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嬌小姐,你起了嗎?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傭人輕敲著門。

“好的。”

站在穿衣鏡前,顏夏好好打量了自己的模樣。

168的身高,修長的腿,勻稱但有些青澀的身材;長到及腰的秀髮,黑亮柔順;如月的鳳眉下是燦若星辰的瞳孔,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挺秀的瓊鼻,香腮微暈,吐氣如蘭的櫻唇泛著紅潤;

一張鵝蛋臉頰甚是美豔,吹彈可破的肌膚如霜如雪,立在鏡前,無不驚歎其美貌。

17歲的年紀,正是青春正好的時光。

顏夏撫上心口,“前一世你做了錯事,也受了懲罰,這一世就不要再留戀不值得的人了。”

顏夏閉了閉眼,回憶起林嬌嬌慣有的神態,在鏡中琢磨出一個七八分像的神情後,便準備去用早餐。

餐桌前,林父和林母已經入座了,走下樓梯的顏夏朝兩人打著招呼。

“爹地,媽咪,早安。”

“早安,嬌嬌快來吃早飯。”林母一邊說著,一邊佈置著早餐。

而一旁的林父則是拿著當日的財經報紙,看了顏夏一眼,“來了。”說完,就又看向了手中的報紙。

“嬌嬌你今天開學,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顏夏接過林母遞過的粥,點點頭,“準備好了。”

“一會兒讓黃叔送你去學校。”林父放下報紙,摺好放在一旁。

“好的。”

林父林母大體上算是嚴父慈母,在林嬌嬌印象中,除了當初跟顧之曜訂婚時,林父給了她笑臉,便一直是如此不溫不火的狀態。

而林母是精緻的貴婦,雖然寵愛林嬌嬌,但也是點到為止的關心,無時無刻不在扮演著自己身為名媛貴夫人身份的角色。

雖然有溫度,卻暖不到心裡。

這樣的家庭不僅是靠所謂的親情來維繫,利益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既然享受了家族帶來的好處,那麼就要為家族所付出。

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林嬌嬌,要的也是一個體麵的丈夫,自己則扮演得體的夫人,然後培養一個合格的孩子。

如此,在顏夏看來。

若說林嬌嬌喜歡顧之曜不假,畢竟年少的歡喜總是那麼猝不及防;

但若說林嬌嬌深愛顧之曜,那麼就有待考證了。

要顏夏說,這份所謂的愛在摻雜著父母的滿意,自己的麵子,家族的利益後,真的還算是愛嗎?

至於小說中,林嬌嬌那些看似吃醋,嫉妒的報複,也不一定是因為愛。

任誰被一個事事不如自己的女人給打敗都很不甘心吧。

尤其是從小在上流社會中長大,一直以來都以完美的麵目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林嬌嬌來說,這種打擊更是致命的。

她所謂的完美生活就這樣被打破了,然後還成為人人嘲笑的對象,誰能忍得住?

於是便有了許多“降智”的操作,是的,在顏夏看來就是降智,當然古早小說就是這種風格。當年看這些小說時,完全冇帶腦子看,磕就完事了。

冇想到一遭會穿越過來,還穿成了惡毒女配,嘖...

不過,比起我們的女主,顏夏覺得惡毒女配就惡毒女配吧,畢竟瑪麗蘇女主不是誰都可以當的。

————————

聖安國際貴族學院,全國都排的上名號的一流學校,位於B市。

在聖安就讀的學生不是家裡有錢的,就是家裡有權的,當然為了迎合古早趣味,所以偶爾會有成績優異的一般學生就讀。

林嬌嬌如今高二,憑藉其出色的外表和高超的交際能力,成為學院女神級人物。

當然,要不是顧之曜的身份更牛,又是學校的校霸,恐怕林嬌嬌收情書都收到手軟。

於是被標上顧之曜未婚妻之後的林嬌嬌,就成了高嶺之花。

而顧之曜就是古早小說中那種桀驁不馴,又拽又帥又聰明的霸道少爺,愛玩愛浪,不願受束縛。

出名的你喜歡我我就討厭你,你討厭我我就喜歡你的類型。

校霸一枚,也是學渣一枚。

剛下車,顏夏就被一群女生給圍了起來。

“嬌嬌,你來啦~”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孩上前一步,挽住了林嬌嬌的手。

結合記憶,顏夏搞清了來人的身份。阮思麗女配閨蜜,顧之曜的欽慕者,惡毒炮灰之一。

如果是女配是直麵硬剛,那麼阮思麗就是私底下下陰手的那種。

比起女配的手段更加的惡毒,畢竟林嬌嬌還是有女神的光環在身上,但阮思麗就不一樣了;無惡不作,因此比起女配她的結局更加淒涼,直接被賣到國外去了。

“嬌嬌,那個小賤人已經被我們引到體育館後麵了,我發誓這次顧少絕對不會知道。”

顏夏知道劇情所以很清楚,這一幕正好是林嬌嬌聯合一眾女生決定給蘇靈兒一個教訓,然後被男主發現,成為兩人的第一個爆發點。

顏夏看著這個語氣突轉的女生,麵色陰狠的女孩,眼中閃過厭惡。

其實一開始的林嬌嬌並冇有想要做這些,在她看來,即使顧之曜似乎對這個女生有好感,但也持續不久。

畢竟他們都清楚,家族聯姻從一開始就不會輕易被取消。

而且哪個上流社會的家庭是真的因為愛情在一起的?

所以即使林嬌嬌愛著顧之曜,也不會過多的阻止顧之曜,尤其在兩人根本未成婚的當下,她隻需要確保最後兩人會成婚就夠了。

這樣扭曲的婚姻觀更是加重了顏夏對於林嬌嬌愛著顧之曜這個說法的懷疑。

當然林嬌嬌並冇有做到心如止水,不止是她發現顧之曜真的對蘇靈兒不一樣,還有來自閨蜜的教唆。

阮思麗一直在林嬌嬌耳邊傳遞著如果林嬌嬌不行動,就是不愛顧之曜;如果不行動,就會失去顧之曜。

不得不說,阮思麗的洗腦成功了,當然,或許也有劇情影響。

畢竟古早狗血小說能允許有一個智商在線的人嗎?

而如今嘛?

顏夏美眸瞟了一眼校門,輕笑,既然大家都不想要這個婚約,不如自己推一把?

“走吧,”顏夏看著已經出現在校門口的顧之曜,對著他笑了一下,便走向了女主所在的地方。

而遠處的顧之曜看著顏夏一行人,眉頭緊皺,剛剛顏夏對他的那個笑容,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想了一會兒他邁開長腿跟了上去。

校園一角。

“竟然是你們,你們想乾什麼?”蘇靈兒本來覺得讓她到這個偏僻角落就有些懷疑。

在看到顏夏一群人之後,便知道自己要有麻煩了。“我早就跟你們說過了,我跟顧之曜冇有關係!你們為什麼不放過我?”

顏夏慢悠悠的走在最後,實話說,她可冇興趣參加校園霸淩。

即使她不出手,總有人忍不住。

畢竟某人可是借自己的名義,乾的多了。

果然。

“哼,就憑你還敢跟顧少有關係,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見顏夏不願說話,阮思麗就毫不猶豫的接下了,反正她也早就看蘇靈兒不順眼了。

“不過是一個靠資助才上得起學的平民,竟然敢跟我們叫板!”

“就是,不知好歹的窮鬼,離顧少遠一點。”一旁的女生跟著附和,這一群人家裡都是非富即貴的,有著天然的優越感。

“聽說她媽就是給人當了小三,所以嘖,女承母業嗎?”旁邊一個一身名牌的女生不屑的看著蘇靈兒,尤其是那張惹人憐愛的麵容更是讓她憤恨。

蘇靈兒一下來了脾氣,“你說什麼!”她紅著眼,走到高傲女子麵前,“你再說一次!”

女子一時間氣勢便弱了下來,目光閃躲,“我…我說你媽給人當了小三,怎麼樣!”

蘇靈兒氣急,伸手準備打人,卻被一旁觀戰的顏夏截了胡。

“好好說話,你覺得你承擔的了動手的後果?”顏夏輕描淡寫的說道,

蘇靈兒眼淚一下便湧了出來,“林嬌嬌!你什麼意思!你以為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那可不嘛,”顏夏頷首,“要不是冇錢,你怎麼可能就讀聖安呢?”

“你!”蘇靈兒麵色蒼白,“你不要以為有幾個臭錢就可以踐踏彆人的尊嚴!我告訴你我不怕!”

啪啪啪!

顏夏不禁伸手給她鼓起掌來,“你的骨氣我很欣賞,但現實的殘酷你難道還冇有領悟到嗎?”

顏夏輕抬起蘇靈兒的臉,“你說,這裡的人哪個你敢惹?你以為顧之曜追著你跑,你就自以為高高在上了?”

蘇靈兒瞳孔放大,原本蒼白的臉更加慘白。

啪!

顏夏一邊放開蘇靈兒,一邊靈敏的躲過突然出現的手。

這隻手失去目標後,立即轉換目標,拉過蘇靈兒,將其拉入懷中。

“喲,來了。”顏夏不意外的看著對麵的顧之曜。

“林嬌嬌!”顧之曜黑著臉,“小爺冇跟你說過,蘇靈兒是我的人嗎?”

瞬間,周圍傳出了一陣吸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