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上次進階以來,瑾煜變得大膽了些許,因為一千點的精神力為它提供了一個半徑為五千米的視野,即使是再次遭遇冰熊那樣的生物,都能為它提供數十秒的緩衝時間,再怎樣也不會出現危險忽然從天而降的情況。

一百點的法力值即為正義,多數的二階生物都是百位數的生命值,而且其他屬性也保持在十位數。像瑾煜這種剛進階便是千位數的精神力與百位數的法術值實屬特例(羨慕嗎?拿血防換來的)。因此即便是同等階的對手也與瑾煜周旋不了幾個回合,加之五十點的速度與冇有體力條的限製,即使是打不過,瑾煜也有充足的機會跑路。

就是等級增長機製依舊是那般,精神力一級隻加十點,法力和速度一級加一點,其他四項忙著打麻將的屬性依舊是穩坐釣魚台,紋絲不動。相比於初級冰元素變強了些許,不再處於食物鏈底端的位置,但也僅此而已。極低的血防象征著它依舊脆弱,瑾煜依舊那麼苟那麼不講武德,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瑾煜同往常一樣在冰原上尋找著獵物與關於屑妹妹的線索,雖然對於後者它並不抱多大希望,更多的是在尋找可以變強的機遇。

“正前方4996米處有一霜牙狼(四階 37級)。”

“正前方4987米處有一冰巨人(四階 50級)。”

“正前方4399米空中有一冰翼鳥(四階 43級)。”

“正前方4995米處有一息災(已死亡 偽五階0級)。”

“哦豁!三個大神打起來了,似乎是為了搶那死掉的大蛇先生的屍體,要不要湊上去瞧瞧呢?”

“反正我這麼弱,與其這樣苟著無出頭之日,還不如選擇搏一把大的,興許單車就變摩托了!而且就算是搏輸了最終掛掉,也冇什麼虧的,畢竟咱依舊是無比的弱,冇準還能給我重生回去。”瑾煜斟酌再三,最終決定當一回鐵頭娃,在雪地裡如同地鼠般的向目標地點鑽去。

“滴滴!這裡是前方戰地記者冰元素帶來的第一手實時報道!霜牙狼護著息災的屍體,與冰巨人對峙著,不讓靠近,空中的冰翼鳥則是在非常苟的不斷在半空中盤旋,等待著地麵的兩獸露出破綻,乘機偷襲!我們強烈譴責這種不講武德的行為!”某地鼠煜絲毫不心虛道。

“打起來!打起來!”瑾煜躲在不遠處的小山包後看熱鬨不嫌事大。

似乎是自己的吆喝真的奏效了,空中的冰翼鳥發出了第一擊,爪子在霜牙狼的背上刮出兩道長長的血痕,一擊得手後便逃遁,回到空中繼續盤旋。

憨乎乎的冰巨人十分人性化的露出了一個嘲諷的表情,巨大的拳頭還向霜牙狼豎起一個國際通用友好手勢,嘲諷值瞬間拉滿。

不過結果前一秒還極度嘚瑟的冰霜巨人,也被冰翼鳥偷襲啄了一下,兩頭獸頓時都將目光對準了空中的那頭賤鳥。

“雖然都是是四階獸,但這智商未免也太……一言難儘了點……”瑾煜望著這三獸如同小學生掐架般的行為感歎道。

“不過你們當然越傻越好,我纔好渾水摸魚。”瑾煜繼續觀望著三獸的戰鬥。

這鳥也是賤到了一定程度,明明有一個遠程的冰錐攻擊不用,就是換著法子騷擾兩獸,就是玩兒,一次性拉兩仇恨,反正瑾煜是無法理解它的腦迴路的。

不過它的騷擾確實也頗為有效,霜牙狼已經渾身都掛上了傷,腹部還遭受到了一次冰巨人的重擊,背上更是佈滿了縱橫交錯見骨的血痕。

即使是擅長防禦的冰巨人,外層厚重的冰甲都被刮掉了好幾塊,部分區域更是將藍冰質地的真正軀乾裸露了出來。

反觀冰翼鳥這不講武德的傢夥,隻是翅膀上的冰晶被抖落了些許而已,狀態還處在全盛。

地鼠煜則是趁著三獸鬥得正歡,悄咪咪地發動了對息災的仔細探知:

息災(偽五階0級)已死亡

生命值、精神力、飽食、體力、速度全部歸零。

武力值:4174 法術值:1437

防禦:2635 韌性:1460

技能:死亡絞殺(失效),巴蛇吞象(失效),撕咬(失效)。

天賦技能:毒液噴射(可發動)技能詳情:利用力量擠壓毒囊,將劇毒毒液通過毒牙噴射而出,造成十倍基於發動者法術值無數韌性值的毒性傷害。

“蕪湖!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地鼠煜立刻將大膽的想法付諸實踐,在雪麵下方打著地道緩慢前進,趁著這三個大傢夥打的不可開交,悄悄的露出地麵,爬到了息災的口腔內。

“咦~這大傢夥多久冇刷牙了,看著就臟,還好弱小的我冇有嗅覺這一說,不然這一點生命值怕是得被熏冇。”瑾煜在息災的口腔內尋找起來,照著前世對蛇類的印象,果真在上口腔處找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囊袋。

“好了!現在就是等外麵的那三個大傢夥分出勝負就好了。”瑾煜躲在牙縫中,窺視著外界的動靜。

令瑾煜冇想到的,第一個被淘汰出局的居然是先前最得勢的冰翼鳥。

霜牙狼故意露出破綻,引得冰翼鳥來撲擊,結果被霜牙狼利用風騷的身法躲過,反而藉著冰巨人的身體一個二段跳高高躍起,將一擊未中準備逃遁的冰翼鳥撲下。冰巨人也早看這賤鳥不爽了,第一時間不是趁勢拍死霜牙狼,反而是抓住拚命掙紮的冰翼鳥的兩片翅膀用力一扯,鏘鏘!新鮮的兩隻奧爾良雞翅原材料就此誕生了。

“叫你一次性拉兩份仇恨吧,活該。”瑾煜嘲諷道。

失去羽翼的冰翼鳥很快便被乾掉,屬於霜牙狼與冰巨人兩位正人君子之間戰鬥才正式打響。

好吧,其實這狼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它還藏了底牌。第一天賦:隱匿,關閉,第二天賦:血噬,發動。

在瑾煜的探知中霜牙狼的麵板這才展現了出來,而且武力值是嚇人的九千多,不過後邊的括號內寫了一個強化中,而且防禦與韌性掉為了1。

“想不到狼還有這一手,先前那兩個大傢夥都不知道到,是因為第一天賦隱匿嗎,速度也暴漲了許多,看來大冰塊要敗了。果然狼在這方世界依舊是狡猾無比的生物,以後對上了得小心。不過如果是我,我會選擇避開技能與屬性通通不明的敵人。”瑾煜如同戰場解說員般道。

不出十秒,冰巨人露出藍冰的部位便被狼拍的粉碎,隨後一口咬碎冰巨人的腦袋。趁著血噬的副作用還冇產生,將目光優先望向了今日的戰利品——五階息災的遺骸。

在息災口腔內的瑾煜,頓時緊張到晶核都在劇烈顫抖,計劃中風險最大的一環,便是這了。

不數秒後外界便傳來撕咬聲,霜牙狼似乎並未感到異常,或者說,它感受到了息災嘴內有一個低等生物,而這一類的元素精靈不具備靈智,因而它選擇了無視。而正是因為它這細微的輕視,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霜牙狼撕下了息災的頭,因為經驗告訴它這其中含有有致命的毒液,無法食用,可剛準備將嘴裡的頭丟棄時,異變突生。

“就是現在!”瑾煜使儘全身氣力撞擊向黑色的毒囊,頓時黑色的毒液從毒牙中汩汩流出,即使是霜牙狼的反應再快,依舊未能阻止毒液灌入食道裡。

霜牙狼立即將息災的頭甩出去,用力的甩著頭想將毒液甩出來,可不論它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本就是殘血的它,五階息災劇毒的幾滴毒液完全夠要了它的命。

臨死前霜牙狼倒在地上 雙眸最後望向蛇頭,更確切的說是蛇頭內的瑾煜,雙目裡充滿了不甘。

“啊!差點就摔死我了!”瑾煜十分後怕的感受著自己的狀態道。

中級冰元素(二階 10級)

生命值:0.01/1

“嘿!絕了!天不亡我!”瑾煜十分嘚瑟的爬出口腔,望著霜牙狼死去的屍體道。

“你也算是梟雄一個了,不過冇我梟雄!畢竟老天爺站我這邊!”

“我!葉瑾煜!賭王!這單車直接給搏成了四個輪的小轎車!”

“檢測到四階130級霜牙狼已死亡,擊殺者息災獲得全部經驗,檢測到息災為已死亡個體,擊殺者中級冰元素獲得全部經驗,12w靈力。”

姓名:中級冰元素 二階 100級 經驗258560/2560 (至多儲存至突破所需全部經驗,溢位部分不儲存)

轟隆!

瑾煜的腦海裡彷彿響起了個晴天霹靂,方纔還以為自己能一舉升到四階甚至五階當霸霸的美夢瞬間就碎了。眼前的一切,頓時變得索然無味起來。

“算了!至少能有自保之力了,情況不容許我多猶豫,這麼多的屍體我肯定無法全部利用,一會後便能吸引來其他異獸,先看看有什麼可以利用的,然後趕緊走,畢竟現在的我依舊是那麼弱。”

瑾煜先是爬到了原本等級最高且屬性與自己最接近的冰巨人身旁,仔細的感知著這一大坨冰塊渾身上下的每一處。

“有情況!”瑾煜將目光落在了冰巨人胸口泛著藍光的地方,隨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順著先前被霜牙狼打碎的裂隙爬進甲冑內,這才發現原來是一顆泛著璀璨藍光的四棱冰晶。

“一看就是好東西!先收著,下一家,賤賤鳥!”瑾煜直接將四棱晶核吞到自己體內,重新順著甲冑間的裂隙滑下,直奔被撕成三段的冰翼鳥。

“賤賤鳥也有,隻不過是一個圓圓的珠子。最後康康,小狼崽的。”瑾煜剛準備奔向霜牙狼的屍體,探知範圍內突然多了一個自己熟悉無比的光點——冰鳳。

“注意,後方4980米處有一冰鳳(五階 88級)正在快速靠近。”

瑾煜神色複雜的望著冰鳳襲來的方向,感受著它快速靠近,心中掙紮了一兩秒後,再次潛入雪中,向遠處遁逃走了。

“哼,讓你占了個大便宜,等到我日後成長到能打敗你時,定要一併討回!”瑾煜惡狠狠道,重生來的這段時間讓它充分認識到了弱肉強食就是這裡的法則。

這片極地,冇有對錯,隻有選擇。要瑾煜感謝它曾經救了自己?笑話,要是吃掉自己對它有價值的話,它還會放過自己嗎?而且那一份來自強者對弱者的蔑視,瑾煜可一直記在心裡呢,日後自己與冰鳳,必有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