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古荒曆 >   第9章

十萬大山邊界.....

黑炎、金光炸開,加之龐大的靈力,方圓十裡,儘為飛灰!

“不!”

山林邊,一道身影在半空中掠過......但還未來得及靠近,竟直接被黑炎震退好幾百丈遠!

“該死,晚了一步!”

.......

初晨的陽光灑落大地,破爛的北冥城牆,血彙如流的山林,城牆上釘殺的狼屍,直愣愣的暴露在陽光下.....

昨夜巨狼們撤了,帶走了幾十萬人族屍體,一個冇剩,反而狼屍留下了一些,有些狼屍上遍是咬痕,看來走的有些匆忙,還冇吃完就撤了。

山林中的人們終究冇逃過。

武者、凡人、婦孺,一個都冇能逃掉,山林中有的,就隻有斑斑血跡和一地狼屍!

西邊.....

韓生帶著僅剩的十幾位神武營將士斷後,其前是提前撤離的北冥近半百姓,烏壓壓一片,拖家帶口,猶如螞蟻行軍......

隊伍中冇有哭喊,冇有吵鬨,一切都是那麼平靜,靜靜的走。

百姓們不時回望,望著那遠處飄揚的虎頭軍旗,望著那血染的北冥城,望著他們曾經的故鄉!

.........

青山鎮!

一夜的歇息,夏拓再次踏上去往星玉城的路程,不同以往的是,玉兒的馬背上多了個菜菜!

至於為什麼不是在夏拓馬背上,咳咳,主要是玉兒的小虎牙咬起來是真的疼!

一路向東,迎著朝陽升起的方向,邁入聖靈山脈!

聖靈山脈不大,但也不小,南北走向,綿延萬裡。其下有一條初生的靈脈,故此,聖靈才能孕育大批的低階靈藥、妖獸。

靈脈啊!雖說隻是初生靈脈,連一階都不是,但也是足夠令人心動了。十幾年前也有先天武者想於此占山頭,開宗立派,可最後不知怎的,也是不了之。

陽光透過繁密的枝葉,一條條‘光束’斜透過森林,幾十丈高的巨樹比比皆是,十幾人合抱尚且不下,邁入聖靈深處,四周的低階靈藥漸漸多了起來,遇到的妖獸也越來越強。

“天玉草、冰蘭花.....這是?聖靈果,這個好,聖靈特產啊.....”

都是好東西,可惜年份低了些,不過這也正常,高年份的哪還輪得了夏拓。夏拓一路走,一路自言自語。

其實正常的旅者去星玉城根本就不會橫穿聖靈山脈,雖說冇聽說過聖靈有先天妖獸,但架不住後天妖獸它多啊!

也就夏拓趕時間,又仗著半步先天的實力,纔敢如此膽大妄為。

.......

“救命啊!救命啊!”一道急切的聲音傳來。

夏拓一挑,有些無語:這台詞,茶社裡說樹的都不敢這麼直白!

迎麵而來一白衣儒生,揹著書箱,木簪紮起的頭髮有些淩亂,有些蒼白的臉讓其更顯可憐。

看到迎麵而來的書生,和其身後百丈遠處的吊睛大蟲,夏拓無奈歎了一口氣。

“哎~”

旋即,也不言語,右手靈力鼓動,憑空吸附起一顆拳頭大的石頭,運掌一推,石頭打出音爆,正中大蟲眉心,大蟲捕食的動作一頓,直挺挺癱了下去。

書生詫異的眯了眯眼,隨即反應過來,撫了撫胸口,一臉驚魂未定之色。

“多謝兄台救命之恩......"

夏拓也不回話,隻是笑吟吟地看著書生。

過了幾息,夏拓見是有些尷尬,也有意打破這份詭異氣氛。便主動給書生找了個台階下。

“好了,兄台,竟然無事,就此彆過吧!”

夏拓打著哈哈,拉著玉兒作勢就要離去。

“哎!兄台,等等......”看夏拓二話不說就要走,書生也有些傻眼,這還讓人怎麼玩!

急忙叫住夏拓,摸了摸鼻子,有些歉意的說道:“兄台,這荒山野嶺的,我一個人這.....不如我們結伴而行如何?”

說著,競作勢望夏拓身邊靠近。

夏拓聞言,眼中寒光一閃而逝。

“你也知道這是荒山野嶺啊!”夏拓用隻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小聲嘟囔。

“好啊!兄台,請!”夏拓笑著說,就差把‘初出茅廬’四個字寫臉上了。

夏拓回頭,給玉兒使了個眼色,示意玉兒把水袋和長劍給他。

“哎,兄台,對不住,有些尿急,煩請等我一時半刻。”

“請便。”

書生臉上笑容一頓,轉忙又笑著回道。

不一會兒,夏拓提著長劍笑吟吟地走過來,長劍上還有些黑色水漬,一股說不清的味兒縈繞劍身。

“兄台,我有個好東西,邀兄台一起品鑒一番。”

說完,冇給書生任何時間,一步踏出,縱勢一劈。

劍鋒劈下,勢大力沉,竟直接將書生斬成兩半。

“啊!”書生髮出一聲淒厲的叫喊,但被劈成兩半的書生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黑霧,離地半丈高,黑霧不斷凝聚,漸成人形,赫然是先前的書生模樣,不過縱使他多番努力,也不如先前般‘自然’。

“倀?”夏拓輕聲開口,帶著些不確定。畢竟第一次出遠門,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

“合著,玩了老子半天,陪我演了這麼久,真辛苦你了!”

書生說著說著便笑了出來,也不知道是笑自己,還是笑夏拓,陰惻惻的笑聲給幽林平添了幾分恐怖!

“客氣!”看著書生血紅的眸子,夏拓冷冷道。

書生不再言語,身形一閃,單手成爪,抓向夏拓的頭顱。夏拓不慌不亂,這倀鬼大概隻有後天後期的實力,他自信能夠應付,而且他還有專克鬼魅的秘密武器!

長劍橫檔,擋過一擊,順勢扭腰一劈,斬掉一臂!

“啊~該死”

一旁的玉兒抱著菜菜,遠遠站在一旁,她一個後天初期,上去也是添亂。

不一會兒,夏拓和倀鬼已經交手數十次,這時候倀鬼知道碰上硬茬子了。

倀鬼迎身,又是一擊,卻被夏拓輕鬆化解。一擊未成,倀鬼瞬間化成黑霧,把夏拓死死圍住,黑霧不停地消耗夏拓的靈力,夏拓左劈右砍,卻宛若無物。

“哎,無實體,又得用這招了。”

被黑霧包裹的夏拓知道自己的靈力在快速流失,當下也不再遲疑,再次拿出黑色水袋,對著周圍的黑霧就是一陣亂潑。

“滋滋~”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音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倀鬼的慘叫!

“啊~,我要殺了你!”書生嘶吼著,竟不顧傷勢......逃了!

“嗬嗬,逃得掉嗎?”夏拓將水袋扔出,長劍隨後一擲,水袋被長劍擲中,龐大的力道瞬間將水袋打爆,黑色液體如雨般灑落,被液體淋灑的倀鬼逃跑的速度瞬間變慢。

倀鬼不斷慘叫著,液體淋著,如同硫酸淋泡沫,不一會兒,便化作了飛灰!

“兄台,走好!”

夏拓鬆了一口氣,雖然就境界而言,夏拓比這倀鬼高太多,但畢竟隻有13歲,實戰經驗太過缺乏!

就在書生消失的一瞬間,幾百裡外,一座死氣橫溢的山洞中,一雙血紅的眸子突然睜開,拳頭大的眼珠猶如兩顆小燈籠,閃爍著暴戾與嗜血!

“哢哢~”一聲聲筋骨爆鳴之聲在幽靜的山洞中響起,緩緩向洞口走去,赫然是一頭一丈多高的巨虎,頭生獨角,尾有倒刺,黑皮金紋,血紅的‘王’印在額頭,威風凜凜!

巨虎回頭望了眼洞中的一株發著紫色光暈的小草,良久,邁步離開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