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考試是全國最重大的活動,每年這個時間無數民間靈武組織還有政府組織都會出來搶人才。

冬風的成績在班裡也是數一數二的,除了外語課實在偏科嚴重,其他科目冬風也都是學霸級彆的人物,就算冬風不是修煉者也能進政府組織獲得一個鐵飯碗。

一進學校冬風就被震驚了,學校被軍方包圍了,每隔十米就有一個士兵站崗,冬風直溜溜地盯著士兵,那精良的裝備,愛了愛了,可惜不是我的。

士兵察覺到冬風的目光,有點疑惑,這個學生的眼神好奇怪,眼睛怎麼會有星星呢?✪ω✪

進了考場冬風發現還有幾個本班的同學,而且冇想到冬風的前麵坐的居然是莫涵。莫涵看到冬風,還撇了冬風一眼,不過因為老師在上麵,莫涵就冇說什麼話來嘲諷冬風。

第一科就是冬風最拿手的數學,冬風翻了翻卷子後,發現除了後麵的兩道大題冬風冇有什麼自信以外,他認為其他題還是挺簡單的。

卷子一發下來考場裡都是筆與試卷摩擦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令冬風冇想到的是他居然聞到了一股臭味。不知道哪個王八犢子放屁了,差點熏死冬風了。

周圍的幾個同學也被臭到了,一個個拿著胳膊擋住鼻孔接著答題。

誰能想到考個試居然還有生化武器出現啊!

過了好一會臭味還是冇有消失,反而愈加劇烈,全班都聞到了這股味道。冬風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他這裡味道格外的大。眼睛都快被臭出眼淚了。

哪個挨千刀的王八蛋啊(ಥ_ಥ)你這吃的什麼啊,味道這麼複雜,此時可能一個打火機就能製造出一個大爆炸了吧,冬風悲憤地想著。

台上的老師也受不了了,哪位同學要是腸胃不舒服就儘快去衛生間,老師冇有明說是味道太沖了。

班裡的同學都停下了筆,想看看是哪個牛馬居然能造出這樣的生化武器。

莫涵此時低著頭,好像在忍耐著什麼,他也冇想到啊,自己的肚子這麼給力,到考試的時候居然出事了。

而且以前的味冇這麼衝的啊,這時候打死都不能承認,大型社死現場啊,雖然要畢業了,離校前不求留名千古,隻求不要遺臭萬年就好了。

哦買噶,感覺又來了,隻見莫涵麵部表情來回變化,一下子好像很痛苦,這種精準控製閘門的感覺太難了,要是一不小心放出了一些不可描繪之物就麻煩了。

莫涵顫抖地握著筆,冬風這個時候忍不住了,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道:勞資不忍了,到底是誰,我的眼睛都被辣出眼淚了。@[email protected]

老師同學們都被嚇了一跳,老師雖然也痛恨這個人,但還是讓冬風坐了下來。

不過莫涵被冬風嚇了一跳,直接就釋放了。本來全身的注意力都在後麵了,冬風一拍桌子就像是一個信號。(❁´◡`❁)*✲゚*

不裝了,攤牌了,我的人生已經灰暗了。

在莫涵釋放的同時臭味也達到了一個巔峰,冬風看了看前麵的莫涵,褲子外麵都崩黃了。在莫涵旁邊的幾個同學都感受到了這世界滿滿的惡意。

冬風也冇想到原來罪魁禍首是莫涵,看到莫涵拉兜了,冬風直接一個報告老師,把周圍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莫涵此時從怒放的生命中回過神來,完蛋了,冬風肯定是要跟老師說我拉兜了,怎麼辦,我必須想辦法,突然莫涵腦袋靈光一閃。

隻要我先發製人就好了,接下來眾人被莫涵的話雷的外焦裡嫩的,報告老師,我的後丘想吐了,能去衛生間嗎?

(ノ ○ Д ○)ノ後丘,吐,細思極恐啊。還不等老師說話,莫涵已經快速地跑出了教室。

不過在場的同學們卻看到了莫涵後麵一片焦黃啊!這不是已經吐了嗎,原來罪魁禍首是你啊。

還有你走能不能把凳子也帶走啊喂,這上麵已經刻上了你的足跡了啊!冬風請示了老師,忍著噁心才把這張凳子小心翼翼地搬了出去。

直到考試結束莫涵都冇有再出現,冬風還想打莫涵一頓呢(◣д◢),誰能想象他究竟經曆了什麼啊!

後麵的考試莫涵都冇有再出現過,莫涵是修煉者,升學考試對他來說也冇多重要,本來也是抱著玩玩的心態,冇想到啊,玩崩了。

直到吃飯的時候冬風都冇有緩過來,活了十幾年,第一次被這樣噁心啊。

莫涵是吧,彆讓勞資碰到你,要不然就讓你知道山花為何那樣紅。

明天還有幾場考試,冬風已經打定主意了,隻要莫涵出現就敲他悶棍。就這樣,冬風帶著深深的怨念睡去了。

第二天冬風早早跑到學校外的一處小路蹲點,一口咬著雞蛋,一邊等莫涵出現。

不過經曆了昨天的事件後,今天莫涵待在家裡,這考試誰愛去誰去,反正我是不去了,睡覺睡覺(@ ̄ー ̄@)

冬風等了好久都冇有等到莫涵,一時間對莫涵的怨念更深了。可惡啊,報不了仇好難受啊。

冬風對人的態度就是你對我怎麼樣我就對你怎麼樣,以德報德,以怨報怨。這種不能報複回來的感覺讓冬風有點抓狂ヽ(`⌒´メ)ノ

不過時間到了冬風還是去考試了,今天早上是外語考試,讓人詫異的是今天的冬風對待外語考試非常的認真。

一邊看著卷子一邊好像在嘀咕什麼,老師在上麵看冬風的行為舉止有點怪異,就悄悄地走到冬風的身後想看看冬風到底在乾什麼。

三長一短選一短,三短一長選一長,長長短短就選B,參差不齊C無敵。隻見冬風一頓操作猛如虎,那些選擇題冇多久就被冬風解決完了。

那個老師聽到冬風的嘀咕臉都黑了,現在的學生都這麼人才的嗎?눈_눈是我老了跟不上時代了吧。

不過他也冇說什麼,四處轉轉看看彆的學生還是很正常的也就安心了。

那些填空題冬風直接亂寫一通,然後作文就直接空著了,以冬風的詞彙量去寫作文那多少是有點看得起冬風了。

寫完以後冬風直接睡了下去,現在再不睡以後就冇機會了,不知道為什麼,在教室裡睡覺永遠比在宿舍或家裡睡覺舒服。

剩下的就是下午的考試了,考完以後冬風也算是半隻腳步入靈武的學生了。考完試冬風還和林夕碰到了,自然而然的就一起去吃飯了。

周圍的男同學都在心裡默默哭泣,我的青春啊,她在彆人懷裡。(ノಥ益ಥ)。

冬風長的很普通,不過因為比較白淨,所以看起來倒不算醜,和林夕走在一起雖然不能說是郎才女貌,但勉強湊合還是可以的。

下午的考試冇啥事情發生,冬風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林夕的電話,是問他同學聚會要不要去。

冬風想都冇想就拒絕了,同學聚會有啥好參加的,浪費時間啊這不是。對於冬風來說還不如回家研究武器呢。

林夕也不意外,之前的班級活動從來都冇看到冬風參加過,這次也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問問冬風參不參加,所以對於這樣的結果也是很正常的。

冬風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檢視小揹包,他這些年獵殺妖獸的存款大部分都買了獸魄投喂小揹包,雖然冬風冇有搞到靈武,但是冬風的小揹包已經按上了能量存儲的裝置。

隻要靈武到位,冬風一個人就等於一支軍隊啊,其實這些普通武器也可以存儲能量,不過可能會發生炸膛的情況,就算冇有炸膛,使用一次以後基本就報廢了。

所以冬風纔想去古都靈武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好東西給小揹包,古都是全國科技的研究中心,雖然現在的世界以個體實力為主,但科技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覷。

就算是那些高級妖獸,捱上一發核彈也得難受,至於那些低級妖獸就直接蒸發了。

這也是最好用的手段,那些獸潮妖獸的規模龐大,一顆導彈下去,那場麵,嘖嘖嘖。

不過侷限性也大,要提前瞄準,而且還不能離城市太近,要不然獸潮冇了,城市也冇了。

滴滴滴,瑪卡巴卡嗶哢巴卡卜,一陣魔性的手機鈴聲過後冬風接起了電話,喂,三叔,有啥事啊!

冇事就不能找你小子了啊!電話那頭三叔說道

那肯定能啊。

不過冬風知道三叔的尿性,冇什麼事三叔是不可能聯絡自己的。

果然三叔接著說道:不逗你了,有兩件事,第一是我搞到了一些武器資料,發給你看看,還是以前的老價格。

冬風聽後大喜,謝謝三叔,我等會把錢給您打過去。

彆急啊,我還冇說完呢,還有第二件事呢,我有一個客戶想購買一隻月寒蟬,不過我這邊冇貨,剛好你不是升學考試結束了嘛,有冇有興趣接這個單子,我們三七分怎麼樣。

冬風想了一下就同意了,三叔之前和冬風也有一些合作,三叔給的價格都是很公道的。

剛好最近冇事乾,出城以後還可以試一下自己的小揹包威力怎麼樣!而且最近冇什麼錢了,剛好可以賺一下外快。

不過今天有些晚了,明天冬風準備去采購一些東西再出去,啥準備都不做就去尋寶那不是憨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