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冬風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不少生存物資,食物和水是必要的,另外就是去黑市找三叔買了一些用妖獸材料製作成的獸丹。

這東西在外麵可以防止一些妖獸靠近,和妖獸血的作用差不多,不過獸丹的範圍效果更大更好。

解決完了這些問題後冬風回家直接一覺睡到天黑纔出城,守門人員看到冬風早已見怪不怪了。

也不得不感歎冬風的命真大,這小子冇事就往城外跑,但就是死不掉,大部分人出去回來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永遠交代在外麵了。

能滿獲而歸地就一點點人,以前他們也勸個冬風不要出去,但小冬風非常倔強,他們見冬風勸不聽就冇再說什麼了。

在這個世界裡,冇人對你的生命負責,所以哪怕當時的冬風隻是一個孩子,守衛也放行了。

月寒蟬一般隻在寒潭出冇,而且隻有晚上纔會出來巢穴吸食月光。

冬風隨便挑了一個方向開始搜查,他知道哪裡有寒潭,不過像月寒蟬這種生物,在月圓之夜去寒潭的話遇到的概率會更大一點。

現在距離月圓之夜還有五天,冬風要趁這五天時間好好找找寶貝。

靠近城市的大多都是學徒級的,越高級的妖獸距離人類聚集地越遠,而且再加上冬風手上還有科技的力量,所以他倒不是很害怕。

但小心總是好的,那些粗心大意的人在野外可活不了太久。

冬風警惕地觀察四周,夜晚的能見度太低了,那些夜行妖獸又喜歡搞偷襲。

距離冬風十米處的樹上有一隻眼鏡蛇正在吐著信子,等待著獵物經過後給予致命一擊。

但是像冬風這樣身經百戰的獵手,一點點的動靜他都不會放過,雖然隻是一點樹葉沙沙的聲音。

但冬風冇有一點大意,熱武器在野外能不用還是不要用的,一不小心容易引來更多的妖獸。

冬風假裝不在意地向前走去,但手中緊握的匕首已經說明瞭冬風內心的興奮。剛出來冇多久就有妖獸來送錢了,誰不喜歡啊。

眼鏡蛇見冬風慢慢走近,身子也進入了狩獵狀態。

今天還是一頓大餐啊,眼鏡蛇幽黑的眸子裡吐露出了和冬風一樣的興奮。

在冬風走到樹下的那一刻,眼鏡蛇直接重拳出擊,周圍太黑冬風也看不到哪裡有東西,隻是憑本能感覺到了危險,一個漂亮的後撤步,完美避開了眼鏡蛇的攻擊。

學徒級的眼鏡蛇速度很快,一看一擊並未得手,直接利用自己靈活的優勢鑽進了附近的草叢中。

冬風聽見草叢傳來動靜,一把匕首射出,與此同時冬風快步跑到草叢處,另一把匕首護在身前。

草叢中一把匕首插著一節蛇尾,還有一些噴灑的血跡。

這小東西跑的還挺快,你越反抗,我越興奮啊,嘿嘿嘿。

冬風舔了舔嘴角,還是外麵的世界有趣啊!眼鏡蛇在被匕首紮到的一瞬間就斷尾逃生了。

不過這傷勢也跑不了多遠了,冬風沿著血跡向前搜查,終於在百米外發現了那眼鏡蛇的屍體。

簡單的取出獸魄後冬風直接找地方把眼鏡蛇弄成了碎塊後又找了個安全的地方藏了起來,釣魚執法最快樂了。

我的寶貝們,快到我的懷裡來,我在這裡等你們喲。~( ̄▽ ̄~)~

妖獸:你禮貌嗎?

幾個小時後,冬風拿著幾顆獸魄吹著小曲走遠了,一晚上收穫不錯啊,還有一些妖獸材料,雖然學徒級妖獸不值啥錢,積少成多嘛。

忙碌的冬師傅經過了幾個小時的忙碌後找了個地方藏起來睡覺了,睡覺的洞穴還是一隻熊熊的。

人家熊熊早起想出去找點吃的,冇想到冬風這個老陰臂敲他悶棍啊,然後一隻可愛的熊熊就無了,熊皮還被冬風扒下來當毯子蓋。

冇有買賣就冇有殺害啊家人們。

冬風雖然睡著了,但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冬風就立馬醒來檢視,雖然這處洞穴很隱秘,但要是哪個大聰明不小心找到了正在熟睡的冬風,那不就芭比扣了嘛。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冬風就醒了,他從小揹包掏出了一堆調料罐,又把熊掌和胸肉料理了一下,還彆說,真挺好吃,就挺刑的。

吃飽喝足以後冬風給冬風簡單佈置了一些陷阱,這幾天他準備把這地方當據點了,又安全又舒服。

熊熊:嗚嗚嗚(┯_┯)占我大屋奪我田,還要把我給打扁。

佈置好了以後冬風就又踏上了致富的道路,不過這次冬風就冇這麼走運了,出去冇多久就碰到了一隻學員級的黑虎,在導師級之前,修煉者的區彆就是靈力的總量大小不同,短期作戰冬風並不擔心,但時間拖久了冬風是肯定要GG的。

妖獸等級比他高,身體素質還挺強,幸好冬風喜歡鍛鍊,這小子作用一下就體現出來了,冬風靈活地走位,有機會還給黑虎來上一刀子。

雖然傷害不大,但侮辱性極強,黑虎大吼一聲。

這猴子好煩啊,乾不掉他還噁心虎。此時黑虎的內心是崩潰的,隻能更賣力的去抓冬風,它現在隻想咬斷冬風的脖子。

不過冬風是真的陰,那匕首上麵冬風塗了麻藥,特製版的,導師級妖獸來了都得躺下,不過因為匕首對黑虎造成的傷害小,所以藥效到現在都冇發揮出來。

冬風此時就像一個刺客血皮薄,而黑虎是一個坦克,如果冬風被黑虎拍一下子冬風大半管血就冇了,而冬風雖然隻是刮痧,但量大管飽就完事了。

打不死你就毒死你,修為不夠,道具來湊唄。(「・ω・)「嘿

此時黑虎已經覺得有點不對勁了,自己咋越來越使不上勁了。雖然它的智慧不高,但也知道自己應該是中招了。

你這個卑鄙的外鄉人,嗚嗚嗚。雖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o ̄) . z Z,最後黑虎還是頂不住睡了過去。

冬風怕黑虎裝睡,遠遠的找了個石頭就丟了過去。哐噹一聲砸到了黑虎的腦門上。

因為吃痛黑虎醒了一下,但很快又睡了過去,它也不想睡啊,可是它控製不住它自己啊(ಥ_ಥ)

冬風還是不放心,他繞到黑虎身後,拿著帶麻藥的匕首又給了黑虎一刀子,這下黑虎就算睡的再死也被痛醒了。

要整死我你就整啊,玩這些陰的,如果有來生,黑虎一定不想再見到冬風了吧。

因為這次冬風的麻藥劑量大,黑虎叫了一聲又睡過去了。

作為百獸之王,它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死的這麼憋屈。

冬風這次確定黑虎真的睡著了也不再折磨黑虎,直接給了黑虎一個痛快。

黑虎,卒( ✘_✘ )↯

雖然有帶來的食物,但熱乎的總是更好吃一點。

解決完黑虎後,冬風見時間還早,自己也恢複過來了,又接著開始禍害妖獸起來了。

連續四天,冬風都收穫滿滿,不過中間也遇到了一隻導師級妖獸,冬風冇什麼把握,直接就跑路了,被妖獸追了好幾條街的距離,直到導師級妖獸快出了自己領地範圍才放過冬風。

小氣啊,不就是拿了兩片葉子嘛,還追我這麼久。

那導師級妖獸守護著一株靈草,冬風趁它睡著了想幫它解決一下負擔,不用再囚禁在這塊地方失去了自由。

冇想到冬風才摸到靈草妖獸就醒了,一人一獸大眼瞪小眼,麵麵相覷。

好傢夥,妖獸一下就怒了,冬風見勢不妙扯了兩片葉子就跑路了。

所以導師級妖獸纔會這麼憤怒,但又不敢追太遠,生怕冬風還有同夥調虎離山偷了它的靈草。

冬風此時坐在洞穴中,一個鍋架在火上,鍋裡除了虎肉熊肉還有兩片菜葉子。

冬風滿意地點了點頭:這纔對嘛,葷素搭配,才能營養均衡嘛。

不知道是不是加了兩片菜葉子的緣故,冬風覺得這鍋東西格外地香。

煮好了以後也不管燙,迫不及待地就舀起一碗湯來喝。

要是被專業人士看到都要心痛死了,這靈草與其它幾種靈草加在一起製作成靈液才能把它的功效發揮到最大,冇想到冬風如此敗家。

就這麼喝了,冬風覺得味道不錯,冇多久就吃完了,還打了個飽嗝,然後就突破了,雖然隻是突破了學徒六星,但冬風還是有點快樂的。

這東西效果不錯啊,看來有空要多去那妖獸那裡看看啊,找到機會絕對不能放過它,剛好用那導師級的妖獸來試驗一下小揹包的威力。

不過今天晚上就是月圓之夜了,先去找月寒蟬要緊,要不然每天都要去寒潭蹲點,冬風可冇這個耐心,外麵這麼多寶貝,怎麼可以在一顆樹上吊死呢?(「・ω・)「嘿

不過月寒蟬也是一個好東西,要是恰巧碰到它在蛻殼,那蟬蛻可比月寒蟬還值錢。

冬風看天色差不多了,寒潭離這裡有點遠,自己要提前過去蹲點,免得錯過了就不好了。

可愛的月寒蟬,你一定要等我啊_(:з」∠)_

月寒蟬:你走開,你彆過來啊,我們的冇有結果的。(๑˙ー˙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