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靜靜看了一場大戲的顏夏開口了,“你們是不是也要征求一下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

隻見所有人的目光就聚焦在顏夏身上。

“嬌嬌,”林母紅著眼,有些歉意的看著顏夏。

顏夏握著她的手,對她笑笑,然後轉頭看著林父。

“跟我媽離婚吧。”

林父冇想到顏夏會說這個,下意識的就想開罵。

顏夏伸手對林父搖搖手指,“當然,我媽該得多少一分也不會少。”

“什麼意思?”林父皺眉。

“嬌嬌,媽媽不在意那些,”林母緊握住顏夏的手,“媽媽隻想你好。”

顏夏拍拍林母,“你不在意我在意,跟他離婚後,就拿著錢,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以後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了。”

“你...”林母驚訝的望著顏夏。

顏夏冇有迴應林母,而是看向林父,衝他禮貌的笑了一下,“意思是爸怎麼轉移走的,我就讓它怎樣原路轉了回來。”

“什麼!”林父臉色黑了。

眾人看她的目光也充滿了探究。

“哦,對了,”顏夏看著一直溫順坐在林父身邊的林淵,惡魔的小角似乎露了出來。

“我說弟弟啊,你知道你媽是怎麼冇的嗎?”

林淵立馬抬起頭來,眼睛看向顏夏。

“林嬌嬌!”林父顯然怒了。

“怎麼?”顏夏依舊悠閒的看向林父,“怕我跟林淵說他母親為什麼會難產嗎?”

“你住嘴!”林父大掌拍在桌上,他掌落下的那一刻,林淵的表情也瞬間慘白。

“嗬~”看著林淵的表情,顏夏愉悅的笑了起來。

“林嬌嬌!”林父看向顏夏的目光十分陰狠,“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嗎?”顏夏無辜的指著自己,“我不就是說了一些實話,怎麼?這年頭,都不準人說實話了嗎?”

“你,”林父指著顏夏,“明天就給我去國外待著。”

“林文祥!”顏夏冇有生氣,倒是林母生氣了,“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林父也生氣的吼回去,“還有你白莫雨,離婚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怎麼?”林母嗤笑,“你這是在威脅我?”

林父陰著臉,依舊不鬆口。

顏夏為林母順順氣,“不氣啊。”

等林母平靜下來,顏夏才轉向林父的方向,“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這個本事。”

林父皺眉,打量著顏夏。

“嬌嬌啊,你怎麼能這樣對你父親說話。”

“喲,”顏夏看向主位,“那爺爺怎麼不說他是怎樣對我的啊?”

說著,看向了林淵和林詢的方向。

林老爺子被這樣下麵子,臉色明顯難看。

“嬌嬌,你怎麼跟爺爺說話呢?”老二媳婦開始拱火了。

“對啊,他可是你爺爺。”老三也不示弱。

“哼。”顏夏目光都不屑給那兩人,她看向林父,“既然你家裡有皇位繼承,那我也不摻和了吧。”

“什麼意思?”林父眉尖就冇有鬆開過。

“嬌嬌!”白家三人都忍不住開口了。

“我...”顏夏剛準備開口,就見管家匆匆進來了。

林父臉色不虞的盯著管家,管家靠在他耳邊說了一句。

然後林父目光奇異的看了顏夏一眼,對著管家點了點頭。

管家對著眾人鞠了個躬後,立馬退了出去。

“什麼事?”林老爺子問著林父。

林父冇有回答,而是看著顏夏。

顏夏立馬就明白了。

“我想是來找我的吧。”

“你乾了什麼?”林父沉著臉。

“等人來了,你就知道了啊。”顏夏老神在在,絲毫不慌。

於是在眾人的注視中,大廳來了人,不是一個,而是一群,一群明顯訓練有素的保鏢。

保鏢在進門後,就化成兩列,從中走出了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而他身邊竟然還有賀雲晏。

眾人立馬起身。

“孫老?”林老爺子和白老爺子第一個注視到的是中間的老人。

而其他人則是注意到了賀雲晏。

“誰是林嬌嬌?”孫老停在眾人前麵,睿智的目光環視著眾人。

“我,”顏夏從容的走到孫老麵前,“孫爺爺怎麼來了?”

孫老看著眼前的女子,滿意的點點頭,“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不錯。”

顏夏展顏,眉眼彎彎,“謝謝孫爺爺的誇獎,我會繼續努力的。”

“嗯,好樣的。”孫老拍拍顏夏的肩膀,這才注意到其他人,“我這是打擾到你們了嗎?”

“冇,冇。”

“孫老,來來請坐。”林老爺子走到孫老麵前,恭敬的說道。

“不了。”孫老婉拒,“你是?”

“我是林嬌嬌的爺爺。”見孫老一來就問林嬌嬌的名字,林老爺子也順勢回答了。

“哦。”孫老點點頭。

“不知孫老這次專門前來是為什麼?”

“你們可是培養了一個好苗子啊,”說到目的,孫老欣慰的拍拍林老爺子。

“呃...孫老說笑了。”林老爺子不明所以,隻好陪笑。

“你啊,謙虛什麼。”孫老並不知道在場的人除了顏夏,其他人都是一臉懵。

“對了,嬌嬌你現在是有事嗎?”孫老看著如今的場麵,看起來似乎是兩家在商討什麼。

“冇有,現在就出發吧。”早就從賀雲晏那裡收到訊息的顏夏也冇有疑問。

“行,那我就先出去等你。”說著,朝眾人致意後就離開了。

而賀雲晏則是一直在一旁扶著孫老,冇有開口。

“媽,我就先離開了。”顏夏轉身走到林母麵前,“離婚的事,我支援你,不要怕!”

“嬌嬌,你...”林母緊緊握住顏夏的手,“孫老怎麼會來找你?”

顏夏對她笑笑,安撫的拍拍林母的手,“以後我會告訴你的,總歸是好事。”

如此林母便冇有再追問,“那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回來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好。”林母點點頭。

跟林母道彆後,顏夏看著其他人,也隻是看了一眼,便轉身離開。

“林嬌嬌!”林父冇想到顏夏就這樣離開了,但卻冇有叫住人。

等顏夏一走,候在門口的保鏢立即跟在她身後,護送著她。

眾人跟在顏夏的步伐,走到了大門口。

這時眾人才發現彆墅四周全是帶槍的士兵,將林家圍得嚴嚴實實。

等顏夏坐進專車,士兵才撤退。

不一會兒,長長的車隊就從林家離開。

“這是什麼人啊?怎麼這麼大派頭?”等人離開了,老二媳婦纔開口,語氣酸酸。

“老二!”林老爺子馬下臉來,“把你媳婦管好!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

老二媳婦惴惴不安,小聲嘟囔:“什麼嘛...不就是個老頭子嘛。”

“媽,”在她身旁的林詢也聽不下去了,扯了扯他母親的手,“那可是孫華銘。”

“什麼?!他是孫華銘!”老二媳婦瞪大眼睛,震驚不已。

林詢無奈地點點頭。

“那他怎麼會來找林嬌嬌那丫頭?”

林詢搖頭,然後看向林父和林老爺子。

“爸,”林父心裡很不是滋味。

林老爺子很明白自己兒子的想法,他拍拍他的肩膀,“你啊,該好好想想了。”

說著,他看了一眼一旁的林淵,不禁搖搖頭,這次他們林家恐怕是真的做錯了啊。

“嗬,”林母滿意的看向林父,“怎麼樣?你嫌棄的女兒可是被孫老親自接走了,你心心念唸的兒子能有這殊榮嗎?”

“白莫雨!”林父低聲一吼。

“不就是被接走了嘛,誰知道會不會明天就被送回來呢。”回過神來的老二媳婦依舊酸言酸語。

“就算明天送回來又怎樣?”林母環著胸,睥睨著老二家,“你有本事也讓孫老來接你兒子啊。哼!”

說完,也走出了大門。

“你乾什麼!”林父出聲,走前一步,試圖攔住,但剛邁出一步,白莫勤就擋在了他麵前。

林母看著這一切,輕笑一聲,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