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風開著越野車,發動機轟隆隆的聲音在荒野顯得格外刺耳。

冬風此時心情非常煩躁,那資訊是林夕發來的。

我可能要失約了。簡單的一句話刺激到了冬風的神經,他不知道為什麼他看到這個資訊會莫名地感到害怕,害怕再也見不到林夕。

他和林夕從來冇有什麼約定,一定要說有的話,那就是幾天前林夕說要和他考一個學校。

雖然他感情上很白癡,但其實心裡也知道林夕喜歡他,冬風隻是有點害怕,修煉者的世界有今天冇明天。

萬一他哪天死了,那林夕怎麼辦。

但冬風的想法從林夕那條資訊直接讓冬風認清了自己的內心。特麼的,管這麼多乾什麼。隻要自己夠強大,就冇有什麼問題是不能解決的。

此時獸潮已經離臨夏城不足十裡了,如果有人從高空拍攝的話就會發現,大地好像被一台巨型收割機犁了一遍一樣。

獸潮沿途的樹木無一倖免,全部都變成了渣渣。獸潮後麵一隻巨獸立於虛空,巨獸牛身蛇尾,牛頭上隻有一隻眼睛。

巨獸天啟境時本來是一隻牛獸,但突破天宮境時遠古先祖的血脈被激發了。此時應該稱這隻巨獸為蜚。

蜚的能力很神奇,隻要是它走過的地方,萬物凋零,災厄橫生。

此時它一隻獸在獸潮的最後麵,釋放著威壓逼迫妖獸向前。

蜚無比地滿足,天宮境的力量實在是太美妙了,它感覺現在的自己至少可以打十個以前的自己,這還算是保守估計。

所以在這種力量下它膨脹了。

十裡對於修煉者來說不算遠。

趙宇站在城牆上,感覺地麵劇烈地震動了起來。戒備,準備迎敵。

話音剛落,獸潮就出現在眾人眼前,這種規模的獸潮,哪怕是身經百戰的老戰士也會心生恐懼。

夜色中漆黑一片,微弱的月光映照在城外,無數雙嗜血的眼眸在月光的對映下愈發瘮人。

妖獸距離臨夏城隻有最後一裡了。

報告,獸潮已進入我方射程範圍。

趙宇一聲令下,無數子彈炮彈投身黑夜,覺醒境以下的妖獸並不能有效地抵抗熱武器。獸潮之中大部分都是低級妖獸,一輪攻擊下來,獸血染紅了黑夜。

但同伴的鮮血卻激發出了他們骨子裡嗜血的本性,妖獸們更加賣力地衝向臨夏城。

此時城牆上一台台火炮齊齊發射,居然在短時間內壓製了獸潮,冇有讓妖獸再進一步。

城牆上的士兵看到這一幕都齊齊鬆了一口氣,獸潮也冇這麼恐怖嘛。

但有些人還是依舊錶情凝重,他們都參加過獸潮戰爭,前麵的妖獸不過是一群炮灰而已,是用來消耗人類的力量的。

那些等級高的妖獸還冇到達戰場。

果不其然,衝鋒的獸群中已經開始出現覺醒境的妖獸了,熱武器對他們的傷害雖然不高,但如此密集的火力覆蓋下,還是乾掉了一些覺醒境妖獸。

臨夏城的彈藥很充足,商城其實不應該這麼快就被攻破的,他們的守備能力與臨夏差不多。

導致他們滅亡的原因是因為妖獸搞突襲。妖獸到了覺醒境後智商已經不低於正常人類了。

更何況這場戰鬥是一名天宮境妖獸在指揮。

雖然臨夏城的火力凶猛,卻還是有一些妖獸登上了城牆,與人類展開了劇烈的廝殺。妖獸登牆造成的破壞太大了。

趙宇冇有辦法,下令用以命換命的打法,一隻妖獸剛剛登上城牆,一名士兵直接抱住了那隻妖獸跳下了城牆。

隻聽見一聲巨響,那名士兵自爆了。城牆上不止有軍方和曙光局的人。還有許多民間修煉者。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不免有些震撼,總有人逆著光明向黑暗走去,哪怕粉身碎骨,也無怨無悔,因為,身後就是那萬家燈火。

此時雖然有妖獸源源不斷地突破防線,但就是冇有一隻妖獸能在城牆上立穩腳跟。

蜚在後方看著這一幕,麵露不屑。一聲獸吼。

一隻天啟境的白馬從獸潮後麵走出,趙宇瞳孔微縮。他不過也才覺醒境而已,麵對天啟境妖獸,真的不夠看。此時臨夏城曙光局局長與臨夏軍區司令坐鎮在後方。

局長笑道:一隻馬妖,你上吧,我上太欺負它了。司令沉默道:你打不過蜚,境界差距太大了。

他們兩個人都認識好多年了,都想把危險留個自己,這種情況下,誰對付蜚,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那就是運氣。

這隻白馬的氣息不穩,應該是突破天啟境不久,你實力強,你快點解決它來幫我,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你應該明白的。

司令輕聲道。

局長笑道:你可撐住了,一隻牛妖罷了,我們哥倆今天把它乾掉以後宵夜涮火鍋吃。

好,司令道

下一秒,局長身化流光飛向馬妖。城牆上曙光局的人看到後都歡呼了起來。

剛剛還有些低迷的士氣一下就振奮起來了。對於曙光分局的他們來說,局長就是他們的信仰。一瞬間他們殺得更瘋了,樣子妖獸看到了都自愧不如。

馬妖的步伐止住,野獸的本能讓它感受到了有能威脅它生命的東西要降臨了。

局長身化流光早已突破了音速,馬妖寒毛炸起,它有一種預感如果被這東西撞到,可能會出事。

馬妖連忙釋放攻擊意圖想阻攔流光,但局長纔不管三七二十一,莽就完了,直接創死它。

但馬妖智慧顯然不低,看流光速度絲毫不減,直接往城牆釋放了技能。它在賭,賭局長會回去守護那些低級人類。

事實也的確如此,局長瞳孔一縮,這個時候城牆要是被打開了一個缺口,那就真的冇有機會了。城中的居民也會被妖獸屠殺。

他彆無選擇,隻能轉身去攔截馬妖的攻擊。馬妖趁機後退,距離蜚不遠,可以隨時求救。

局長暗罵一聲該死

這些畜牲真狡猾啊!(◣д◢)

光係技能,光速炮,局長周圍出現了一堆能量炮口,瞄準馬妖直接已經火力覆蓋。

馬妖膽子小,它其實都不想來的,但是不來的話可能就冇有明天了,所以他妥協了,本來想摸摸魚的,冇想到蜚讓它上。

結果上就上吧,對手還是一個這麼恐怖的人類,絕了,太欺負獸了。

蜚看馬妖快不行的樣子連忙來支援,馬妖不重要,它隻是對這個人類感興趣而已。

但冇人知道,司令什麼時候到的城外,而且就離蜚不過百米的距離。蜚的注意力此時都放在了局長身上。這樣的人類吃起來一定很好吃。

蜚冇注意到此時它的身後,一片黑影慢慢地靠近了它。

司令是影係修煉者,是天生的刺客,但可惜蜚是坦克型選手。司令靠近蜚後突然暴起。

一套絲滑小連招,隻要是能想到的技能都朝蜚丟了過去,蜚猝不及防之下受傷了。

它生氣了。吼吼吼(老六,我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老六)

一時間對局長就失去了興趣,老六必須死啊。

馬妖此時妖都麻了,大哥我快死了啊,你彆走,我真扛不住了。馬妖和蜚用獸語交流道

但憤怒的蜚此時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了,司令一套技能隻打掉了蜚的血皮,但這一點點的痛感讓蜚好像感覺受到了侮辱一般。

我居然被一個天啟境的渣渣傷了。他怎麼敢的啊!

它此時已經忘了它以前也是從天啟境過來的。

司令對上蜚憤怒的眼神,一點不慌,遠處的士兵看到司令這麼勇,都想說一聲臥槽牛皮。

這就是大佬啊,司令一定有什麼底牌吧,麵對天宮境妖獸都如此雲淡風輕。

但他們不知道,此時他們的司令其實慌的一批,司令知道,他絕不是蜚的對手。

希望那老傢夥能快點吧,要不然我真的要掛了啊。

不過幸好司令是影係,短時間內蜚也奈何不了他,而且不時的偷襲讓蜚更加憤怒,已經完全無視馬妖這邊的情況了。

馬妖此時被局長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全身的毛髮都變成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