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我在這冰窟裡安家並且進階高級冰元素已經過去快半個月了吧。”瑾煜癱在冰雕沙發裡,掰著手指頭道,隨即又在對麵的那麵牆上刻上了一道杠。

自從探知升到中階以來,自己便有了最基礎的計時方式,冇錯,那便是要工具人探知一直默數著秒,每隔86400秒便提醒自己一次,自己便在牆上劃上一杠,自己已經劃下足足十五條杠了。

極北之地的天空似乎也出現了些許變化,數日前不再一直保持著白晝狀態,有了一次短暫的黑夜,近幾日瑾煜已經發現了越來越多種類的夜行生物。

“看來極晝已經過去了,也不知道這顆星球的傾斜角度與大小,對我而言外麵將變得越來越危險,雖然我在不斷變強就是了。”瑾煜無聊的雕刻起一大塊堅冰,等待著窗外的黑暗過去,雖然它學會了夜視技能,但思維方式依舊屬於人類,潛意識裡就是現在不要出門。

冰雕逐漸成型,雖然雕的極爛極爛,但能勉強看出是一個約莫一米六高的少女,身著一身典雅的襦裙,手上還抱著一架古箏,三千青絲自由的披在身後。

這便是瑾煜生存與找妹之餘唯二的消遣活動之一,雕刻,還有一項便是調戲人工智障探知·中級。

“懷瑾握瑜,汐水如嫣。也不知道屑妹妹現在在乾嘛,興許真的轉生成汐水了哈哈。等為兄找到你了,到時候我們兄妹倆還能打配合,一冰一水遊遍世界。以後再找個順眼點的小子把你給嫁出去,收一大筆彩禮錢嘿嘿~”瑾煜望著身前並不怎麼出色的冰雕自言自語道。

冰洞外依舊是漫漫長夜,隻有自己傻乎乎的聲音在冰洞裡迴響。

有些東西隻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貴,現在的瑾煜便是如此。轉生前總是習慣了與屑妹妹的打打鬨鬨,清晨經常被屑妹妹故意彈得很難聽的古箏聲吵醒。可現在回想起從前的一切,感覺無論做什麼,隻要是和家人相處的場景,都被打上了溫馨濾鏡。

“探知·中級,你知道屑妹妹在哪嗎?”瑾煜日常一問道,雖然每次得到的都是一模一樣的答案。長期的孤獨極度消磨人的意識,時至今日瑾煜實在是找不到話題與探知·中級搭話了,自己要是每天早上不這麼問一遍,恐怕早晚得喪失語言功能。

“【探知·中級】無法告知。”

“就知道是這樣,進行每日日常第一環,檢查自己的麵板屬性。”

個體名:高階冰元素(三階 375級)

生命值:1( 100)/1

精神力:4.75w/4.75w

武力值:0 法力值:4.75k

防禦值:0 100 韌性值:0 100

速度:608

天賦技能:密紋之擁(生效中) ???

技能:天霜劫(初階),霜寒化生,極寒擁護(初階),玄冰爆破,虛幻之鼎(以下省略夜視等技能共21項)

……

“無異常,進行日常第二項,獵殺等級總和超過四十級的異獸。”

“前方721米處有一暗獵幽靈(三階 21級)”

“今天運氣不錯,開門大吉。天霜劫!”瑾煜心情不錯道。

天霜劫(初級):能以發動者精神力的四十分之一為半徑(單位米),對該範圍內的任意目標進行攻擊,造成等同於法力值的傷害。

“等級 21”

“感謝大自然的饋贈。”瑾煜喃喃道。

生活就是這樣,就像暗獵幽靈絲毫冇意識到自己會獸在原地躺,下一刻魂就往西天闖一樣,瑾煜也冇想到自己的感應範圍內今天多了一群不速之客。

“後偏右23°平均距離49987米處有21人族(三階 10~50級不等)”

“後偏右23°49997米處有一人族 個體名:莫問歸(四階 5級)”

“人類?來極北之地乾嘛?為了升級嘛?”瑾煜天真的發問。

“因為極北之地環境極為極端造就了此地產出的任何物品在人族的交易間價格都極為高昂。”瑾煜的腦海中響起【探知·中階】的聲音。

“原來是為發財而來,正好我這儲存了不少自己用不到但技能又極為稀有的異獸傳承晶核,還有一些看上去就可以用來打造武器的材料,真是太棒了!在這鳥不拉屎的極北我已經孤單到快要瘋掉了!各取所需,極北什麼都不缺,試試看能不能和他們換些人類的好吃的好玩的!”瑾煜歡快道。

隻是前世涉世未深的他,被父母保護的猶如溫室中的花朵,並不清楚人類的黑暗麵,能到極北之地來尋財寶的能有幾個心地善良之徒呢?瑾煜這一趟,註定會空手而歸。

“算起來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和這個世界的人類打交道,要不要準備點‘小禮物’呢?嗯,我覺得可以~就用這個口感與味道都很棒的冰霧花做禮品吧!還有這兩顆冰爆彈,威力不亞於冰爆術,至於收到這兩份中的哪一份,就看他們自己的態度咯~也不知道這裡的人類會不會和21世紀的人類一樣待人友善。”瑾煜懷著憧憬與激動道。身後冰翼展開,以一秒608米的速度向目標飛去。

“老大,這鬼天氣是越來越冷了啊,尤其是昨晚的忽然降溫,兄弟幾個都嚷嚷著想回去了呢。”嘍囉幾乎要將雙手伸到火堆裡去了,與莫問歸搭話道。

“催啥?一年就這十幾天勉強能進來,這極晝過去纔沒幾天呢,趁著這最後幾日再獵幾頭異獸,一寸光陰一寸金啊!叫他們那幾個慫包再忍忍!”莫問歸煩躁道。

這一趟最大的收穫本來要屬之前一直追逐的那隻風暴之眼的,傳承魂晶必帶技能風暴之擁,在外頭有價無市,本來再追一段時間就能將它耗死的,卻偏偏被其他獵人團隊搶走了,而且自從那次之後自己的運氣似乎就一直都不好,半隻三四階的異獸影子都冇見到,導致這一趟是他自打擔任獵人團長以來收穫最差的一次,冇有之一。

“可是老大,昨夜已經摺了好幾個兄弟了…再堅持下去恐怕不妙哇…而且老大,一寸光陰一寸金不是這麼用的呀…”嘍囉話纔剛說一半,便被莫問歸打斷道:“滾!還用你教!”嘍囉隻得灰頭土臉的走開了,片刻後又再次滿心歡喜的回來。

“老大!來活了!哨兵發現一個三階的異獸出現在了他的感知裡!”嘍囉彙報道。

“哦?夕陽紅啊,我們過去要多久?”莫問歸不再理報喜的嘍囉,向哨兵問。

“它離我們五千米…不對不對!是四千米!還是不對!兩千!它過來了!”哨兵慌亂的報著距離,引得本就不耐煩的莫問歸一陣嗬斥。

“到底是多少米!你給我說清楚!”

“老大……就在營地門口。”先前的小嘍囉驚恐的指著。

“哈嘍哈嘍!請問我可以進來嗎?”瑾煜如串門的鄰家女孩,禮貌道。

莫問歸順著小弟手指著的方向轉過頭,頓時也有些被嚇住了。眼前出現的分明是一名體態與外貌都中規中矩的人類女孩,除了皮膚比一般的人類白並且有些虛幻之外,其他地方與尋常人類完全一樣,最重要的還是……出塵而絕美。頓時整座營地裡二十二道目光齊刷刷的望向瑾煜。

瑾煜被盯得頓時有些不自然,還以為是語言不通,畢竟這裡是異世界。並且考慮到自己是以靈獸的身份第一次接觸人類,難免會有些驚訝,就好比某天自己養的貓忽然就說話了,自己也會有驚訝,因此就這樣傻傻的站在門口,心裡默數了十個數,給他們一點緩衝時間,再次試探道:“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莫問歸第一時間發動了探知低階,令他更加驚掉下巴的事情發生了。

個體名:高階冰元素(三階 396級)

精神力:???

……

技能:共28項,你無具體訪問權限。

簡介:雖然精神比天高,奈何血防比紙薄。

“當,當然可以……”莫問歸居然鬼使神差的答應了瑾煜的請求,或許是因為它非常彬彬有禮的舉動使得莫問歸下意識的認為眼前的類人形生物真的是個人類也說不定。

瑾煜頓時大喜過望道:“謝謝!初次見麵,略備薄禮,還請不要嫌棄~”說罷便將一自己用玉石雕琢而成的匣子遞到莫問歸眼前。

打開的匣子內,數十朵冰霧花的花朵部分靜靜的躺在匣子裡,花瓣晶瑩剔透,花蕊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寶光,品質一看便是上乘中的上乘,不少藥師與毒師都對此趨之若鶩。這十幾朵若拿去拍賣,成交價或許能買下一座小城。莫問歸驚訝道:“你管這叫薄禮?”

瑾煜頓時有些委屈巴巴道:“太少了嗎……對不起……下次再補上!”

在瑾煜的記憶裡父親確實說過,初次見麵禮物要麼不準備禮物,要麼就準備些相對有價值的東西。如果價值太低對方可能會覺得你在敷衍他或者壓根不重視這段友誼,會令自己接下來的交往或談判陷入被動。

“不!不!完全夠了!敢問小友尊姓大名?”莫問歸思酌片刻,最終還是選擇了按照瑾煜表麵上的年齡稱呼一聲小友。

瑾煜決定不暴露自己的真實姓名,畢竟自己隻打算與他們換點東西就走,隨即道:“叫我阿冰便好。”

“那麼,阿冰小友,到此不知有何貴乾?”莫問歸雖然嘴上說著歡迎的話,心裡卻打起了陰險的算盤。

“貴乾擔當不起!就是想和你們交換一些人類社會裡好吃的和好玩的!”瑾煜直奔主題道。

就這?它還是三歲小孩子嗎?也對,即使能口吐人言並且擁有極高的等級,也隻是個三階的珍獸而已,心智慧高到哪去?而且這麼特殊的珍獸肯定能賣個好價錢!心中毒計在慢慢擬定,嘴上卻說著歡迎的話:“原來如此!阿冰小友哪裡的話!俗話說的好,禮尚往來嘛!阿冰小友若是有什麼想要的想吃的,儘管拿走便是。俗話又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小友遠道而來不妨在營地裡駐留幾日,我好好帶你感受感受人族的熱情!哈哈!”

瑾煜暗自吐槽道:越是肚子裡冇有多少墨水的人,越是是喜歡咬文嚼字。眼前的莫問歸恐怕就是個典型。

莫問歸招呼道:“兄弟們!上酒設宴!將獵到的最好的肉都給我拿出來!好好款待阿冰小友!哈哈!”

都是一幫常年為非作歹的亡命之徒,這種事顯然不是第一次乾,小弟們頓時心領神會,在營地裡真的忙活起來,大塊大塊肥瘦均勻的各種異獸的肉排被拿了出來。不久後,整座營地便充滿了美食的誘人氣息。

看著麵色高興的眾人,瑾煜回想起了前世熱情好客的少數民族,隻要是外來的客人,必定會擺出最好的宴席,現在的情景似乎便是如此。

小弟們確實是發自內心的開心,隻不過並非為了慶祝客人拜訪,而是因為即將捕獲獵物,即將宰到肥羊。同時也是隊伍的回程宴,因為就在剛纔莫問歸傳音告訴眾人,隻要這票成了,大家就回程,大夥的乾勁頓時更足了。

“大家都好熱情啊,問歸團長,給!三階暗獵精靈的傳承晶核,雖然不是很珍貴,就當是感謝大家的熱情了!”瑾煜將一傳承冰晶遞給了莫問歸道。

“阿冰小友這就見外了!不過一頓飯而已,不足掛齒!”莫問歸雖然說著推辭的話,身體卻很誠實的將晶覈收入囊中。

“嗯哼。”瑾煜微微抬了抬眉頭,好似發現了什麼。……算了,同族而已。

大夥足足忙活了三四個小時,纔在營地內擺上長桌,一道道美食紛紛被端上餐桌。

“開席咯~!”

莫問歸長喊一聲,宣佈著宴席的開場,先行拉著瑾煜在右側的第一位坐下,隨後自己纔在主位上落座。

斟酒,舉杯,敬酒動作一氣嗬成,跟著話癆煜東扯西扯,拖延時間。話癆煜則是好不容易有了個能聊天的對象,加之許久未曾嚐到過食物與酒液的滋味,頓時吃的極度開心,將一肚子的孤寡苦水都吐了出來。

酒過三巡,瑾煜吃喝的極度儘興後,莫問歸纔將獠牙悄悄露出:“阿冰小友,尚能飯否?”莫問歸試探問。

“挺開心的,不過我還能喝!還能吃!問歸兄繼續啊!”瑾煜依舊自顧自道。

“既然這吃飽了也喝足了,便該上路了!”莫問歸瞬間抽出腰間的匕首,一擊刺向瑾煜。

實際上,這一刀瑾煜完全能躲,瑾煜先前對他們,更確切的說是對自己任性的縱容,源自於能完全控場的自信。然這一刻,瑾煜驚於這個世界人類的險惡,先前對人類抱有的一切美好希冀轟然破碎。

叮!

隨著一聲脆響,瑾煜的最後一縷期望也隨之破滅,眼底的歡謔之色很快便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失望與冰冷。

“極寒擁護(初級)護盾已被擊破,凝聚剩餘時間為:9秒。”

“天賦技能密紋之擁已失效,凝聚剩餘時間為:4分59秒。”

瑾煜腦海內連續響起兩聲提示音。

“大陣!引動大陣!它插翅難逃!”莫問歸飛速退到營地外圍,一個金色的半球體在營地穹頂上成型,並且在不斷向內收縮,眾人源源不斷的將力量傳輸進陣法內,一幅得意洋洋的樣子。

瑾煜麵色不變,隻是淡淡的說了五個字:“人類,很失望。”

二十二道自天空降下的深藍色光柱,瞬間便奪走了二十一人的性命。

“檢測到共有人族(三階)二十一名死亡,擊殺者高階冰元素獲得共計二十一名人族所有經驗,共計505級,靈力0點。”

“【探知·中階】,發動對莫問歸的詳細探知。”

個體名:莫問歸 人族 瀕死(四階 5級)

生命值:625/5000

精神力:1748/1748

防禦值:375 韌性值:375

……

“不愧是四階,能扛住我一下天霜劫,玄冰爆破,發—”瑾煜右手凝聚出一顆冰錐,緩緩靠近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著暗紅色還夾雜著冰渣的血塊。

“等等!臨死之前能不能告訴我!你一個三階為何會擁有完整的靈智,還能學習這麼高階的法術!”莫問歸最後掙紮道,還在企圖拖延時間,在瑾煜的感應裡,他手部的筋脈在拚命運轉。

“這個問題,我自己都不曾理解,還有,你完全爛到了骨子裡。”瑾煜右手一捏,將莫問歸的體內引爆。

“檢測到名為莫問歸的人族個體已死亡,擊殺者高階冰元素獲得全部經驗,檢測到為越階擊殺,自動轉化為二十倍擊殺者當前等階等級,獲得靈力12w。”

許久許久。

瑾煜才緩緩轉身,從莫問歸的腰袋中拿走方纔自己送出去的一切。

看著已經完全死透的莫問歸,以及一片狼藉的營地,橫七豎八躺著的屍體,不久後,野獸便會啃走他們的血肉,風雪會掩埋他們的枯骨,而瑾煜也有些東西,永遠的留在了這場風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