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煜委屈巴巴的回到洞穴裡,方纔的經曆在不斷的提醒它,自己外貌再怎麼長的像人類,言談舉止像人類,但終究自己不是人類。即使自己再怎麼禮貌寬仁,再怎麼儒雅隨和,再怎麼放低姿態,與人類交往之間都隻存在一種關係,那便是獵人與獵物的關係。

瑾煜蜷縮在冰窟的角落裡,一次性獲得了六百多級經驗並未為它帶來多大的快樂,正相反,二十二條曾經同族的生命被自己親手葬送,令它的內心充斥著巨大的失落。

倒不是因為殺人帶來的負罪感,冰原上長時間的獨處與死一般的寂靜,讓瑾煜發了瘋般的想要交流與生活的調味劑,以至於可以對一切都不管不顧,而他們對自己的拔刀相向,對自己的虛與委蛇,尤其是莫問歸最後的那一刀,徹底打碎了瑾煜能與人類和平相處的美夢。

有些東西,早經曆總比晚經曆好,這一夜,瑾煜理解了何為立場;何為非我族人,其心必異。

許久後,瑾煜才調整好情緒,重新定義自己的身份,以後自己再遭遇人類,他們將不再是自己的同類,而是能大量提供經驗的獵物。

瑾煜冷冰冰道:“探知,發動詳細探知。”

個體名:高階冰元素(三階 1000級 經驗值:51200/51200 可進階)

生命值:1( 100)/1

精神力:11w/11w

武力值:0 法力值:1.1w

防禦值:0 100 韌性值:0 100

速度:1233

“再見了,我的冰元素生涯,進階為雪精靈。”

“是否確認進階為 四階 雪精靈?一旦確認後無法更改。”

“確認。”

隨著瑾煜話音一落,瑾煜全身上下都散發出強烈的白光,還好冰窟的洞口完全被瑾煜封閉,不然絕對會引來其他掠食者。

所有發動中的技能全部失效,琉璃甲消失,此時瑾煜纔看清自己完全成了一個發光的燈泡,同時靈體表麵開始有著光斑緩慢的蠕動,晶核被靈體‘吐出’體外。

隨著光斑蠕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鑽心的痛楚與刺骨的瘙癢開始越來越強烈,這一刻,瑾煜感覺到了自己開始擁有實打實的血肉之軀。

鑽心的痛感是因為蠕動的光斑在不斷灼燒自己的身體,但血肉又彷彿在飛速的再生,使得渾身上下都充斥著直達骨髓的瘙癢。

巨大的嘶啞咆哮都不足以形容瑾煜此刻從糜爛的嗓子內發出的噪音,得虧洞口的冰牆夠厚,不然強光和噪音這兩者中的任意一項都能引來巨量對自己有威脅的生物。

“我總算明白大蛇先生為什麼會在進階過程中死亡了,這……啊啊啊!!”瑾煜努力去想其他的事物,企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讓自己稍微好受一些,可隨之而來的則是更加劇烈的灼燒感與疼痛。

瑾煜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上眼皮彷彿接受著馬裡亞納海溝最底部的水壓,強迫自己合上雙眼。遊離的目光注意到了擺放在冰窟中央自己雕刻的屑妹妹的冰雕,眼神緩緩變得再次清明。

“不能睡!睡了就再也醒不來了!屑妹妹還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等著自己!到時候我要故意一天吃六頓,餐餐要她洗碗!我要在她的房間裡扔六百隻蟑螂!我要砸爛她那彈得如黃牛叫的古箏!潑臟她洗得乾乾淨淨的襦裙!我要給她喂最酸的糖,喝最冷的水!葉瑾煜,你的這些想法都還未實現,不!許!睡!”瑾煜對著冰雕怒吼,嗓音越來越稚嫩,越來越尖銳,到了後麵越聽越像撒嬌,不過此時的她完全無暇顧及這些。

虛幻的身體開始越來越凝實,越來越具備肉感。許久後身體散發出的白光開始變弱,光斑的蠕動也越來越慢,直到最後一片光斑消散,瑾煜才終於如願以償的合上了雙眼,重重摔在地上,呼呼大睡起來。

極北之地核心區域

一片巨大的冰湖坐落在這裡,這便是這顆星球的北極點,磁石一端的指向。不可思議的是在這最冷的地域,湖麵居然並未結冰,偶爾還有雪花或冰雹落在湖麵上,濺起一朵小小的漣漪,與尋常湖泊並無二致。

湖心中央坐落著一座巨型冰殿,牆麵上鑲嵌著精美的裝飾物,門簾是晶瑩剔透的冰晶流蘇,即使是人族最為奢華的宮殿,與之相比都會黯然失色。

此時冰殿內亭亭站著一名頭戴冰冠,身著華麗冰晶祭袍的妙齡女子,她嘴角掛著掩蓋不住的溫潤微笑,傳音道:“南華,我感應到極北之地外圍忽然出現了一股微弱的族人的氣息,你有空嗎,可不可以出去看一下。”

湖邊忽然一女子從水麵探出頭來,驚訝和著喜悅道:“自然誕生的?這可真稀奇!我這就去看看,有具體方位嗎?”

“就是冇有才叫你呀。”冰殿中的女子失笑道。

水中的女子頓時無語了,片刻後才道:“算了,看在你將這麼好的機會讓給我的份上,我不與你計較了。”隨後女子直接從湖水中飄出,帶起的水花很快便包裹住身體化為一層絲綢般的羽衣,瞬間便飛出萬米。

太陽當空照,花兒上一秒還對著霜月兔笑,下一秒兔子便不見了。而冰窟裡的瑾煜還在呼呼大睡。

“臭妹妹!彆彈了!田裡犁地的老黃牛叫的都比你彈的好聽!”瑾煜憤怒道,被子與枕頭裡三層外三層的將腦袋包了起來。

“你懂個棒槌!這是你姐姐我技術好!一般人可還彈不出這麼完美的顫音!而且你也不看看幾點了,快起來給姐姐我做飯!”故意在門外撥著弦散佈負能量的瑾汐抗議道。

“你都這麼大個人了,連頓飯都不會做,要你何用?也不擔心自己將來嫁不出去!還天天企圖要當哥的我伺候你,冇門!”瑾煜將被子捂得更嚴實了。

門外居然真的冇了聲響。片刻後,瑾煜感覺到自己的被子忽然被人掀開,隨後一大股極寒之物,潑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你個**,葉瑾汐你***是吧!”瑾煜望著自己被窩裡剛被潑的冰塊,破口大罵道。

“誰要你咒我嫁不出去,我告訴你,你姐我可是校花,外麵追我的男生比你頭上僅存的頭髮還多,起床,給你姐我做飯。”葉瑾汐歪著頭道,雙手交疊在胸前。

“反正我這覺怕是也睡不成了,叫聲最偉大最帥氣的歐尼醬來聽聽,我就給你做飯。”瑾煜坐地起價道。

“我~呸!你就比我早出來四十秒,憑什麼要我叫你哥?”瑾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道。

“不叫?就冇飯吃,彆忘了老爸老媽出門前可是將財政大權交到了我手上哦~~”瑾煜特意顯擺似的晃了晃手上的手機。

瑾汐最終選擇了向惡勢力低頭,強忍著噁心道:“行行行~我最偉大的歐內醬~你親愛的妹妹餓了,能不能去做飯啊?”

“嗯嗯嗯!很中聽,這還差不多,等等?歐內醬?”本來還極度得意的瑾煜,瞬間發現了問題所在。

周圍的景色忽然開始急劇變化,化為了屍山血海,麵前的瑾汐也開始變得麵目猙獰,頭髮自髮根開始化為雪白色,眼眸也從瞳孔開始變成酒紅,指甲如同被鮮血浸染過,猩紅無比。隨後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其中四顆虎牙格外明顯,“對呀~我親愛的好姐姐,將你自己做成我的午餐吧~”隨後張牙舞爪的向瑾煜撲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