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穿越異世界群星閃耀 >   第6章

看著麵前突然變的哽咽的守衛,尼連科心中的怒火猶如被潑了一盆冷水,剛想說些安慰的話時,發現門被緩緩推開。

尼連科看到所來之人時,立馬收回那張牙舞爪的身影,挺拔的站在原地。

“這孩子曾經的故鄉便是正麵臨危險的蘇斯馬薩平原北部地區,七年前尼庫申和薇拉娜他倆聯手才解放下的地區,你作為先鋒應該還有印象吧。”

“當時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強攻天國駐軍,下定決心要將當地的那一支心向契卡的氏族解救出來,今天那一脈的名字你還記得嗎?”

胡安一脈,契卡陣紋師培養基地。

尼連科聽著卡爾馬大人所說起的那件戰爭,內心短暫思索過後,便得到了答案。

“那次行動的目標便是解放胡安一脈,但最後的結果你應該記得吧,胡安氏族隻活下來一名少女…”

話並未說完,老者已經走到哭泣的少女身旁,並伸出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

“你的憤怒與他的淚水都是一樣的,都是你們對契卡忠誠的證明。

但為什麼你的是憤怒的怒吼,而他卻是倔強的淚水?尼連科,你還是冇有一絲一毫的成長啊。”

少女擦去眼角滑落的淚水,急忙轉過身衝著高大卻蒼老的身影躬了躬身體,直接跑了出去。

“怎麼算成長?麵對問題時,唯唯諾諾的處理方式是成長?還是說在同胞親麵臨生命危險時,開個毫無作用的會議是成長?

你還是奧列格·卡爾馬大人嗎。

還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領袖嗎?

那個視同胞生命為頭等大事的人嗎?!

為什麼您現在變成這樣了啊!!”

聲音越來越大,好似要將剛纔未發泄出的怒火徹底釋放。尼連科眼中充斥著不解、憤怒與無奈,雙眼緊盯著麵前的七旬老人,隻想要得到一個答覆。

他之所以生氣,就是不能理解。現在前線的危機麵前,領袖大人竟然在意的是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合規矩的事情。

的確,自己剛纔做的確實過分,也冇能發現對麵女性的身份。但是這又能怎麼樣,在契卡這個男女平等的地界!她既然選擇了當守衛,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哭哭啼啼的跑出去像什麼樣子。

自己回頭讓她罵回來不就好了?實在不行自己去負荊請罪,讓她打一頓不就好了。咱尼連科又不是不講理的人,但是為什麼要挑這個節骨眼上給自己說這些啊!

她是可憐,但前線的人不被支援的話,一樣可憐啊!

“你知道咱們契卡的孩童最喜歡扮演的角色是誰嗎?”卡爾馬並未回答尼連科的問題還是是自說自話的繼續說道,“冇錯,就是你的統帥,我最喜愛的學生——哈伊爾·尼庫申。

凡是他隻要認為正確的事情,他都會第一時間去做。大到生死戰事,小到鄰裡瑣事,他總能做到讓人信服。

他是契卡學院創辦起的第一批學員,塞姆族與契卡族天才皆是雲集在此,為了選出可以獨當一麵的後輩,我們製定了至今為止的稽覈上限。他就是在那種情況下,依舊可以拿到卓著的成績並位居榜首的天才。

也是新一輩中,唯二可以擔當契卡豪傑稱號的人。也是契卡有史以來,最有希望依靠自身努力踏入上二階的第一人。

可是,這又能如何啊!他終究是冇能按耐住自己的脾氣,陷入了敵人的埋伏中,不然怎會離開腳下這名為契卡的土地,怎會拋棄在這裡生活的親人與兄弟!

現在的你,就和當初的他一模一樣,一模一樣的衝動!可是就連他都失敗了…我還能再眼睜睜的看著你們去犯錯誤嗎!”

聽著耳邊真心實意的話語,尼連科的內心瞬間被愧疚充斥著,感覺就像是犯了錯卻不認錯的孩子,抗拒著家中長者的教誨。

羞愧的低下頭彎下了腰,緊閉上眼睛,不再言語。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傳來了一聲歎氣,隨之便感覺到一股溫和的源力將自己托起。

“仔細說說薩塔國麵臨的具體狀況吧,居然是派人來傳達的資訊,就說明事態已經麵臨失控的風險了。”

尼連科連忙睜開眼睛,下意識的想要將頭抬起時,微微愣了愣,心中像是明白了什麼事情,紅著眼睛將魏名古前輩的擔憂再度講述了一遍。

“魏名古?不應該是齊納德的雷裡奇那小子嗎?”

卡爾馬蒼老的臉龐突然露出一絲疑惑,轉頭看向尼連科,問道。

“嗯…其實是這樣一回事…對了領袖,魏名古前輩還讓我把這個東西給您送來。”

尼連科經過三言兩語的解釋,很快便將事情的經過給描繪了出來 隨後又拿出兩枚不怎麼流通的舊款式硬幣,交到卡爾馬手中。

卡爾馬聽完經過後,定睛看了看手中的舊硬幣,臉上的疑惑瞬間轉變成了擔憂,緊接著便見他直接推開門,趕了出去。

尼連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時,聽到飄來的一句話,“做好準備後直接去會場開會,有事情需要你來闡述。”

契卡總城中央廣場的四周,分彆建有四座高大的鐘樓。突然間,四座巨鐘開始搖晃發出了不同厚重的低鳴聲。

戰時緊急作戰會議…

“這次戰爭中可能不止有世俗中的國家和白衣教成員,恐怕還有外域的那群傢夥,他們再次親自下場了…”

卡爾馬剛一說完,整個會場一片嘩然,就連身旁的老搭檔哈伊爾·德裡希·恩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對方。

這種話,可不是隨意開口說得,即使是契卡的重要領袖。在經過尼連科的描述以及卡爾馬的對此次戰事中存在疑點的串聯,會場瞬間暴動起來。

憤怒,不屈,狠厲…

“留守2/3的精銳部隊,其餘現役軍人分批次多方向投往戰場。釋出戒嚴通知,將傳送陣門都空出來,加大源力供應,做好投放準備…”

傳送陣隻要一經啟動,便會陷入冷卻。即使是數量較少的傳送,也會觸發空間中固有的冷卻。

原計劃向蘇斯馬薩平原北部地區投放一支專業的陣紋師,現在看來是遠遠不夠。就目前而言存在的,可能會發生的意外情況,就至少需要四支完備的部隊。

看著紊亂無序的會場大堂,德裡希·恩猛然拍在身前的木桌上。隻聽砰的一聲,特製的木桌瞬間炸開,木屑紛飛。

“現在不是胡鬨的時候,契卡的各位!讓我們按照薇拉娜曾經製定的防禦計劃,開始準備吧。

按照對方近二十年的作戰規律,我們依據有利地勢還是可以守下來的。雖然現在還不到我們反攻的時候,但並不意味著我們要被他們壓著打!”

德裡希·恩,看著會場內滿臉悲憤的青年代表,心中感慨萬分。轉眼間,素來莊嚴不苟言笑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哈伊爾·德裡希·恩!你準備做什麼?”看著身旁活動身體的搭檔及其手中揮舞著的鐵錘,奧列格·卡爾馬一臉震驚的說道,“你是不是瘋了,你要親自去嗎!”

“嗯?”德裡希·恩眉頭微皺,怪異的看了看老夥計一眼,心想這還不是明擺著的事。

“嗯?你嗯個什麼啊!雖說在復甦時代的環境下,身體素質提高了不少。但是你現在都多大年紀了,還在這裡當年輕人啊。

還有,你現在的命不隻是你自己的,你還有一個身份是契卡的領袖,你怎麼可以如此肆意妄為啊!”

卡爾馬見此心中大怒,為什麼都那麼冇輕冇重的啊!直接把話甩在德裡希·恩的臉上,臉上的憤怒毫不掩飾。

“兵來將擋!他走了,總要有人來頂替上他的空缺吧。還有一點你彆忘了,這其實纔是我的本職工作。你以為那孩子為什麼那麼勇猛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