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聲中,舊歲將辭,薄雪覆著矮鬆頭頂,冬陽藏在濃雲身後。年關將至,大人穿行於各處店鋪購置年貨,小孩拉著大人的小手指,咿咿呀呀的指著貨架上琳琅滿目的商品,好不熱鬨。唯有城市中心的一片高檔彆墅區,被反襯得尤為靜謐,偶有陣陣民樂聲入耳,源於當中的某一幢。

箏聲悠揚,唱段婉轉,花季少女身著淺色襦裙,端坐箏前彈唱:

“可歎——

秋鴻折單 複難雙

癡人—癡怨—癡——”鐺!

一聲刺耳的琴絃斷裂聲突兀入耳,優美的唱段也隨之戛然而止。

“燃起來了!燃起來了!”一名少年隻穿著條內褲,裹著浴袍便從浴室衝了出來,神色十分慌張,嘴中還不停重複著這一句。

葉瑾汐的眼神中頓時寫上‘吃人’二字,憤懣道:“葉瑾煜你有內大病是不是!瞎叫喚什麼!你賠我靈感!賠我琴!”

也難怪葉瑾汐會如此生氣:她本打算在不久後學校的迎春晚會上,用老本行古箏彈奏一首最近流行的《神女劈觀》,並伴上自己的唱段殺出重圍,然現實卻總來得無比骨感,自己反覆琢磨了好些時日,都未曾有寸許進步,方纔好不容易找到些許靈感,卻被這個憨批煜給攪和了。

“燃起來了!燃起來了!屑妹妹快跑!”瑾煜彷彿中了邪般,飛快地奔到瑾汐麵前,依舊是那一句。

“我燃你妹呀燃!我葉瑾汐這輩子最大的敗筆,就是和你這個憨批是孿生兄妹!你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汙點!”葉瑾汐見憨批哥哥居然還敢跑到眼前來噁心自己,氣更不打一處來了,惡毒的唾罵聲不絕於耳。

“臭妹妹你以為我願意啊!再不跑命都冇了!”瑾煜見瑾汐居然還不跑,直接扛麻袋般攔腰抄起瑾汐,咯噔咯噔的下了樓。

“葉瑾煜你腦子壞掉了是不是!快放我下來!”瑾汐手腳並用掙紮著,憤恨的錘打著瑾煜後背。

“臭妹妹!你真的燃起來了!快把這破裙子脫了!”瑾煜驚恐的看著葉瑾汐無端自燃的裙襬,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絲毫不忌諱的抓住裙襬猛地一扯,隨後將著火的布料快速扔向身後,後方的木質樓梯居然瞬間便被引燃。

瑾汐剛想對瑾煜的冒失行為給予譴責,卻驚訝的看到瑾煜裹著的浴袍邊緣也開始緩緩燃燒,慌張詢問道:“憨批瑾!你這浴袍也燃起來了!怎麼回事?臭死了!你洗的汽油吧!”

“我不知道汽油味哪來的啊!方纔我剛洗完澡,擦完水準備穿衣服,結果發現換洗衣服和窗簾都燃起來了!窗外已經化為一片火海!先彆顧這些了,逃命要緊!”瑾煜氣喘籲籲道,同樣見到自己的浴袍被引燃,扯住衣角往旁邊一扔。如此一番操作下來,被扛在肩上的瑾汐著實被顛的不輕,胃中霎時一陣翻騰。

“憨批瑾……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跑……”瑾汐強忍著噁心道。

瑾煜這纔將瑾汐放下,可就是這一會的耽誤,火焰便已經蔓延到四周,二人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火場是沿著二人的活動路線蔓延的……

“憨批瑾……你的手……燃起來了……”瑾汐呆呆的望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你先彆管我!你的頭髮也被點著了!”瑾煜急忙去撲,結果發現越撲反而火越大,很快火焰便蔓延到了瑾汐的髮根。

“憨批瑾!彆白費力氣了,你腰部以下已經全是火了!你不疼嗎?咱倆這是完全冇救了!憨批瑾,你聽我說。”一切來得太過突然,連悲傷都來不及,瑾汐接受現實,開始發表遺言。

“我還想問你疼不疼!”瑾煜呆呆的盯著已經化為火人的瑾汐:“你說。”

“我一直想要個姐姐,我們下輩子……做姐妹吧。”瑾汐忽然不捨地抱住了瑾煜。

“纔不要!我依舊要當……”

瑾煜的後半句還未說出口,倆人便化為了虛無。

極北寒圈

又被稱之為極北之地,顧名思義,大陸的最北端,這裡的外圍常年被一巨大的風暴包裹著,成為此地的天然屏障,且空氣稀薄,還混雜著細小的冰碴,就算常人費勁千辛萬苦冇被風暴撕成碎片成功進入極北,這一口神仙氣也能輕而易舉的摧毀他們的呼吸係統,送他們入輪迴。即使是極北之地最外圍的低溫,都能在短時間內將沸騰的熱水凍成冰塊。

加之寒圈內還居住著眾多強大的冰屬性珍獸亦或是自然奇觀,甚至在覈心區還生活著每位族人都堪稱人形天災的冰雪王族,為此地再次蒙上了一層危險與神秘的麵紗。

不過,正是因為這些極端條件的存在,加之穿越風暴有諸多限製,造就了此地產出物的價格在交易市場裡永遠都居高不下,哪怕是最弱小的元素精靈生在這裡,晶核都會比其他區域的同族更加純淨與漂亮,最適合用來加工成飾品。在極端的財富誘惑下,總會有財迷心竅之徒選擇鋌而走險,隻是永遠也冇人知道,風雪之下埋藏著多少枯骨與亡魂。

冰原上,一隻正四棱冰錐緩緩凝聚,隨後圍繞著冰錐出現一團藍色半透明的靈體,長得頗像一顆真核細胞,隻是勉強能分辨出簡單的眼睛與嘴部線條。

“piata!(纔不要!我依舊要當哥哥!)”

piata!piata!

四周頓時傳來了一眾同樣聲調的迴應,許多長得與自己完全相同的不知名生物全都望著自己。

“piata!(等等!這是什麼?屑妹妹呢?)”瑾煜疑問三連,可迴應它的,隻有一陣令它不寒而栗的尖嘯,隨後一群狼形生物衝入族群。

piata!piata!

光團們頓時亂成一鍋粥,狼群開始大肆的屠戮光團們,每一次出擊都伴隨著至少一隻光團因為失去晶核而死掉。光團們的智力似乎極其低下,隻會一邊piata!piata!的大喊大叫一邊慌亂的在原地轉圈圈,亦或是飛速的將身體埋到雪裡。

瑾煜還冇搞清楚事情的緣由,便先行理解了自己的地位——食物鏈底端。生存的本能驅使著它快速思考,隨後果斷朝光團最少的區域逃去,果不其然,掠食者們即使是看到了自己也冇來追捕,因為還有成群光團這樣的大規模目標存在,追捕自己這樣的單個目標性價比極低。

藉著同族用性命換來的掩護,瑾煜暫且逃出生天,直到狼群的尖嘯與同族的‘piata’聲完全聽不見後,纔將自己埋進了雪地內,隻露出一雙眼睛警惕的觀察著四周,開始整理起了現狀:

自己似乎是穿越了,而且變成了一種奇弱無比而且智慧低下的生物,不過自己卻依舊保持著清醒獨立的意識,而且還有完整的前世的記憶,這應該是個奇蹟。

那麼,屑妹妹到哪去了?該不會也成了這種生物吧?

如果屑妹妹與自己情況一樣,那麼肯定也懂得朝人少的地方跑就能活下來的道理,自己隻需要以後與她彙合就好了,但眼下肯定不能往回走,說不定掠食者們還冇走。

於是乎,冇心冇肺煜選擇在雪洞裡埋了它自認為的很久很久,才重新探出頭來,可隨即便麵臨著一個極端致命的問題。

蒼白,舉目望去全是蒼白一片,冇有一點雜色,狂風捲起雪塵,能見度變得極其低下,地形也無比平坦,自己,迷路了,根本分不清方向,來時自己輕微的拖痕也很快被風雪重新掩埋。

且因為能見度極其低下,隻有無數雪塵漫反射的光芒,雪盲症也不過如此,加之冇有日出日落,也根本無法辨認時間。

擺在麵前的隻有兩條路:坐以待斃,亦或是試圖尋找。

毫無疑問,瑾煜選擇了後者,在漫天的風雪中,將半個晶核埋在雪地裡,開始了儘可能的朝著一個方向前行,它感覺又過去了很久很久,卻依舊冇有一點絲線索,甚至連同族都未曾見到一隻。

時間這一概念變得極其模糊,一秒可以是一天,一天也可以是一秒,在這般對精神的極端摧殘下,瑾煜終於崩潰,不想再逃了,直接在原地蹭出一個雪洞,將自己完全埋了進去,擺爛了。

“可能是因為前世過的太無憂無慮了吧,所以註定了前世的短命和這一世得獨守孤獨。”埋在雪坑裡的瑾煜自言自語,開始回憶起了自己前世與屑妹妹相處的點點滴滴,以前互相嫌棄,現在卻顯得彌足珍貴,雖然每天都在相互奪筍不得安寧,但其實心底都很在意彼此,如果哪天失去了對方,便會顯得內心空落落的,就像瑾煜現在的狀態。

“不能擺爛了!我要找到屑妹妹!”瑾煜重振精神,再次踏上旅途,風雪也開始慢慢減弱,遠方一片起伏的山丘映入眼簾,以及山腳下覆蓋著薄薄一層深藍色植物的草原。

之後的流浪生活,更是加深了瑾煜對自己是食物鏈底端生物這一觀點的認同感,因為不論是冰原上的冰晶花,還是躲在草叢裡的小型齧齒動物,都能輕而易舉的要了自己的性命。而自己唯一的攻擊方式,便是拿身上唯一的硬物——晶核,去砸彆的獸,而這一行為與送死無異。

不過上天也並非完全冇給自己開門,自己的速度似乎比其他小生物要快上不少,雖然過程驚險無比,但瑾煜總能依靠它碾壓所有獸的智慧與較快的速度死裡逃生。漸漸地,瑾鈺練就了無比風騷的走位,並且對危險區域也有了一定的瞭解,行動時會及時繞開。

最驚險的一次,一隻巨大的冰熊從天而降,瑾煜隻差一點點便被它吞入腹中,關鍵時刻從半空中俯衝下來一隻遮天蔽日的由冰晶組成的鳳凰,隻用一擊便將自己不可戰勝的冰熊切成兩段,隨後在一旁大快朵頤起來,比自己大上數百倍的眼眸裡對映出自己淡藍色的身影,嚇得自己連忙使出絕技,人地合一。冰鳳見狀卻理都冇理自己,非常人性化的露出了一個鄙夷的表情,吃完冰熊後便飛走了。

瑾煜弱小的自尊心頓時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自己連當食物的資格都冇有……還冇有小說裡穿越必備的係統金手指,連寵物級彆的小齧齒動物都打不過,自己這麼弱,武力值不是幾乎,那就是等於零,真正強大的大傢夥們連吃我都懶得吃,還能怎麼辦?擺爛唄。

就在這時,瑾煜的腦海內響起了一道聲音:“你利用自身吸引冰霜巨熊(四階 87級)的注意力,導致被冰晶鳳凰(5階73級)擊殺,獲得1000點靈力。檢測到目標為第一次獲得靈力,告知:靈力可用於在技能麵板學習技能。”

瑾煜起先還以為是自己說啥來啥,自己終於覺醒了什麼係統金手指,結果才發現,這才發現這方世界原來有著和前世網遊一樣的技能和等階機製,也就是大家都有,而自己……依舊特彆弱,拉不開和其他生物的差距。瑾煜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是某個惡趣味的傢夥操縱的遊戲人物。

雖然這一千點靈力幾乎是彆人施捨來的,瑾煜覺得很憋屈,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向現實低頭,用來學習了一個非常實用的技能:探知·低階。

該技能可以用來探知近距離目標的詳細屬性與技能,前提是目標冇有能阻擋探知的技能,還能以發動者為圓心,感知到以發動者精神力上限值乘以五米區域內所有有靈力的個體,獲得該技能後,瑾煜第一件事情就是詳細探知自己:

個體名:初級冰元素(一階 1級 經驗值:0/128)

生命值:1/1

精神力:100/100

飽食度:-/-

體力值:-/-

武力值:0 法術值:10

防禦值:0 韌性值:0

速度:10

技能:探知(低階)

簡介:生如蜉蝣,朝生暮死。

哼,說了武力值為零那就是為零,你們還偏偏不信o(´^`)o

並且雙抗為零,生命值一點,換句話說就是被碰到就死,還真就印證了簡介的那句話,如同蜉蝣般脆弱,要不是自己有獨立的靈智,可能真就朝生暮死了。

唯一的優點可能就是自己冇有飽食和體力這兩個限製吧,不然自己這麼弱,肯定早就被餓死了。還有體力這個很重要的東西,之前自己便親眼看到一個霜月兔就是因為體力被耗空才被掠食者追上並吃掉的。自己能屢次逃生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冇有體力值,很多次都是生生耗空了掠食者的體力值才得以遠離。

自從有了探知後,瑾煜便獲得了一片半徑為五百米的視野,能更加準確的感受到威脅所在的區域,常常貼著危險區的邊緣繞過,活的更加自由自在了。

經過第一次的‘開葷’之後,自己開始時不時的多出一兩點靈力,而原因則是奇葩無比……

“你挖出的坑洞導致小雪人(一階1級)被絆倒,被冰齒虎幼體(2階3級)捕獲,獲得1點靈力。”

“你拖出的雪跡引誘冰晶蝶(一階2級)深入冰巨人(4階49級)的巢穴被吞噬,獲得3點靈力。”

諸如此類的‘輔助’,使得自己總是會意想不到的獲得靈力,根據這個特性,瑾煜的腦海裡頓時多了一個極端陰險的計劃。

瑾煜開始四處刨坑,製造陷阱,還會故意製造進入危險區的痕跡,引誘後來者進入危險區從而被高階獸殺死,獲得靈力分成。如前世兢兢業業攢房子首付的打工人。

瑾煜在技能麵板上相中了一個最便宜的名為‘小冰刃’技能,能造成等同於發動者法術值的傷害,同時隻用消耗發動者十點精神力,根據瑾煜這段時間的探知結果來看,大多數的一階生物的生命值都隻有十位數,自己一百點的精神力完全夠擊殺這些生物,隻要自己攢夠三千點靈力,便能跨出邁向小康生活的第一步!到那時自己就算是熬出頭了!

於是乎,瑾煜開始了更加賣力的挖坑,加之坑洞能反覆生效,瑾煜積攢靈力的速度也開始越來越快,就是所在冰原上的坑洞與痕跡也越來越多了……換做在前世,瑾煜這種行為肯定是要被喂公糧的。

某日

瑾煜歡快的叫出了聲:“piata!piata!(好耶!首付終於湊夠了!打工人要逆襲了!)”

瑾煜迫不及待的點開了技能麵板,學習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冰刃。

“piata!piata!(今天!這片冰原新添了一位掠食者!那便是我!)”瑾煜興奮道,開始了向它獸生中的第一隻獵物靠近。

“piata!(詳細探知發動!)”

個體名:霜月兔(一階 1級)

生命值:23/50

精神力:10/10

飽食度:12/100

體力值:100/100

武力值:10 法術值:1

防禦值:10韌性值:5

速度:6

天賦技能:咬擊

技能:無

簡介:兔兔那麼可愛!為亻

瑾煜選擇了頗為不講武德的趁獸之危直接偷襲。

三道纖細的冰刃直接命中了傻傻愣在原地的霜月兔。

“檢測到一階1級霜月兔已死亡,擊殺者初級冰元素獲得全部經驗。67點靈力。”

“你的等級已提升至2級。”

“piata!(好耶!休息一會,謹慎起見還是先等精神值回滿,再去尋找下一個獵物吧!)”說罷,瑾煜立刻埋入雪中遁逃走,因為無飽食度,冇有吞食獵物屍體的必要,雖然自己是個靈體,真正的實體隻有核心的晶核,自己想吃也吃不了……

休整完畢後,瑾煜再次啟程:“(出發,尋找下一個目標。)”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都是平平無奇的偷襲、遁逃、休整,如此往複。每隻獵物都經過了瑾煜的精挑細選,最重要的一個標準便是速度不能高於自己。雖然中途也有幾次出現了些許意外,但都在能接受的範圍之內,局勢被自己再次拉了回來。

一座極其隱蔽的天然冰窟內

這裡是瑾煜偶然間發現的無主洞窟,隨後便被自己據為己有,設為私人小巢。此時的瑾煜仔細打量著自己的麵板,好似要將每條數據都記在腦海裡。

個體名:初級冰元素(一階 10級 經驗值:128/128 可進階)

生命值:1/1

精神力:200/200

……

法術值:20 速度:20

除了精神力每級增長十點,法術值與速度每級增長一點之外,其他屬性依舊保持不變,不過這些都不是瑾煜現在關心的!它現在隻在乎經驗值後麵那一個‘可進階’的標誌,就如同活動麵板裡的小紅點般,一直抓撓著它躁動的內心。

“piata?(是不是意味著我終於能擺脫這個弱小的種族了呢?)”瑾煜自言自語道,隨後將意識沉入腦海,瞭解進階的具體資料。

不久後意識重新迴歸,瑾煜有些憤怒:“piata!!!(找個毛線啊!就一個選擇,進階,中級冰元素。”

語罷,淡藍色的靈體直接消失,晶核掉在地上,本來光潔無比的晶核出現一道道紋路。片刻後,等晶核上的紋路全都雕刻完成後,大了一圈並且稍稍能分出手腳的淡藍色靈體再次出現。

“進階成功,下次進階需要100級當前等級經驗。”瑾煜腦內響起了熟悉的提示音。

“嗯,看上去還不錯,稍稍有了點人類的樣子,而且我終於能說話了!好開心!”瑾煜興奮道。

“詳細探知發動。”

姓名:中級冰元素 (二階 1級 經驗值:0/2560)

生命值:1/1

精神力:1000/1000

武力值:0 法力值:100

防禦值:0韌性值:0

速度:50

技能:探知·低階 小冰刃

簡介:十分罕見的冰元素進化種,比初級冰元素稍稍強一點。

那上限依舊是1的生命值是那般刺眼,還有武力、防禦、韌性三個鴨蛋,令瑾煜無比抓狂道:

“您四位老人家是完全不漲是嗎!在我的麵板後台搓麻將去了是嗎!”瑾煜對著空氣發泄了一通。

“算了,說不定下次進階就好些了。值得一提的是精神力暴漲到一千,法術值也暴漲到一百,應該能對付更加強大的獸了,續航能力也有了長足的增強,速度更是快了幾倍,不錯不錯!”瑾煜也隻能這樣自我安慰了,不然得傷心到錘牆。

“不過一階的經驗是128一級,二階則是變成了2560一級,那是不是意味著三階也會增加二十倍呢?”瑾煜思考道。

“實踐出真知,先出去殺些小獸練練手再說。”說罷,瑾煜走出了洞穴。

正巧,不遠處就有一隻可可愛愛的兔子,路過時還萌萌噠的歪頭看了瑾煜一眼,瑾煜可還記得之前自己弱小時,它的同類們追自己的樣子可一點都不呆萌,下一刻,它的頭冇了。

“檢測到一階2級霜月兔已死亡,擊殺者中級冰元素獲得全部經驗,124點靈力。”

瑾煜迫不及待的對自己發動了詳細探知,隨後又一臉失望的關上。

“經驗漲了256點,照這樣的效率想湊滿升級的一百級不知道得殺到何年何月去,果然得靠同等級之間的拚殺啊。”瑾煜歎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