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穿越異世界群星閃耀 >   第5章

多格蘭次大陸。

位於亞特大陸的最北方。

東部,西部與北部皆是大陸禁製控製下汪洋大海,是T型的喬裡山脈以北的一大片半島陸地,是亞特大陸的北延部分。

多格蘭擁有廣袤的草原與肥沃的土地,繁茂的林區以及豐厚的礦產資源。

正因如此,這裡也正是契卡與塞姆一族所生活的主要區域。藉助山脈與汪洋的天然屏障,他們才能在戰敗後恢複元氣,不至於被敵人屠戮殆儘。

兩道疾馳的身影穿過山脈的隘口,來到廣袤的草原上,看著人們在輪畜的牧區談天說地,悠哉悠哉的放養著牲畜,臉上露出了久違的溫馨笑容。

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二者相視一笑,衝著牧區趕來的鄉親招了招手後,向東西兩方向疾馳而去…

不多時,便看到高大的城牆與雄偉的雕像並列屹立在草原上,旋即開口喊道。

“薩塔國南疆輔衛軍,契卡西部薩托拉夫地區軍民奧列格·尼連科,這是我的證件。

現今薩塔國南部邊陲再起戰端,敵方來勢洶洶,魏名古大人恐難抵擋。特意寫了封急報,遣我送來。”

說罷,便從口袋中掏出兩個特殊材質的勳章,徑直向牆頭上空拋出。

翁~

隻聽到一聲輕微的聲響,城門下便出現了數道護衛身影。

“戰場危險,前輩辛苦了。我們這就解除城門的陣法,您請稍等。

這是遠距離傳送陣法的軍方召令,祝您路途順利!”

為首的一人看著麵前的男子,在覈查身份通過後,從身旁的揹包中掏出了一樣東西,交到男子手中後,麵色嚴肅的與其餘護衛人員一起向其擺出敬禮手勢。

看著身著軍服的挺拔後輩,尼連科笑著搖了搖頭,走到為首之人的麵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雖說軍紀嚴明是每支強大軍隊的基礎,但並不代表整天都要擺出一張嚴肅臉的。

更何況,你們現在還隻是新兵,便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是不是瞧不起我們這些前輩啊…”

說著捏了捏那略顯稚嫩的嚴肅臉,語重心長的訴說著。等到陣法解除後,尼連科在笑著衝他們招了招手後,腳下風源力驟然發力,如箭矢般飛射而出。

看著離開的前輩,眾人臉上那趨於緩和的表情在望向那雄偉的雕塑時,嘴角的笑容陡然變生硬,表情也是再度凝固。

居安思危,方為長久之計…

看著周圍繁華的街道,尼連科直接一步越上週圍房屋的屋頂。在察覺到周圍的異樣時,急忙將召令拿出貼於前胸,隨後急速趕往中央廣場的傳送台。

城內的治安成員在看到召令的那一刻,便停止了追擊。契卡下屬的所有城鎮皆有明確的規定,非特殊情況下禁止在公共場合使用源力。

不多時,便來到了城鎮的中央廣場。隨後將召令交予前台,直接坐上了通往契卡總部的專屬傳送陣。

不多時,尼連科便感受到那久違的失重感,雖然多年在外,也做過各種各樣的傳送陣法。但是,能給予他如此舒適感覺的,恐怕隻有家鄉的陣法了。

呼~

輕吐一口濁氣,再睜眼時,已經轉移到另一座廣場上。與之前石板拚接而成的廣場不同,現在腳下的這個廣場是由一整塊大理石修繕而成,並且比之大了許多。

走出陣法,活動了活動自己那受空間壓迫的身體後,便向不遠處的契卡會場趕去。

剛一開跑,突然察覺到今日廣場的氛圍有些許怪異。靜下心來仔細感受,發現數道彪悍的氣息隱藏在周圍。

鎖定了對方幾人的位置後,定眼一看發現全部都是自己的熟人。看著呈特殊的站位將廣場包圍起來,便知道他們在執行任務,內心剛緊繃起的弦這才放鬆下來。

敘舊什麼的,等我們都有空閒的時候再說吧,就不打擾他們了。

想到此處,摸了摸鼻尖,堅毅的臉龐再度露出小小的幸福神韻。隨後腳尖發力,迅速趕往了契卡會場。

奔跑的過程中,隱約間看到一道模糊瘦小的身影,依偎在廣場那巨大的雕塑之下…

表明瞭身份與來意後,會場前的守衛衝著尼連科點了點頭,帶著他從側門進入了會場的一間小閣子。

“蘇斯馬薩平原北部地區,今天早些時候告急了!我們留下的用來防禦的陣法,被敵人的新式武器直接破壞了陣源紋路。

他們用來修複的陣紋師數量本就有限,還有一批在修複的過程中被泄露的源力意外擊傷,現在的話,陣法應該差不多了。

會場內,正根據已知情況商討方案,領袖也已派人去塞姆族參與賢王會議了。

會議結束後,領袖便會過來見你的,彆太著急了,靜心等一等吧。”

守衛看著坐立不安的尼連科,便將近日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反正又不是什麼機密情報,對前線士兵說清楚的話,也能消除一定的疑惑。

“外麵陣法看著都準備差不多了,我們還在這裡麵商討什麼方案啊!立馬派人去救啊!”

守衛的聲音有些沙啞,說話的速度慢了一些,但尼連科聽到描述的情況後卻並冇有慢下來。反而是直接從座椅上跳起,當著護衛的麵,隔著牆壁指著會議會場,驚詫並憤怒的大吼道。

守衛見此愣了愣,隨後便是一臉黑線,看著麵前的這位前輩、這位老兵,心中卻是極為憤怒。

自己也知道要去救人、該去救人,也很清楚商討的時間內會有增加很多的傷亡人數。但是,輕敵冒進、隨性而為是會出岔子的,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哪位將軍,何況是哪位將軍也…

自己認為,經曆過戰事的軍人會更加清楚這一點的。但是,並未在尼連科身上感覺到作為老兵的應有的心態。冇有絲毫的穩重與思考,給人一種做事全憑感覺的印象。

“作為您這個服役時間的老兵,應該比我們這一屆兵更清楚吧。

用領袖的話來說,有些錯隻能犯一次!因為第二次再犯的話,就不會有機會了。

輕敵冒進的代價,我們付不起了!”

看著突然暴走的尼連科,守衛心中的無名火也是瞬間炸開。語速逐漸加快,脾氣也愈發暴躁,最後怒吼著喊出最後的話語,聲音都變了形。

隨後話音猛然一顫,淚水不知不覺間便滑過了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