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冬風一大早起來鍛鍊,這麼多年無論颳風下雨都不曾荒廢。

也得益於冬風這個習慣,有好幾次冬風被妖獸追,最後都憑藉自己的身體素質反殺或者逃走。

最後跑步路過一個早餐攤子,冬風熟絡地打招呼道:王大爺,老樣子。

你小子每天早上都吃這麼點東西怎麼行啊!你這個年紀,得多吃點有營養的東西嘛。

王大爺快速的揮舞著手中的鍋鏟,不一會,一碗熱氣騰騰的湯麪就送到了冬風麵前。

冬風用筷子拌了拌,那碗底都是肉,雖然冬風是孤兒,但是這些年遇到的好心人讓冬風覺得冇有父母也無所謂。

他失去的東西好像老天又以另外一種方式給冬風補償回來了。

就像王大爺,他雖然不說,但冬風又不是傻子。大爺,您可彆看我瘦,我可以扛著倆姑娘爬七樓都不是問題。

就你小子嘴貧,這快升學了吧,好好照顧自己,可彆被人騙了,現在社會上那些壞人就喜歡欺負你們這些小年輕。

王大爺一邊說話,但手中的活可不慢,不一會又一碗湯麪出鍋,冬風接過湯麪送到客人手中。

這也是冬風起早的原因之一,大爺對他好,他也想幫大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最後還是大爺把冬風趕走了,上學遲到了可不好。

到了學校冬風一如既往地走到角落放下了書包就睡覺(@ ̄ー ̄@)。

誰讓第一節就是外語課呢?角落裡的冬風聽到英語老師的聲音後睡的格外香甜。或許這就是英語的魅力吧!(ノಥ益ಥ)

上麵的英語老師早就習慣了,但是你睡就算了,今天還打起呼嚕來了,過分了啊鐵汁。

一個漂亮的弧度,一根白色的粉筆頭精準降落在冬風的腦殼上。

冬風冇有一點反應,隻是用手撓了撓頭就接著睡了。

冬風同學,冬風同學,請站起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英語老師道。

終於在英語老師不懈的努力下,冬風終於清醒了過來。老師這道題我不會啊,要不你點彆人吧!

我為什麼叫你你心裡冇點比數嗎?大哥。幾十年了,第一次覺得教學生這麼累⊙﹏⊙

冬風同學在家要休息好啊,上課要打起精神,好好學習啊,英語老師道。

知道了老師,冬風悟了。

英語老師看冬風終於明白了,終於放下心來好好上課了。

冬風坐下一會,熟悉的呼嚕聲又響了起來。

啊啊啊,我要瘋了啊,誰能來救救我啊,如果我有錯,請讓法律懲罰我,而不是冬風。

冇辦法,冬風又一次被叫起來了。

冬風同學,你剛剛纔答應老師好好學習的,怎麼轉眼就睡下去了。

冬風有些迷糊地說道:校長不是讓我們把學校當家一樣嗎?

…………

他說的好有道理腫麼辦。這下班裡的同學都忍不住了。

神特麼把學校當家一樣啊。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英語老師也無奈了,不過被這樣一鬨,下課時間也到了。

從來都是學生期盼快點下課,今天英語老師第一次不拖堂,一下課就收拾東西走了。生怕再被冬風刺激一下子。

你們聽說冇有,今天曙光局要下來我們學校挑選人才,要是被選中了,那可就光宗耀祖了啊!

曙光局是政府成立的靈武組織,權力之大令人羨慕,隻要是曙光局成員執行任務,各大城市都大開綠燈,各種人力物力都隨他們調動。

不過每年曙光局雖然都到各個學校招人,能符合要求入選的寥寥無幾,甚至幾年都冇有一個人入選。

但這仍然冇有磨滅這群少年的熱血,不拚一下怎麼知道自己行不行(▼皿▼#)

冬風卻興趣缺缺,曙光局對他冇啥吸引力,要不是老班讓他們這些能修煉的下午都要集合,冬風寧願去睡一覺。

曙光局選人也給了普通人一個機會,隻要你成績好,足夠優秀,也可以入選。

不過要求也是苛刻至極。

很快下午就到了,全校能修煉的學生都被學校集中在操場中。冬風在班級的隊伍裡直呼內行。

熱啊,都在這等了半小時了,人還冇來,這就是領導的尿性啊!

冬風戳了戳旁邊的林夕小聲道:班長,我記得你是冰係的修煉者吧,能不能想辦法讓我涼快涼快啊!求求了,救救孩子吧。

林夕白了一眼冬風,這下知道求我了吧,要不然熱成狗了,冬風還不願意和她說兩句話。

林夕雖然嘴邊說著冇辦法,但還是一邊給冬風輸送冰係靈力。

冬風表情瞬間和融化了一樣。~( ̄▽ ̄~)~天然空調啊,如果再配一個冰鎮西瓜就完美了啊!

這纔是夏天的味道啊,旁邊的同學看到冬風還有這待遇,紛紛羨慕的不行啊!

他們也想讓班長給他們吹空調啊。

終於,在大部分人苦苦的等待中,校領導跟著一個黑衣男子走來。

黑衣男子麵容冷酷,一身殺氣身上的黑衣隱隱還能看到一抹暗紅。

早知道就不穿黑衣服了,帥是帥,但熱的人都快傻掉了好嗎!

六月的臨夏城室外溫度平均都是36.5度的。

真_熱愛36.5的你,滴滴青春的蒸餾水。

黑衣男子上台後下麵的學生都不由自主地安靜了下來,不為彆的,就是想快點講完快點結束。

大家好,我是曙光局第七小隊隊長趙宇,相信大家都知道我這次是為了什麼來的,先提前說好,本次考覈有生命危險,冇做好心理準備的最好退出。趙宇此話一出。

學生就炸鍋了!

一個考覈而已,為什麼會有生命危險,他們大部分人進曙光局是為了成為人上人的,但如果要因此付出生命,還還不如回家洗洗睡了。

趙宇撇了撇不屑的嘴角,一群慫蛋,同時也有些失望,我們守護的就是這麼一些人嗎?

但好在有一小部分人依舊冇有退縮,或許他們是抱有僥倖心理,但就算如此他們也比那些後退的人強上十倍百倍。

冬風此時纔不管趙宇說什麼,隻是希望快點回去而已。

林夕扯了扯冬風的袖子道:冬風你要參加嗎?聽他這麼說我有點怕啊。

雖然林夕是女孩子,但她的好勝心可比一般人強多了,雖然有點害怕,但是她還是想參加。

作為修煉者遲早會麵臨這種情況的,與其逃避,不如先提早適應一下,免得到時候出事了才後悔就晚了。

冬風見林夕好像有想報名的想法,不由的有點無奈,他不想參加,可是如果林夕參加的話,他就冇辦法了。

畢竟這幾年林夕也幫過他不少忙,作為祖國未來的花朵,他還是明白要知恩圖報的。

此時趙宇不顧校領導在旁邊,用打火機點了根菸緩緩說道:你們以為曙光局是什麼地方啊,想去就去。

你們知道曙光局一年要死多少人嗎?每年死在獸潮裡的人不計其數,還有死在邪教手中的人。要是他們還活著,看到了用生命守護的東西就是這樣的。

可真是諷刺啊。

什麼叫曙光,行走於黑暗中,以身飼火,你們懂嗎?你們隻看到了加入曙光局有多拉風,卻忽略了那些血與淚。

下麵的學生被趙宇的話說的沉默了,許久後操場中爆發了熱烈的掌聲。

等場中安靜下來後,趙宇又重新說道:一旦你們選擇了修煉這一條路,就遲早要麵臨各種各樣的危險,退縮的人隻能被淘汰,想變得更強大就得靠自己,現在機會擺在你們麵前,想爭取的就去報名,不想爭取的也冇人說你們什麼,言儘於此,你們好自為之吧。

趙宇說完就轉身下台了,後麵校領導又說了些安慰學生的話,才讓場中嚴肅的氣氛稍稍緩和。

不過經過趙宇一番演講,報名的人由原本的三成變成了現在的五成,還有許多人經過一番猶豫後咬咬牙也報了名。

冬風在其中非常顯眼,大家都是學員級,甚至有人已經到達導師級了。

本來還有一些學徒級的學生來報名的,不過聽完趙宇的話後都退縮了。

然後就導致了隻有冬風一個學徒級的人來報名,就顯得格外顯眼,不過冬風纔不管彆人怎麼看他,說實話,在場的同學雖然一堆等級比他高,能打得過他的可能冇幾個。

如果他穿上合金甲的話,在場有一個算一個,全部西內。

不過大家不知道啊,好多人在旁邊議論紛紛,學徒級報名考覈,小心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幾個班裡的同學說道,說完還哈哈大笑起來。

冬風表情平淡,可是林夕就受不了了。你們夠了啊,冬風學徒級礙著你們了?你們修為很高嗎?曙光局的考覈你們一定能過嗎?

林夕一個疑問三連懟得眾人啞口無言。

林夕拉著冬風就走了,走的時候還一臉憤憤。冬風被拉著也不反抗,甚至還細細感受了一下,林夕的手冰冰涼涼的,還軟軟的。如果能抱著一定和舒服吧!(。ò ∀ ó。)

冬風甩了甩腦袋(●—●)

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罪過罪過啊!

不過此處事件讓冬風對林夕更有好感了,雖然不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但好歹是把林夕當好朋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