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古荒曆 >   第5章

夏長武手中虎紋槍瘋狂甩動,一槍一式皆猶含天地之力,崩山碎石。

長槍一刺,將一具妖狼對穿釘殺,長槍一翻一甩,槍花一挽,寒光點點,在狼群中綻放,收割著狼妖的性命!

其身後近千名神武營將士軍陣已成,軍勢已誕,軍魂已現。

刺、挑、劈……

千名武者血氣噴發,四周空氣震盪,殘肢爛肉灑成一地,殺氣四溢!

“人族…好膽!”

“雷澤!雷嘯!去截殺血食!”

巨大的雷狼仰天長嘯,發號施令。

巨狼中有兩頭較為高大的雷狼,各自向東西奔走而去。

雷狼則雙耳微震,眉心一道閃電射出,電光劃過,直奔夏長武心口!

夏長武練武幾十年,且曾經也是宗師強者!

靈感何其之強,雙眼一凝,與馬身躍起,長槍一握,縱勢一劈,槍勢與電光相撞!

“轟!轟~”

夏長武直接被震飛,於空中翻滾,雙腿微蹬,重新跨於馬上,受到巨大力道的衝擊,不禁嘶鳴後退。

前方轟鳴之聲炸響,炸出一個方圓三丈巨坑,坑中仍有電弧閃爍。

靠近的幾頭後天巨狼被原地炸成血沫,坑中血氣蔓延,血霧宛如實質。

夏長武輕抖著手中長槍,虎口滲出鮮血,僅僅一擊!

便使他受了不小的傷,宗師境的妖獸當真恐怖如斯。

看著雷澤雷嘯的離去,夏長武怒目而視!

“韓生,帶領兩隊,去截殺那兩頭狗崽子!”

場麵僵持下來,雷狼躍出,輕輕的扭著狼頭。

發出“哢哢”之聲,盯著夏長武,人性化的咧了咧嘴。像是獵人盯著獵物,嗜血的狼牙令人汗毛炸起。

“人族,嗬嗬…還不錯,能接受本統領一擊!”

“不過,也就如此罷了。”

雷狼瞬間消失在原地,夏長武手握長槍,向前衝襲,幾百丈距離,一息不到,轉瞬即至

“嘶啦~”

“轟!”

雷狼伸出堪比寶兵的狼爪,作勢要將夏長武梟首,夏長武長槍一豎,連人帶馬倒退幾十丈,勉強接下一擊。

雷狼身形不停,狼腰一番狼尾甩過。

“轟!”

直接將夏長武從上掃落,已通靈,見主人受傷,四蹄猛踏,馬嘴竟噴出黑炎,將雷狼燒退。

馬嘴輕咬住夏長武戰袍,向上一甩,夏長武重新跨於馬背,單手捂住胸口,死撐著嚥下口中血液,提槍再戰,卻仍是不敵,且戰且退。

“散開!”

宗師境的妖獸,何其恐怖。單個後天境的將士根本無法抵擋餘波。

夏長武隻能拚命大喊,命其散開,借軍陣或許能將其圍殺!

戰鬥不過瞬息之間,眾位後天武者,如何能看清,隻聽伯爺號令,四散開來,欲將雷狼圍而殺之。

眾巨狼見自家統領被圍,再也坐不住,準備奔襲救援,卻聽雷狼一聲長嘯,眾狼妖漸漸後退。

“狂傲!這雷狼,哪來的底氣!”

見著雷狼想要以一己之力對敵。夏長武又是心驚又是氣憤,手中長槍握的哢哢作響。

“人族!哈哈~好好感受一下絕望吧!”

雷狼被困,卻冇有絲毫的慌張。

宗師之境!血脈秘術!他有這個底氣,瞟了眼周身環繞黑炎的弦。不由輕歎:“你這人族倒是好運道,不過這運道該歸我了。吞了這黑馬,本統領一定能更進一步!”

說完,不禁舔了舔狼唇,狼眼微睜,猙獰恐怖。

“嗷嗚!”雷狼一聲長嘯,身形開始暴漲,體型竟直接翻了一倍,閃電遍及全身,周身雷霆纏繞電弧飛舞。

眾狼忍不住後退,又忍不住興奮嚎叫。

“嗷嗚~嗷嗚~”狼嚎四起。

“該死,竟然掌握了血脈秘術。”夏長武眸中含煞,又驚又怒。

神武營將士緊縮著包圍圈,雷狼率先出手,口中雷霆光球噴出,直接炸出一個缺口。

奔躍而出,狂襲眾將士。

“嘶啦~”雷霆狼爪劃破蒼穹,僅僅一擊,便將幾十名神武營將士劃成碎肉,血肉撒了一地。

夏長武看得怒目圓睜,心如刀絞,這些都是他北冥兒郎,如今卻連一個完整的屍身都保留不下來,不過他也知道現在可不是傷感的時候。

“退開,形成小團體,退守,防禦!”

圍殺根本冇有任何作用再多的後天武者在宗師麵前也不過是待宰的羔羊。

夏長武策馬躍出,直麵雷狼,以氣禦空,騰空而起,借馬勢扭身翻轉。

長槍單臂而握,氣血噴發

“哢哢”一聲輕響。

竟臨陣突破到了半步宗師!

巨力加身,翻轉,扭身,虎紋槍做矛。

一槍擲出!

“破!”

虎紋槍捲起陣陣熱浪,如虎下山之勢!

“鐺!”

一擊震退的雷狼,雷狼倒飛幾十丈遠,砸出一個深坑,狼唇竟流出了銀白色的血液!

“人族!區區血食,怎敢傷我!”

雷狼怒氣升騰,化身雷霆,極速攻殺。

夏長武左退格擋,龐大的力道振飛虎紋槍。

夏長武不顧被劃爛的手臂。用儘全力,一拳轟出!

正中狼眼!

化拳為爪,用力一抓!

雷狼強忍著痛苦,一爪拍飛夏長武。

它瞎了一隻眼!銀白色的血液不止地從眼眶中流出,雷狼怒氣勃發,一聲長嘯。

“狼族的勇士們,殺光他們!”

它現在早已冇了什麼玩耍的樂趣。巨狼們早已按耐不住嗜血的殺意,蜂擁而上!

夏長武死撐著立起,不斷咳出鮮血,鮮血中夾雜著內臟!

“避開雷狼,整合小戰陣!”

“五人一隊。不要亂!”

讓這群後天武者與宗師狼妖對拚,無非是多送一些血食罷了!

夏長武挺起身子,拄著虎紋槍,看著襲來的雷狼,忽然猛地大笑

“哈哈……”宏亮而嘶啞

暴怒的雷狼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疑惑。

夏長武一步踏出,四周靈氣瘋狂湧入體內,其頭頂甚至出現了靈氣漩渦,再踏一步,周身突然泛起金光!

兩步!三步!四步!一步又一步,靈氣瘋狂地湧入,到達極限的夏長武周身金光覆蓋!

但在巨量的靈氣入體下,全身竟泛起了裂紋,金光直衝雲霄!

雷狼看到夏長武威壓爆發,甚至超越了先天,已有宗師之位,心中不由一寒。

……

“啊,救命!”

“不要,救我,誰……”

“快跑!細君,快……”

上千巨狼去截殺這裡的百姓。還有兩頭先天巨狼。幾百後天武者,如何能抵擋得住?

“快走!四散著逃!不要聚集在一起!”

韓生大吼,周圍隻有十幾位將士了,近半個時辰的拚殺,將士們早已死傷殆儘。

韓生等人竭力擋住巨狼主力,但仍有大量狼妖襲擊百姓。

巨狼們有序的將人族咬死,拖走,堆積。

叢林之中的遊戲,在上演著。

鮮血、殺戮、屍體!

無儘的山林啊!需要多少生靈鮮血的滋養?

前方的百姓們瘋狂的逃竄著,將所帶食物金銀,早已丟棄,向山林散開,如野蜂般飛舞,四散著,

後麵的狼妖,快來了!

……

張浩13歲練武,雖起步晚,但憑藉自己過人的毅力,成為一名後天武者,成了人人追捧的驕子。

三年前娶了一富家女為妻,妻子很漂亮,如今也有了一個一歲多的孩子,肉嘟嘟的很可愛。

他不想死,可看著淚如雨下卻一刻不敢停留的妻子,他突然停住了腳步。

把妻兒往前推去!

“跑,往前跑!不要停!”妻子回頭看著張浩。

“良人!不要……”

“求你!一起走!”

張浩看著妻子,默不作聲。隻是笑笑。抽出背上的長刀,逆著人流……

“兄弟們!帶把兒的!給妻兒殺出一條活路來!”

張浩運足靈氣,仰天呼號著!

一個,兩個,三個,越來越多。

婦孺皆往上,男兒皆向下。

終是一介凡人,也有著自己所要守護的。

哪怕結果是蜉蝣撼樹,也在所不惜!

一群後天武者,上萬凡人。

拿刀的,玩槍的,赤手空拳的,一擁而上,冇有章法,冇有戰術,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為妻兒淌出一條活路。

韓生癱坐在地上,掙紮著呼吸著。看著身旁的兩條先天巨狼的屍體。

冷漠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當他看到金光沖天時,便知道,北冥已經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