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古荒曆 >   第8章

北冥戰場……

一日的高強度戰鬥之下,狼族狼多勢眾,雖戰死近半,卻尚有再戰之力。

而人族一邊,不說神武營隻有幾十可戰之軍尚在抵擋,就連山林之中幾千後天武者和上萬凡人都瀕臨死絕。

哭喊聲、尖叫聲、狼嘯聲,穿過了山林,劃過天穹。

月光下的狼屍、人屍,堆成一片。

在月光的映照下泛著些幽深的白……

夏長武仍在與雷狼拚殺!縱使將士儘折,隻要拖住雷狼,哪怕隻是一時半刻,也能多一些百姓逃出生天!

現在的夏長武已經冇有任何牽掛了。

兒子已被自己支走,近半百姓也已撤離,他能做到的,隻有這些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冇有援兵,現在也不想知道了。

這頭獨自舔傷的猛虎,老了,亦累了!

“北冥伯!看你還能堅持到幾時!”

雷狼口吐人言,滿腔怒火,狼眸中止不住的殺意滔天。

自己被這夏長武拖住,原來本近百萬的血食憑空跑了近半,讓他回到族內如何交差!

“雷狼!今日除非本伯身死,否則你休想踏入北冥!”

夏長武渾身金光,猶如天神降世,憑槍而立,槍芒四射,與雷狼打得平 分秋色。

不過那金光之下,卻是夏長武滿是血紋的臉。

突然,一聲似狼非狼,略帶淒厲的凶嚎傳來。

淒厲悲怨,猶若鬼哭!

雷狼聞聲,竟漸漸退撤離了戰場。

“這是?”夏長武麵色有些凝重,他冇多少時間了。

不顧舊傷,強行提升境界,加之動用《金身決》秘術,他最多隻有一個時辰了!

夏長武望向北麵的山林,狼嘯、哭罵仍不絕於耳。

隨著雷狼的後撤,眾巨狼也漸斷後退,走前還不忘忘拖走自己同族的屍體!

這可是不可多得的血食!

隨著最後一頭巨狼消失在黑,夜,夏長武臉上凝重**重。

剩下的十幾號神武營將士也退到了夏長武周圍,呈包圍狀將夏長武護在中間。

韓生也在其中,一杆鐵槍早已折斷,一手提著血跡斑斑的長劍,而另一隻手卻空蕩蕩的。

原本俊秀的臉也早已血肉模糊,巨大的狼爪直接撕爛了他的臉。

幾息後,緩過神來的夏長武想到那鬼哭般的凶嚎,不禁更加苦澀。

“韓生,帶著他們,到西邊去,接應那裡的百姓,記住,能走一個就走一個。”

“是我夏長武對不起他們……”

夏長武擠開圍在身邊的眾將士。自顧自地朝十萬大山走去……

夏長武的聲音漸遠去,韓生等人麵麵相覷。

“是!伯爺……”韓生苦澀的咧了咧嘴角,用隻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應著。

“這應該,是韓生最後一次聽您的命令了吧!”

韓生那沾滿血跡和泥塵的臉上劃過兩行清淚。

“北冥城神武營統領韓生恭送北冥伯!”韓生猛的大喊。

“北冥城神武營恭送北冥伯!”身後的一眾將士也齊聲呐喊。

……

“走!西邊去!”

夏長武周身金光有些暗淡了些,他知道自己就要走了,有些急迫。

他還想、還能為北冥,再做最後一件事。

月光下,兩頭巨狼長嘯,其中一頭,正是雷狼。而另一似狼非狼,與雷狼比,狼嘴略尖,前兩肢短小無比,毫無力量可言。

後兩肢卻比雷狼後肢大了近一倍。雙腿直立,眼神詭異。

竟是異色瞳,隻有先天氣息,可宗師境的雷狼卻落後其半個身位!

“狽!”

夏長武的聲音冷厲如寒風。

傳聞狐與狼交合、有萬分之一的概率會誕下這種生物-狽,狡如狐,精似狼,智商高,有狼族軍師之稱。

在看到狽的那一刻,夏長武就想要除之後快,這種邪物,比雷狼來得更可惡,實乃人族大敵!

看到孤身前來的夏長武,狽露出人性化的譏諷,看夏長武殺來,也不慌亂,狽嘴一張,一股詭異黑霧回散,將夏長武瞬間籠罩……

夏長武揮舞虎這槍,金身訣運轉到極致,周身金光再次璀璨。

夏長武試圖將霧逼散,但黑霧如附骨之蛆,死死將夏長武圍住。

“該死!這霧在吞噬我的血氣!”掙紮之下,夏長武才發現這黑霧竟在吞噬他的血氣,照這麼下去,不出盞茶功夫,他就得變成乾屍!

突然,夏長武感到雙腿一僵,隻見一條黑色泛紅,身有銀線的怪蛇死死纏在其大腿上,手指粗的細蛇,卻令夏長武動彈不得!

" 該死,蛇族銀線蛇!”

"蛇族也要來橫插一腳!”

夏長武怒極,雙腿立身不動,虎紋槍不斷翻飛,雖然看不見,但他知道,他已經被狼族包圍了!

突然!

一顆雷球爆射而來、夏長武一時不當、正中倒飛!

雙腿被銀線蛇幾乎勒斷,此刻倒飛,竟無法再站起來,隻能倒在地上,紅著眼,喘著氣.....

狽躲在雷狼後,斜著異色瞳:譏諷的俯視著夏長武,如看著獵物臨死前的掙紮。

狽一步步走來,近了!近了!

一步!再一步!

當距夏長武不過三丈時!

夏長武眼神一凝,雙腿猛然發力,在銀線蛇的圍鎖下,雙腿瞬間被分切成了一堆碎肉

夾雜著血色的金色靈力在右拳噴湧,藉助力道,爆射而出,越過雷狼,直轟狽頭。

狽似有所感,一個閃身,竟躲過了拳罡!

"轟”

地麵炸出了一個大坑,而狽正一臉不屑地看著夏長武。

夏長武一擊不中,麵色不由一寒,倒不是因雙腿殘廢疼痛所致,而是這狽妖,萬不能讓它活著。

“真的隻能這樣了嗎?”夏長武麵露不忍。

“䮄!”

夏長武大吼著,距此不過幾裡之地,一道黑色的身影極速掠過......

“噠噠~”

看著滿是傷痕的䮄,繞是夏長武這樣鐵打的漢子也不禁掉眼淚。

“䮄!”

先長武大喝一聲,以靈力灌掌‘猛擊 地麵,龐大的力道將夏長武衝擊到百丈高......

“下輩子,吾給你當牛做馬......”

䮄自百丈處終身一躍,長嘶一聲,周身燃起黑炎,黑炎不斷吞噬著䮄的血肉,䮄不停地哀鳴,身形卻直奔夏長武......

黑炎燃燒得更旺了,夏長武一拳轟入䮄的身體,霎時間,黑炎隨著夏長武的手臂瞬間覆滿全身。

金光 ,黑炎交替覆映!

夏長武身上的裂紋清晰可見,宛若魔神.....

"都去死吧!"夏長武眼含熱淚。

吸收玩䮄的本命黑炎,夏長武從天而降,同時墜落的,還有䮄的屍身!

狽見勢不妙,轉身就跑,冇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狡猾如它,趨吉避凶的能力早已刻在骨子裡,管他什麼任務不任務!

它的命最重要!

可它還是慢了一步,夏長武搶先一步,從天而降,一拳印地!

“轟~”

金光,黑炎炸開,同時炸開的還有夏長武本就不堪重負的身體!

一代北冥伯就此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