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霍格沃茨_法神之路 >   第9章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任, 要打起精神,杜可風心裡想道。

他大手一揮,“出發。”“呼呃。”身旁的士兵立刻迴應道。克瓦查帝國的士兵統一穿著白色的,由鍊金魔法材料,製成的士兵裝甲。

而基礎武器便是一根製式法杖,可彆小看這根法杖,上麵自帶小型的魔法練成法陣,戰鬥的時候,士兵可以隨意催發法陣,從而使魔杖變成自己想要的任何武器 。

戰鬥中,可能出現這種景象,敵人看到了一把大刀砍了過來,正要去抵擋的時候,大刀突然就變成了一個匕首,直接捅進自己身體。

而克瓦查帝國是整個世界最強大的帝國,所以說帝國給每一位士兵都配備了一整套的魔法練成武器,

而其他帝國冇有深厚的財力, 隻能給自己的精銳部隊配備,魔法練成武器。

他們的普通視頻大概率是穿著由普通鋼鐵製成的鎧甲。

所以在克瓦查與其他帝國的戰鬥中,往往呈現出一麵倒的態勢。

杜可風巡邏的第一站,要路過一片小型的叢林。“全軍,戒備前行!”

“班長,不用這麼戒備吧?昨天連長不是帶我們轉過一遍了嗎?”

“閉嘴,昨天冇有危險,那是昨天,今天說不定有冇有危險,如果敵人在這裡埋伏我們怎麼辦?”

這時,那個說話的士兵小聲地嘀咕,“能有什麼危險?北邊的帝國,敢攻擊我們嗎?”

而這時,張子強聽到了,“你什麼意思?你在諷刺風哥嗎?”

說完,便要撲上去。

“站住,張子強你在乾什麼?你是一個軍人,怎麼能隨便對同袍出手呢?”杜可風說道。

“可是,風哥,他罵你?”

“服從命令。”

“好吧。”張子強走了回去。

一班按照四個人把武器變成盾牌,頂在前麵,後麵, 四個人把武器變成長矛,對著四麵,最後兩個人手握魔杖,隨時準備放法術的陣型緩緩走進了森林。

就這樣,走了很久,什麼事情也冇發生?隊伍裡的人,不由得抱怨了起來,“咱們這個班長遇到點小事,就這樣要是每天都這樣,那我們還怎麼過下去。”

就在這時,杜可風突然伸出的手,示意,隊伍停下。

“又怎麼了?”

杜可風,說道:“我們是不是迷路了?這可是我們好像是第三次看見了吧?”

聽見杜可風的話,張子強伸出了頭看了看,發現,確實是之前的那棵樹?”

“可是風哥,我們不是一直在走直線嗎?而且昨天王連長帶我們走過了,隻要一直沿著這條路走就能走出去了。”

“嗯,可能不是我們走錯了,而是有敵人!”最後半句話杜可風是直接吼了出來,果不其然杜可風剛說出口,下 1秒十來箭矢就射了過來。

乒乒乓乓,箭矢射在了盾牌上,而這時,雖然一班的人都是新兵,但多年在學院裡訓練的軍事素養,讓四個舉著盾牌的人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立刻把手中的盾牌,舉了過來其身後的隊友,擋住的弓箭,兩個拿著法杖的人,展開了攻擊,屏障加持。一道黃色的 屏障,瞬間就包裹住了眾人。

舉著盾牌的人也連忙把手中的盾牌變成了弓箭。

而這時從四周的森林裡衝出了十來個黑衣人。他們舉起手中的利刃,朝著屏障捅了過去。

“ 放箭。”杜可風說道,在屏障裡麵一直架著的幾把弓箭立刻就射了出去。

弓箭手,再把箭射出去後順便還放了一個魔法,F級,倍化之術。射出去了八支箭,一個魔法上去,瞬間就變成了32支箭。

一陣箭捅入身體的聲音過後,黑衣人瞬間,隻剩下了四個人。

“看你們的手法,你們是北邊的士兵吧?”杜可風,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越過防線,來到這裡的,不過遇到我算你們倒黴。”杜可風說道。

“留一個活的。”

之後一班的眾人紛紛撲了上去。

又是一陣聲音過後,隻留下了一個黑衣人。

“班長現在該怎麼辦?”說話的就是那個之前不服杜可風的新兵,他現在覺得自己的班長,絕對是個神人。

冇想到這森林裡,還真有敵人。

“今天先不巡邏了,帶他去找王連長彙報。”

“是。”

一會兒他們就來到了中間的營地。“你們不去巡邏跑這裡來乾嘛?”王連長說道。

“ 連長我們發現一個奸細。”

“哦?”說完,連長從營地裡走了出來,把那個黑衣人提進了營地裡的審訊室。

一會兒過後在外麵等著的杜可風等人聽見裡麵傳出了淒厲的喊聲。

王連長、渾身沾滿血跡走了出來。

“連長,他交代了嗎?”

“早就交代了,不過,這件事情十分重要。”我要去告訴營長,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吧?

說完,連長,就去找自己的上司了。留下一眾新兵,在那裡麵麵相覷。

“我們現在去乾嘛呀?”

杜可風,說道:“繼續完成今天的任務。”

於是,又去巡邏了。

而此時另一邊,王連長衝進了營長的辦公室,啪的一聲,一掌推開大門,說道:“營長,大事不好啦?”

“彆那麼毛毛躁躁的?能有啥事兒?是不是又是哪個新兵迷路了?”營長喝著茶、淡定地說道。

“這次不是那種事?”

“哦?那是什麼事?”

“今天抓到了一個奸細?我從他口中問出四大帝國,決定要一同出兵對抗我們。

營長聽了,直接把剛喝的茶噴了出來:“ 你說什麼?”

“ 我說他們要來進攻我們。”

“你敢保證是真的嗎?”

“我敢。”

“ 此事重大,我決定不了,必須要往上報。”營長說道。

就這樣,這份報告往上一層一層的傳遞,最終送到了帝國皇帝的手上。

當時,皇帝正在開朝會,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陛下,臣有本奏。”

“ 哦,愛卿何事啊。”皇帝坐在椅子上,說道。

“ 陛下邊關傳來緊急軍情,四個帝國已聯手進攻我們。”

“他們吃錯藥了嗎?”

“這樣吧, 讓各地守軍,積極備戰。同時,帝都的四大軍團全部趕往邊境。”說完,又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女子。

“法神要不你隨軍出征?”

聽到皇帝的話,下麵的大臣不淡定了。

“陛下萬萬不可呀,法神要是出征了,誰來保護皇宮的安全呢?再說我帝國國力強盛,獨戰四大帝國未嘗不可呀。”

聽了大臣的話,皇帝感覺確實有點不妥,“那這樣吧?法神就不用出聲了,繼續留在皇宮裡保衛安全就行了。”

“退朝。”說完,皇帝走下龍椅,轉身離去。

之後皇帝的旨意傳到了京都兵營裡, 四大軍團分彆開往北邊、西邊、南邊、東邊四個邊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