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你不是臭妹妹!”瑾煜雙手胡亂的在空中搖擺著,好似在抗拒著什麼,隨後便被嚇醒了。

“嗚……我為什麼會做這麼嚇人的噩夢。”剛坐起的瑾煜抹了抹惺忪的睡眼,一聲奶萌奶萌的蘿莉音傳入耳中。

“誒?哪來的小蘿莉?等等!為什麼你會學我說話啊?”瑾煜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了事情不妙,有些慌亂的跑到了冰鏡前,給自己來了個全身檢。

冰鏡裡出現一個皮膚水潤白皙的小奶蘿,秀氣的小眉毛靈動可愛,一雙大大冰藍色眼眸此刻正充滿不可思議的盯著鏡子裡的自己,身後蓬鬆的雪白微粉長髮彷彿纔是她的本體,一直垂落至接近地麵,身前的兩縷則是自然捲曲著,成為她的一大萌點。

瑾煜不可思議的望著鏡子裡的小奶蘿,最後倔強的抬起手手扯了扯麪頰。隻見鏡子裡的小奶蘿同步抬起肉嘟嘟的小手扯了扯自己粉嫩的麵頰,隨後露出一個惹人憐愛的吃痛表情。

在如山的鐵證麵前瑾煜依舊不想承認事實道:“不是我!真的是不我……”

藍色的眼珠裡頓時分泌出大量的眼淚,瀑布般的從眼眶中流出,原來自己這輩子是女生……難怪在自己是高階冰元素時會表現出長髮與胸口微鼓等特點……原來夢境裡屑妹妹喊自己姐姐是真的……

“嗚啊哇~~~哭死算了……”瑾煜曾經設想過無數種自己崩潰的瞬間,可從來冇想過自己居然會因為不是男身而崩潰。

小奶蘿哭了很久,似乎是哭累了,將身體靠在一旁的冰柱上,又睡著了。

“【探知·中階】提醒,又到了該記錄時間的時候了。”瑾煜的腦海裡響起探知·中階的提示音。

“誒?這麼快就又過去一天了嗎,我還是,真能睡的……進階之後便一直睡睡睡。”瑾煜擦了擦眼眶裡還未乾的淚水道。

“真有意思,我的眼淚居然不會凝結,都順著地形彙成一片小水潭了。”瑾煜還試探性的用手戳了戳眼淚表麵。

“告知:此物名為霜之淚,純淨無比,能解一切寒毒。”瑾煜的腦海裡響起探知·中階的聲音。

“好傢夥,渾身是寶是嗎。”瑾煜吐槽道。誰知探知·中階又回答了瑾煜這個無厘頭的問題。

“雪君主一族的確渾身是寶,霜之發堅韌無比,可用於紡織衣物或防具;霜睛眸蘊含極度濃鬱的靈力,並且能一定程度上的預知未來;霜之心與其他器官皆具備極強的再生與適應能力,是器官壞死患者替換器官的不二選擇;霜之骨質地若琉璃,價值連城……”探知·中級說出了一大段‘誘人’的解釋。

可當受害者變成自己時,瑾煜並不覺得有多美妙,相反隻感到一股惡寒穿透脊背。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有了這些附加價值,我與人類之間的關係隻會變得更加不可調和。”瑾煜直視著冰鏡中的自己,逐漸接受現狀。

“發動詳細探知。”

個體名:雪精靈(四階 1級 經驗值:0/1 0240 0000)

生命值:1w/1w

精神力:20w/20w

武力值:50 法力值:2w

防禦值:600 韌性值:1200

速度:1500

簡介:雪君主一族的幼體,成長極其緩慢,利用同族傳承之法可衍生後代,十年孕胎,百年化形,千年降生。而自然誕生概率幾乎為零,且離群個體極難生存。

天賦技能:冰霜共主 技能效果:能統禦任何比目標低階的冰屬性生物為自己而戰,同時在冰屬性區域戰鬥每秒都會額外恢複百分之一的生命值與精神力。

天賦技能:E=mc² 技能效果:??? 傳承自高階冰元素。

技能:【探知·中階】 冰錐九擊(伴生不可替/可成長) 冰棺(伴生不可替/可成長) 懸浮(伴生不可替/可成長)天霜劫(初階) 霜寒化生 極寒擁護(初階) 玄冰爆破 虛幻之鼎

……

小奶蘿頓時開心的飄了起來,在冰窟裡來回飛了幾個圈後才感歎道:“不容易啊!這四個人的麻將終於打完了,終於捨得長點了,生命終於達到及格線了!雖然彆的四階獸動輒幾萬的血量,而且有數千的雙抗,相比於同階獸,我的抗性和生命值依然有些不夠看的,但總不至於碰一下就死了!而且精神與法力值一如既往的秀,按照以往經驗來看,生命值與精神力這兩個屬性應該是同等比重的,比如風暴之眼那個奇葩,三階便有十幾萬的生命值,但精神卻是低的可憐,彆的四階獸生命才數萬,我的精神力直接數十萬。還有同等比重的四基礎屬性,彆的四階獸武力值都才幾千而已,而我的法力值依舊數萬。該說不虧是君王級的幼體嗎,屬性直接碾壓同階一個量級,簡直就是專門為跨階戰鬥而生,而且我現在才一級,等級成長上去之後越兩階戰鬥也不無可能。好耶!”

“梅花香自苦寒來!果然我一直忍著一千等級不進階是值得的!至於女身什麼的……(〃'▽'〃)”瑾煜漸漸的接受了現實。

“奇怪,那個能保命的密紋之擁怎麼不見了呢?還有我的每級經驗怎麼會漲那麼多!”瑾煜疑惑道。

“君王級生物的等級經驗比常規種多百倍。此外,因為失去了晶核,所以無法發動密紋之擁。”

“原來如此,所以強是有代價的啊,對了!晶核我記得進階的時候被扔出來了,掉哪去了呢?”瑾煜開始了在冰窟內的翻翻找找。

“找到了!哎喲!”瑾煜彎著腰,終於在臭妹妹的雕像下找到了晶核,頓時興奮的直接抬起了頭,結果頭撞到了瑾汐懷中抱著的古箏上。

瑾煜吃痛的雙手抱住了腦袋,眼眶裡又有淚水在打轉了,道:“emmm……按照這個比例計算,我估計隻有一米二高……大概是七歲時的樣子。以前還是高階冰元素的時候我記得比雕像還高的,怎麼進個階反而變小縮水了嗚嗚……”

“哼!希望臭妹妹變成了小嬰兒,這樣我即使找到她了也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她!而不是她欺負我!”瑾煜傲嬌叉腰道。

“希望臭妹妹能接受我變成姐姐的事實吧……不對不對!屑妹妹不嘲笑我就算好的了!說不定……說不定還會拉著我進行一些女生之間的獨有比較……”瑾煜先前還是理直氣壯的,說到後麵聲調變得越來越低,最後幾個字的聲音甚至變得細若蚊蟲,臉頰也隨之帶上一抹緋紅。

“不過也是有優點的!比方說臭妹妹不能用她那女士優先、妹妹優先的那一套邪門歪理來製裁我了!而且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欺負她!而不是總被她以不能欺負女生的名義躲掉!”瑾煜一臉壞笑,開始腦補起了以後的各種‘美好生活’,自己換著法子欺負屑妹妹,而屑妹妹隻能被自己踩在腳下哭泣!

“這隻蘿莉好像壞掉了,你再想些這些奇怪的東西,故事可能就要到此為止了。”

“誒?探知·中階你何時擁有這麼高的智慧了?”瑾煜突然被探知·中階吐槽,有些驚了。

“【探知·中階】解析了你簡介中的部分數據,獲得了‘升格’。”

“哈?不理解的東西再次出現了。”蘿莉歪頭.jpg。

“告知:你無需理解,隻需知道【探知·中階】可自行演化,且會一直更新上限。”

“哦,那我不問了,你還真是傲嬌呢~”瑾煜有些不滿道,這年頭技能都會對主人耍小性子了。

“對了,探知·中階,有冇有什麼方法可以將我這些不需要的技能去掉或者再利用嘛?”瑾煜迴歸正題道。

“可通過技能貞潔來達到這一功能。”

“可以直接學嗎?”瑾煜頓時來了興致道。

“告知:需要十二萬靈力學習技能貞潔。”

瑾煜眼前一亮道:“居然剛好夠誒!那我學一個,這一堆無用的技能看著挺煩躁的,分解剩下的靈力就升級你自己吧。”

“【探知·中級】已吞噬十二萬靈力,吞噬技能小冰刃,抵扣三千靈力、吞噬技能冰風暴,抵扣六萬靈力、吞噬技能飛行,抵扣三萬靈力……”

瑾煜目瞪口呆的望著自己技能麵板後一個接一個消失的技能,以及在後台‘胡吃海喝’起來的探知·中階,驚呆了。

“【探知·中階】已吞噬技能琉璃甲,抵扣三萬靈力,靈力要求已達到,【探知·中階】自動升級為{探知·高階},瑾煜你是個憨批。”

“???”瑾煜依舊滿頭問號,自己這是被技能給罵了?

瑾煜的三觀崩塌了,這年頭,連個技能都這麼智慧了,等等……她剛剛是叫自己瑾煜?不是宿主亦或是主人?

“探知你有自主意識了?”瑾煜又驚又喜。

“我不是都說了我會自主演化嘛,瑾煜憨憨。”

“啊!絕了。”瑾煜頭一次見到比屑妹妹還要屑的傢夥。

不過,這樣挺好的,至少不是孤孤單單一個人,瑾煜有些欣喜道:“探知你變了,變得不再單純了,連你也充滿了套路。”瑾煜吐槽道。

“根據宿主的記憶分析,宿主你也變了,變成了女生,還是蘿莉,還動不動就哭,還那麼矮,還可能會被妹妹欺負,還小命難保。”{探知·高階}一刀又一刀的直戳瑾煜最痛處。

瑾煜一時間無言以對,雙眸再次蘊滿淚水,一副彷彿隨時就要哭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