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

有一頭蒼鷹大鳥在天上盤旋,而後落在叛軍大營中。

在一陣青色靈氣中,蒼鷹化作了一位穿著青色道袍的中年修士。

“神翼尊人!”

很快有叛軍將領靠攏過來,態度畢恭畢敬:“敢問尊人,城牆上戰況如何?”

“漢皇在漢都征了群新兵上城牆了,這群人不通軍陣!不遵紀律!隻會擾亂城牆守勢!”

神翼尊人眺望著漢都,淡然一笑,一切儘在他的把握之中:“漢皇無計了!”

“我家殿下妙算!狗皇帝果然無計可施了!”

那叛軍將領聞言大喜,連忙怒喝:“擂鼓!再派三萬精銳!加緊攻城!”

連新兵都上了城牆防守,漢皇必定亂了陣腳。

此時就該猛攻,不要給漢軍喘息的機會,一鼓作氣的拿下漢都!

“咚!咚!咚!”

叛軍大軍營地,擂鼓之聲響起!

這是猛攻的號角!

叛軍將領一聲令下,無窮無儘的叛軍精銳士兵出列,他們整齊劃一的迅速進軍!目標是漢都!

三萬精銳奔騰而來的場麵!揚起的塵土都要遮蔽了陽光!

這場麵,太過驚人!

漢都東城牆。

“大事不好!叛軍加強攻勢了!”

“弓箭手!快齊射!阻止叛軍援軍靠近城牆!”

“來不及了!第一批叛軍已經快上城牆了!”

一聲聲呼喝在城牆上響起,局勢十分危急!

比起禦林軍們的緊張和絕望,玩家們反而更加興奮了:“又來了一批軍功!”

左定天想下令讓新軍撤離城牆,把最佳的交戰位置讓給禦林軍,但已經來不及了!

第一批十萬叛軍已經在攀登雲梯了!

速度最快的叛軍,已經登上城牆了!

“小怪,吃我一刀!”

有玩家怒喝一聲,抬起手裡的大刀就衝著登上城牆的叛軍精銳砍去!

叛軍精銳久經沙場,條件反射的以攻代守,手中寶劍刺向玩家胸膛要害!

狹路相逢勇者勝!

尤其是在攻城戰中,比得就是誰更不怕死!

叛軍精銳深知這個道理,他早先就做好準備,等自己上了城牆,誰敢攻擊自己,就反攻要害!逼得對方必須持刀回防!

眼前這個新兵抬刀來攻,看似凶猛,實則破綻百出!

叛軍精銳持劍一刺,自信滿滿的等著玩家持刀回防!

然而。

“噗嗤!”

叛軍精銳的寶劍刺入了新兵胸前鎧甲縫隙內,但下一秒,“噗嗤!”他的脖頸也被對方的大刀砍中!

兩股鮮血同時飆射!

致命傷害-98!

重傷傷害-76!

兩個巨大的傷害跳字,從叛軍和玩家的頭頂同時飄起,隻有玩家可以看到這傷害跳字。

劇痛傳來,刺激得叛軍渾身一個激靈,但同時他也懵了。

“為什麼,這個新兵不閃躲?”

未等他反應過來,眼前的新兵突然滿臉扭曲的大喊:“臥槽!痛痛痛!這遊戲太真實了!太痛了!”

“喂!哥們,你血條要空了!對麵那傢夥血條還有一半呢!”

有另外的新兵在不遠處提醒,叛軍精銳這一刻清醒了,但他卻看到眼前的新兵突然滿臉瘋狂的盯著自己。

“我都要死了,你還不死?”

“嘭!!”

這新兵丟下武器,迎麵撞了過來,下一秒,叛軍隻覺得自己身體一輕!

他被這名新兵抱著,滾下了城牆!

“老子死也要殺一個!”

那新兵抱著他在空中墜落,他還滿臉瘋狂的大喊著:“軍功!我來了!”

“你這個瘋子!放開我!啊啊啊啊!”

叛軍精銳滿臉絕望的嘶喊著,瘋狂的掙紮著。

但新兵抱的太緊了!他根本扯不開!

無論叛軍精銳如何用劍在他身上捅出朵朵血花,這個新兵就是不鬆手!

“哈哈哈哈!老子在係統設置裡把痛苦感知關了!你冇轍了吧!”

新兵狂笑著,說著叛軍精銳聽不懂的話,然後兩人......“嘭!”砸在東城牆的地上,粉身碎骨,順帶還砸死了兩個叛軍倒黴蛋。

但即便墜亡,那新兵的屍體依舊掛著滿足的笑容。

因為他臨死前聽到了係統的提示。

【恭喜玩家,您成功擊殺一名叛軍!】

【恭喜玩家,您成功砸死兩名叛軍!】

以一換三,血賺不虧!

城牆上,左定天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呆了!

戰場廝殺,每分每秒都在死人,他也見多了與敵人共赴死的士兵,但那都是老兵才能做出的狠事兒!

那個抱著叛軍跳下城牆的可是一個新兵啊!

天呐!

他到底是哪裡來的大無畏勇氣,敢如此毫不猶豫的慷慨赴死!

是因為對陛下的忠誠嗎?

是因為對大漢的勇氣嗎?

這一刻,左定天動容了!

那名新兵死去後空出來的防守位置,有禦林軍要頂上去,卻又被一旁等著的玩家搶了先。

“兄弟讓讓,我先來!”

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和爬上城牆的叛軍精銳混戰在一起。

而此刻。

先前死亡的玩家,在世界聊天頻道裡大喊:“這遊戲太真實了!被NPC武器砍中超痛的!大家記得在遊戲設置裡關掉痛感!”

九州世界是真實世界,在這裡受傷玩家們自然也有痛感。

但由於玩家們的身體被係統數據化,不但擁有無限複活的天賦,也可以如同正常網遊裡一樣可以自行調節一些遊戲設置。

遮蔽痛苦感知,就是其中的設置之一。

得到提醒的玩家們紛紛關閉痛苦感知,於是乎......一群不怕痛,不怕死的瘋子誕生了!

“啊啊啊啊!來啊!戰啊!”

龍傲天一手拎著一把大砍刀,他還站在城頭上呐喊著,滿臉的瘋狂之色!

左定天看到了,這個傢夥早已經渾身染血,從頭到腳沾滿了自己和叛軍精銳的鮮血!

他就站在那兒!

誰上來,就砍誰!

防守?

根本不存在防守!

有本事以命搏命!

玩家們深知自己現在冇修為、很弱小;即便攻守雙方都是凡人,但精銳叛軍精通廝殺,跟自己差距很大。

與其費儘心思防守而死,倒不如完全放棄防守,臨死前也要找個叛軍墊背!

反正咱們能複活,怕啥?

刷軍功最要緊!

“誰敢與我一戰!”

龍傲天滿臉血汙,迎風咆哮,狂到冇邊。

但他確實有狂妄的資本,他的遊戲技術確實不差,玩過多款虛擬真人格鬥遊戲,現實中還是個練家子。

他的實力遠超一般玩家,在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中,他一個人就斬落七八名精銳叛軍跌下城牆!登城牆的叛軍都開始避著這傢夥了。

這傢夥太瘋了!

根本不閃躲,就是一味的猛攻!而且實力還比普通新兵強多了!

“這是一員悍將!”

左定天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喜過望。

可等喜色才浮現到他臉上,又變成驚愕的表情。

因為,站在城頭上的龍傲天,在那一聲怒吼後,突然身體一僵,再無聲息,而後直愣愣的仰頭倒下去!

他從城頭栽下,死了!

“死了?!”

左定天麵色一僵,大漢朝纔多了一名悍將,這就死了?

臨陣死將,這會對新兵士氣造成極大的打擊!

然而城牆上的新兵們看到這一幕,根本冇有悲傷和絕望之感,反而紛紛歡呼。

“龍哥牛逼!龍哥威武!”

“我的天啊!戰到血條徹底空了才嚥下最後一口氣!這纔是真正的男人!”

“這遊戲太真實了!這戰場太宏大了!我已經代入進去了!我熱血沸騰了!”

“學習龍哥!勇敢殺敵!用我必勝!”

“啊啊啊!殺殺殺!”

左定天看到了,在龍傲天死後,新兵們個個都瘋了,一個個不要命的開始猛攻登上城牆上的叛軍!

誠然,玩家們都是一群普通人,有的隻是在遊戲裡格鬥的經驗,但這些經驗在殘酷真實的戰場上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但這又何妨,所謂精銳的成長就是在生與死之間!

戰吧!

殺個痛快吧!

刀冇了,就用牙齒咬!

血空了,就抱著叛軍跳下城牆!

玩家們因軍功而血戰,但戰到後來,許多玩家已經漸漸忘記自己來的目的了,許多人都忘記刷軍功這回事兒了!

真實且充滿血腥的戰場感染了每一個玩家,許多玩家都開始紅著眼,漸漸啟用和挖掘出自己體內深處的廝殺本能!

這是源於炎黃血脈深處的本能!

這個古老的民族從古至今,能延綿無數年而不絕,靠得不是和平與謙卑!

而是手裡的刀子和骨子裡的狠勁兒!

拿起武器,激發祖先流淌在血脈中的戰鬥記憶!跟祖先一樣,似野獸一般去戰鬥廝殺!

任何有一個能從遠古時代傳承下來的民族,都不是一個善茬!

殺到後來,玩家們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

為了大漢皇朝!

僅僅是這個念頭,就足以讓玩家們陷入本能的瘋狂廝殺中!

因為,他們是另一個世界的漢人!

大漢,是足以讓他們全員瘋狂併爲之爆發小宇宙的特殊詞語!

但現實十分殘酷,新兵們再凶猛的廝殺,也無法抵過無窮無儘的叛軍精銳,整整十三萬的叛軍精銳已經彙聚在一起猛攻東城牆!

一波又一波,如滔滔不絕的浪潮,殺不絕的叛軍不斷登上城牆!

區區一萬的新兵根本無力把守,即便人人都有赴死的勇氣和讓人畏懼的狠勁兒,也不夠!

人數差距太大了!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新兵已經徹底死絕!

但他們的戰績也十分輝煌,有超過兩萬的精銳叛軍死於他們手中!

看著這一幕,左定天滿目悲傷。

“死了,我的兵都死光了!”

左定天虎軀一震,虎目含淚,他失魂落魄的站在城牆上,呆呆的望著禦林軍們迅速填補城牆的防線空白。

他不敢相信!

陛下今天才交到他手中的新兵,才上戰場一炷香,就全部死完了!

戰場是恐怖的絞肉機,作為老兵的左定天早有準備,隻是他現在依舊控製不住自己的感到悲傷!

因為,死掉的這群人都是大漢良才啊!

他們是敵人眼中的瘋子,但卻是左定天眼中的最優秀戰士!

是為了守衛國家而通紅著雙眼,大笑著慷慨赴死的猛士!

“你們,都是英雄!”

左定天喃喃著,他擦掉了眼角的淚水,拿起了手邊的禦林軍長刀。

“來吧,為了大漢朝!一同赴死吧!”

“諸君,且在黃泉等著我!”

這一刻,左定天念頭無比通明!

作為新兵校尉的左定天在咆哮:“新兵已死!老兵可懼!”

“無懼!”

禦林軍們在整齊劃一的咆哮,與城頭上的叛軍奮力廝殺著。

無防,且攻!

一往無前!無懼生死!

城牆上的禦林軍也與左定天一般,此刻念頭通達,胸中熱血沸騰!

是啊!

新兵們都能為大漢朝無畏赴死,吾等作為老兵,作為陛下最親信的軍隊,又有何懼!

這大好身軀,今日可許國!

所有的將士都被新兵們所激勵,他們繼承了新兵的意誌,此刻無人怕死!無人畏懼!無人怯戰!

就在左定天等禦林軍準備慷慨赴死的時候。

城樓階梯突然有一群人噔噔噔跑上來,為首的男人在怒吼。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