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穿越異世界群星閃耀 >   第8章

塞姆族自設立六賢殿起,從未想過會有今天這種情況。

站在塞姆族頂端長達四十四年,年齡高達六十六歲的阿吉族族長——阿吉·約瑟夫·維奇斯,今日居然主動走下了拍板桌。

要知道,為了保證塞姆族族群能夠保持活躍,巴力神親自定下規定:部族領袖的年齡不能超過五十歲,應當在四十歲時兼顧下一任領袖的選拔工作,參選人員的範圍是二十歲至二十五歲的本部族青年。

有規矩就會有例外,而第一個例外便是那阿吉·約瑟夫·維奇斯!規定定下冇多久,席捲亞特大陸的戰爭進一步激化。已經厭倦流離失所的塞姆族,在巴力神的帶領下與契卡結盟,共同對白衣教背後的勢力,展開了大規模會戰。

雖說關於亞特大陸統治戰爭的最終的結局,是契卡與塞姆族失敗了,但也並冇有因為戰敗而陷入最壞的境地。

塞姆族與契卡最為亞特大陸曾經的頂層勢力,手中皆存有幾支奇兵,也正是因為這些奇兵的存在,避免了最壞的結果。

但戰敗終究是戰敗,塞姆族與契卡隻能轉移到腳下這片絕地中生存,因此纔會更加重視多格蘭次大陸內部的建設。

畢竟天然禁製的山脈作為屏障,的確適合戰敗方修生養息…

當你和一位技術比你超出很大一段距離的人,下棋進入敗局境地時,你會選擇如何改變現狀?是掀桌(ノꐦ ๑´Д`๑)ノ彡┻━┻?還是悔棋?是重開?還是不再和他一起玩?

可是,現實中你無法悔棋、無法重開、更無法中斷。至於掀桌…你隻是棋盤中的一員罷了,根本冇那個機會。

唯一的辦法便隻剩下了,出奇製勝。

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將塞姆族中最為精銳的暗殺隊派出,雖然風險很大,但隻有能製造出圍魏救趙類的戲碼,打亂敵方的進攻計劃…就能為塞姆爭取到重要的撤退時間,就算是計劃成功。

計劃最終成功了,隻不過執行計劃的人員的情況卻是,千人出征一人歸。

卓越的軍功帶來的超高威望,加上穩重處理事務的能力和塞姆族各部族公認的忠誠,再加之未來出現的戰事,讓巴力神最後選擇了破例。

…………

“既然各位都冇有意見,那就按照他們所提檔案的比例來調兵吧。

三大部族出兵數量皆為齊納德出兵數量的30%,小部族出兵數量則為1%…”

阿吉·雅科夫·朱加維利看著桌前不再言語的眾人,隨即在哈特族代表緊皺著眉頭時接過了皮卷。衝維耶夫微微搖了搖頭,不假思索的直接開口說道。

30%!他們怎麼敢寫,怎麼敢說的啊!六賢殿中瞬間陷入了詭異的僵局,雅科夫的臉也是不動聲色的抽了抽。

“這不妥吧,30%?30%的援兵足以在荒信平原再建兩個薩塔國了吧!這個要求是不是太過兒戲了,你們誰能保證,他們能付得起這個責任。”

拉丁族兩名代表陰沉的臉在聽到30%的援兵要求時,終究還是繃不住了。在多格蘭開荒過程中各個部族都曾遇到過無法憑藉自身實力可以渡過的難關:位於多格蘭次大陸東北部高山地區的阿吉族,曾直麵於近十萬數量的妖獸衝城;身處大漠的哈特族也麵臨過禁製沙塵暴的野蠻衝撞;拉丁族的他們,也身受禁製地裂與地底妖獸的襲擊。

縱然如此,他們申請的最高援助也不過20%,而且都是各部族的族長親自而來,並如約拿出了回報。

場麵再度陷入僵局,維耶夫見此內心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雖說是第七個席位,但是雷裡奇卻並未怎麼參加六賢殿議事…

“那前輩認為應當如何?我們應該拿出什麼樣的誠意?”

雷冠內心也是極為煩躁,但看著麵前的僵局以及父親現在可能所麵臨的困境,隻好抑製住內心的煩躁,冷靜的開口問道。

“應當如何?”拉丁族代表一愣,心想這還不明白嗎?自然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啊!轉頭看了一眼身旁同樣不知如何解釋的同伴,思索片刻,臉色暗中一變,“那就先說明下前線戰況,讓我們一起分析分析,如果真需要這麼多的兵力支援的話…先將巴力神賜予你們的第七席位令牌留置於此,等事情結束後再由你們齊納德來派人贖回吧。”

“好…”

見對方鬆口,雷冠便想直接應下,剛一開口便感覺到肩膀上傳來的力道。話剛說了一半,便扭頭看到身旁維耶夫眼中的否認。

第七席位令牌是巴力神對齊納德的恩賜,也是進入塞姆族高層的認證。雖然令牌並冇有很特殊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普通。

但,終究是塞姆族神明的信物…這塊令牌在雷裡奇表明態度時,當著巴力神與眾部族代表的麵融入到齊納德城主的令牌中。

令牌,並不在齊納德城…

哐!

突然門口傳來一聲巨響,無數的守衛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施展源力將騷亂中心封鎖起來。

六賢殿中的眾人臉色本就不好,現在居然有人敢硬闖塞姆族的重地,還真是送上門的出氣筒啊!

諸多成員紛紛起身,摩拳擦掌的向門外走去時,突然聽到門外響起的話語,“齊納德城主雷裡奇貼身護衛雷諾托,奉城主之命與副城主博爾琪·維耶夫商議前線要事,這是齊納德城的城主令牌,望各位同胞能放我過去!”

“胡鬨,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說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嘛!現在還冒充雷裡奇大人的下屬,嗬嗬,你也配!”

看著身前牢籠內衣衫邋遢,氣息紊亂的男人,又看了看他手中那臟兮兮且普普通通的令牌,身著重甲的守衛眼中充斥著狐疑更甚,冇有相信雷諾托所說的話。

隨之一聲嬌喝,便將手中長槍的槍尖刺在雷諾托因吞下口水而滾動的喉結前,任由其喋喋不休的解釋著。雖然冇有絲毫要收回的意向,但也並未刺下。

“等等!”

維耶夫聽到門外雷諾托的話語時,臉上的憂愁瞬間被衝散,衝著契卡的使者使了一個眼色,急忙大聲的喊道,徑直向外趕去。

契卡使者點了點頭,不動聲色的走到雷冠身後,衣袖內源力悄然運轉。

雙眼微眯的維奇斯看著下方契卡使者的小動作,臉上露出一絲不屑,隨後用冷冽的眼神悄然打量著四周起身的成員。

隨即,冷哼一聲,抬手喊來周圍守衛隊的隊長,在耳邊悄然說了幾句話,便揮了揮手讓他前去處理。

六賢殿牆壁上的陣紋突然開始散發著淡淡的幽光,一股若隱若無的壓力瞬間充斥整個會場。

“諸位代表,請回自己的位置。外麵的事情交於我們守衛隊即可,那位正在休息的大人,並不希望各位部族的代表在六賢殿,爆發出無意義的衝突,還望諸位諒解。”

起身的代表看了看周圍運轉的陣法及一旁源力全開的守衛隊隊長,隻得壓住心中的無名火,聳聳肩,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

門外,維耶夫雙手源力猛然一震,將封鎖的陣法解開。在接出雷諾托的同時,向周圍守衛隊的成員露出感謝的笑容。

雷諾托衝著拿槍的守衛,擺出無辜的姿態,用嘶啞的聲音說道,“小姑娘,我真的冇有說謊,現在你信了吧!”

“好了好了,先商量正事吧。”維耶夫急忙將雷諾托扯到一旁,避開了守衛隊的人。

要知道,凡是擅闖六賢殿的人,任意守衛皆可不問緣由,就地處決!

“說吧,前線目前什麼狀況?”

“西方組織聯軍近四萬餘人,而且背後還有白衣教的身影。現在前線,恐怕已經打到白熱化階段了。

這是戰初時,魏名古交給我的信件,說是雷裡奇大人親自寫的絕密檔案,讓我不要弄丟不要打開,直到交到您的手中…”

說著便將信件從內衣中掏出,交到了維耶夫手中。

書信很短,但資訊量極大。

看完信件的維耶夫,大腦如同爆炸般,嗡嗡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