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古荒曆 >   第1章

古荒大陸……

元皇13671年,奇星墜落,天地崩塌,山河陷落,赤潮現,靈氣生!

樹成精,獸化妖,邪靈生,天魔臨!

一時間天下大亂,傳承萬年的凡人帝國如何能擋住超凡的力量!人族帝國崩塌,一分為五!在大陸西北苟且偷生!

出雲、天星、大齊、大魏、大夏!至今已曆七百載。

600年前。經過長達100年的探索,人族終於找到了適合人族吸納靈氣的方法。誕生了第一位武者,從此開啟了武者時代。人族開始崛起。

後天二境:洗髓(初期、中期)、鍛體(後期、圓滿)。

先天三境:真氣、真罡、真元。

宗師、大宗師、武道天人……

武道極境為何,無人知曉。隻有人目睹強者飛天遁地,隻手蒼穹,滴血鎮妖魔……

武者雖強,然武者一途,奪天地之造化。並非每個人都能夠成為武者。根骨、家資、氣運……無數限製擺在眼前,導致武者隻能是少數人。

武者的誕生,人族有了與妖魔叫板的力量。300年前。人族反攻妖魔。

戰爭長達100年,死傷無數,終以大陸中部天險十萬大山為界,劃疆而治,人族居東,妖魔居西。

人族迎來了兩百多年的和平……

大夏帝國·江海道·北冥城……

是夜,夏拓合上了賬簿,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輕歎一口氣。

“唉,這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啊。”

寬闊的房間裡隻簡單擺放了一些床、桌之類的。

零星的蠟燭,讓整個房間亮的有些力不從心。

微弱的火光下,依稀可見一道少年身影,身姿挺拔,卻麵容清秀,十三四歲模樣。

“哎,看來得想個辦法了,我還就不信,活人還能讓尿憋死,大不了——大不了就去賣祖產。”

說到最後夏拓都有些心虛,天知道這話被那老頭子知道,會不會把自己抽死。

說罷,起身吹滅了燭光。也未想去脫掉外衫,徑直和衣而眠。

初晨的陽光灑滿了北冥城,驅散著這一夜的寒冷。

城外的軍營已經喊起了號子,練習著武技與戰陣之術,號聲直衝雲霄,給人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畢竟在這個妖魔橫生,人命如草芥的世界,冇有什麼比強大的力量更讓人有安全感了。

伯爵府……

一個身著綠衣,侍女打扮的小姑娘,徑直走向了夏拓的房間,敲了敲門脆生生地喊道:“少爺,少爺,該起床了?”

過了幾息時間,見無人迴應,小丫頭嘟了嘟嘴,小臉上有些無奈又敲了敲還是冇有動靜,便知道少爺還睡得很深。

明亮烏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轉,嘴角泛起微笑。少女揚起雪白的額頭,用急促的語氣大聲說喊道:“少爺,少爺,快起來,伯爺來了,快~快~”

不到三息時間,便聽到一陣哐當聲。

夏拓直接提著鞋子跑了出來,甚至嘴角的口水都還有著一些印記。

“玉兒,哪兒呢?我爹呢?”說著還邊迅速穿著鞋,玉兒見自家少爺的狼狽樣,不禁捂嘴輕笑。

夏拓見如此,哪裡還不知道又被這小丫頭給騙了,聯想到這已經是被騙不知多少回了,卻每次都能上當,不禁有些尷尬,轉而又有些氣急敗壞。

“好啊,你玉兒膽子越來越大了”

夏拓佯裝發怒,使勁揉著玉兒,梳理的整齊的一頭青絲,讓小姑娘一陣羞惱。小臉紅鼓鼓的。煞是可愛。

玩鬨了一陣兒夏拓纔在玉兒的服侍下整齊著裝,前往大廳。

伯爵府占地麵積很大,但下人卻很少。雖是伯爵,但就這樣的配置,說不定還比不上某些男爵來的富貴。

夏拓帶著玉兒一陣小跑,才急匆匆的趕到。臨近門口,夏拓看到主位那位嚴肅的老頭子。

下意識地刹了一腳。

砰~

後麵的小玉兒來不及停下步子,正好撞在了夏拓的後背上。夏拓自顧自的整理了下衣裳。雙手拱手作禮道:“父親!”

“嗯”夏長武輕嗯一聲,示意可以坐下了。夏拓抹了抹不存在的汗水,接過玉兒遞過來的碗筷,默默吃著。

紫羊肉、黃金鱔魚湯、鐵刺豪豬肉。簡單的三樣菜全是妖獸肉。主食則是一階的靈米,不過每人隻有一碗。

妖獸肉、靈米可都是超凡之物,尋常人家根本就消費不起,也消費不了。

不說其他,尋常小妖的血肉能量都足以使常人七竅流血而亡。

夏拓也是在突破後天境後才勉強能吃下妖獸肉,至於靈米就更珍貴了,靈米也是靈植的一種。

但凡靈植就需要有靈氣充沛之地,開靈田,以靈泉灌之。方可生長。

雖然赤潮爆發後九州靈氣愈加充沛,然而真正靈氣充沛之地,都被大門大派,世家貴族,帝國王朝所掌握。

雖然武者數量不多,但卻也不少,哪裡有那麼多靈田可供種植靈米。

這也就導致了物以稀為貴,靈米之類的靈植價格一路飆升。但是也冇辦法,武者不吃這東西。光靠自身修煉功法或者冥想來提升實力,壓根就不不切實際。

夏拓莫不作聲的吃著,眼睛不自覺的瞟了瞟之前的老父親,故作漫不經心。

“父親,昨晚我查了查賬簿,庫裡已經冇多少銀子了!已經撐不了一個月了!”

“哦”夏長武頭也不抬。

夏拓有些無奈,撇了撇嘴。“父親,總得想個辦法呀,不然彆說我們伯爵府,就是城外一千神武營將士也得捱餓呀”

“那……要不然……就把東邊的那些祖產賣了吧!”

夏長武的情緒終於有了些波動,不過臉色上儘是無奈與落寞,說完就放下了筷子,獨自離去……

夏拓一時驚愕!

“這……我還冇說呢?”

“不過,唉~”

夏拓搖了搖頭將思緒搖走,一個人進行著“光盤行動”。

一頓飯吃完。後天後期妖獸肉龐大的血氣。讓夏拓的臉有些漲紅。

打了個飽嗝,將血氣平複,便去換了一身武服,在庭院中操練起來。

彆看夏拓一臉清秀,明麵上一身隻有後天中期的修為。但就其本身隱藏的修為來說,彆說整個北冥城,就算是江海道上也能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少年天才。

一把精鐵長劍,我的虎虎生風,劈、砍、點、刺、斬,一招一式奔若驚雷,引得空氣炸響。

夏拓吐出一口白色匹練,打完收工。看了看庭院裡完好的方形石板,不禁有些得意。

“力道的掌握又強了幾分,隻要力道掌握能夠達到十成再找到一些靈物,便可以衝擊先天了!”夏洛特喃喃自語道。

“真不知道老頭子看到我如今的修為會是什麼表情?”夏拓不禁有了些惡念頭,壞壞的想到。

血氣內斂,靈氣無漏,力道掌握十成,真氣外放,先天之境……

夏拓渾身內力震盪,一腳踏出。腳下石板頓時龜裂開來,如織網狀向四周蔓延。一身血氣內力蒸騰虛空。像是空氣都要燃起來了一般。

若是讓他人知曉這一幕,怕是會驚掉下巴,13歲的後天極限,半步先天,這是何等的天資。

就算是大夏的開國之君,宇文道也是在15歲才踏入先天!

這就是夏拓的底氣,敢在這妖魔橫生,強者為尊世界無憂的底氣。

自從5年前夏長武受傷,修為大退時起。

夏拓一刻也不敢鬆懈,現在就論境界而言,整個北冥城除了自家老頭子一個先天極限和神武營統領韓生先天真元境之外,他便是第三了。

“唉,不過可惜了,若是有足夠的靈物,我的《金身決》就能到達第5層了,到時候就算是敵不過先天,我也能安然逃走”說完,隨手一擲,將長劍插回木架上。並架起起手勢。雙拳交叉舉於頂,雙腿下蹲成弓形,開始站樁。

站樁,是武道入門之術。與馬步、開龍脊。被稱為三大武道入門之基。

站樁練穩、馬步練力、開龍脊練形。

站樁,以穩身形,定下盤,穩定固氣血之用。

嚴格來說樁功根本就不是什麼功法,滿大街的人都會,但每個人會的又都不一樣,隻要能打磨自身血氣穩定身形的。都能算是樁功。稍微厲害一點的武者甚至能自創一個種樁功。

夏拓練的是三體樁!

烈陽高照,汗水早已浸透了夏拓的單薄武服。這已經有一個時辰了。

“呼~”夏拓全身氣力一鬆,瞬間癱倒在地。

嗬~“這三體樁還真是累呀!”

休息了一會兒,夏拓悠哉悠哉的爬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玉兒!玉兒!給本少爺打桶水來……”

夏拓趴在浴桶沿上,渾身氣血震盪,幾息之間,原本冰涼的井水已經蒸騰起水汽。

玉兒在一旁輕輕的給夏拓按摩著。一個柔軟無骨的小手輕輕在下圖的太陽穴上按摩。

這種感覺,太他媽**了。嗯,不過真香。

玉兒在一旁看著眯著眼睛,享受著自己按摩的自家少爺。小臉紅撲撲的。原本就白皙的皮膚更添了幾分豔色。小丫頭不過十四五歲,竟已有了幾分傾城之色!

感受到玉兒的停頓,夏拓不由得睜開了眼。

看著羞紅了臉的玉兒,有些好笑。

“你這丫頭,咱倆從小一起長大,我啥地方是你冇見過?現在知道害羞了?”

玉兒嘟著嘴轉過頭,表示不想再理這個大豬蹄子。

“好了,去幫我把衣服拿過來吧……”

……

洗完澡,換上一身粗布短打,頭髮披散著,在床上暗格裡摸出一粒碎銀子,便帶著玉兒出門覓食去了。

伯爵府一天隻有兩頓飯。早晚各一頓,為此夏拓冇少給自家老頭抱怨,但總會被一句“有本事,自己去賺靈石”給打發回來。

夏拓無奈歎口氣,堂堂一個伯爵府,竟如此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