的先鋒隊,用來探查薩塔國實力的…必須將他們擊退,哪怕‘實際情況’是外強中乾!我們現在的實力,真的不是很樂觀…”

雷裡奇從衣服內掏出了兩樣東西,交到他的手中後,在其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

隨後走到牆邊,隨即偏過頭看著欲語又止的魏名古,對著他搖了搖頭。

麵對堅定的眼神與那血絲滿布的眼球,魏名古內心極其複雜,轉頭看向周圍狂熱的眾將士,隻得無奈的點了點頭。

見此,雷裡奇隔著衣服摸了摸脖頸處的項鍊,眼中殺意湧現,直接跳下城牆,周身雷源力湧動,身影如同雷霆般,向南方奔襲出擊。

冇想到,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這一次不會給你機會逃掉了!

~~~

破凡山,位於亞特大陸的屋脊——喬裡山脈的正中部。如今,有五座高大宏偉的教堂落座於此。其中四座呈菱形佈列,如同護衛的騎士;一座位於菱形正中,如同君王。

正因如此,破凡山便成了西方諸國國君每年特定時節都要覲見的地方,每次都要帶來一定數量的天資聰穎的孩子來接受上神的考覈,最終換取賞賜。

距離時節的到來還有些許時間,但是諸國的領袖已經齊聚破凡山下,靜等教堂內的傳召。

“諸位,上神新令,請隨我來!”

不知何時起,大門已經打開,教堂中的燭光如海潮般湧出。數道身著白色衣服的人員走出,分彆站在教堂大門的兩側。

隨後一道熟悉的麵孔走進了諸國國君的眼簾,心中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傢夥,是手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