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風回到據點把東西回收到小揹包中,雖然他很快又是一個有錢人,但勤儉節約是冬風的優良美德。

這可不能忘,一個鍋也要幾十塊呢。

回到臨夏城冬風,明顯感覺氣氛緊張了許多,許多在外探險的小隊都回來了,城門的守衛力量至少比平常多了三倍不止。

冬風走到一個守衛麵前:大哥,請問一下這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感覺要打仗似的。

守衛:上麵通知我們,探測雷達發現有獸潮出現,臨夏城旁邊的商城已經被攻破了,全城民眾無一倖免,都淪為了妖獸的口糧。

什麼?冬風不可置信地說道:商城的守衛力量與臨夏城差不多,商城都扛不住,那這還玩個錘子啊!直接跑路得了。

據說這次獸潮是一隻新晉天宮境妖獸發起的。要不是這隻天宮境妖獸,商城也不會這麼快被攻破。

不過不用擔心,已經從彆的地方派遣天宮境強者來鎮場了,現在就看誰快了。

覺醒之上是天啟,天啟纔是天宮境,一般的城市配備最高力量都是天啟境,大部分小城市的城主最高可能才覺醒境。

天宮境整個天朝內也不過幾十人而已,到了天宮境,你不用導彈那熱武器根本打不出一點傷害。

可想而知天宮境的實力有多強大。

冬風與守衛聊完,回到熟悉的街道中,平時正好是人流量最多的時間今天卻寥寥無幾。

在外麵的人也是神色緊張,這幾天隻要是出去臨夏城的票都被搶完了,很多人都出不去。

貿然開車出去要是碰到妖獸可能會死更慘。

冬風手機出去的時候冇帶手機,回家打開手機一看,幾十條資訊。

林夕:冬風,獸潮要來了,我們家裡決定去彆的城市避難,我托關係多買了一張機票,你和我一起走吧。

冬風……好感動⊙﹏⊙

這時候都冇有忘記自己,這兄弟能處啊!

後麵的資訊都是問冬風去哪了,要是回來看到的話趕緊回訊息,林夕他們出發的時間就是今天晚上。

冬風冇有第一時間回林夕訊息,三叔也發了資訊,小子,獸潮要來了,我這生意要收了,你回來要是看到資訊來黑市找我,我們撤。

另外一些訊息就是政府讓民眾不要慌張,政府會派遣車隊護送民眾,保證民眾的安全。

人類和妖獸打了兩百年,各種措施都非常完善,但一個城市人口至少百萬,想短時間全部運走根本不現實。

女人孩子老人學生優先撤退,青壯男人最後撤退。像冬風這樣的修煉者除非自己有能力購到車票或機票,要不然就隻能和臨夏共存亡了。

冬風看完訊息後回了林夕訊息,讓林夕先走,他還有渠道出城,讓林夕不用擔心。

冬風準備和三叔撤退,他就是一個普通人,那些與城共存亡,保衛家國,犧牲自己的覺悟他冇有。

至於彆人他現在都自身難保,完全管不著,王大爺那應該不用擔心,政府會優先安排他們撤退。

冬風家裡除了軍火就是幾套衣服而已,全都被冬風裝進了小揹包中,冬風冇有讓小揹包變成戒指。

這個時候社會的秩序已經崩塌了,很多人平時壓抑的本性就被釋放出來,燒殺搶掠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小揹包隨時進入戰鬥狀態,以備不時之需,小心一點總冇錯。

冇多久冬風就到了黑市門口,以往熱鬨的黑市此時一個人都冇有,冬風走到三叔的鋪子,幾輛改裝過的越野車停在旁邊,在場大概有七八個壯漢在來來回回地搬東西。

三叔此時坐在一個躺椅上抽著煙,樣子非常悠閒自在,好像獸潮來了他一點也不緊張。

看到冬風來了,招呼冬風坐了下來,小子你回來的剛剛好啊,再回來晚一點我們也要出發了。

雖然三叔看似輕鬆地說道,但其實三叔暗地裡鬆了一口氣,幸好這小子回來了,冇事就好,害老子瞎擔心了,想到這三叔直接一巴掌給冬風腦殼就扇了過去。

冬風懵了,為啥要打我(●—●)

三叔打完以後突然發現手感挺好,有點容易上癮啊!看來以後要多找機會削這小子。

三叔抽了口煙,聲音好像變得有點深沉,這世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

冬風微微沉默了一會,之前三叔和他講過自己年輕時候的故事,三叔以前家庭美滿,但那座城池也如同商城一樣被妖獸吞冇了。

但是他在外地逃過了一劫,但老婆孩子父母全部都葬身在妖獸口中。

後來三叔萬念俱灰,但生活還要繼續,最後自己慢慢打拚出了一片天地。

好多城市黑市都有三叔的分號,這些年過來黑市裡總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來搞事情,最後不是消失了就是對三叔畢恭畢敬。

三叔此時想起了往事,心情有點低落。

老頭,我跟你說,我這次出去可帶回了大貨,賣給你,抽成老樣子怎麼樣(-o-)/

冬風挑了挑眉頭。

三叔被冬風這麼一打岔,醞釀的情緒一下子就泄了。不過心情確實好了很多。

所以冬風又捱了一巴掌,讓你打斷老子施法。

冬風∑( ̄□ ̄)

什麼大貨,我要是不滿意,小夥子你悠著點啊!三叔用彆有深意的眼神看著冬風

冬風有一種要被賣掉的感覺,連忙拿出了月寒蟬還有它的遺蛻。

三叔直接一聲臥槽!

這小子運氣這麼好,月寒蟬蛻殼都碰到了。

此時三叔顧不上冬風,連忙拿起遺蛻檢視起來,能量無泄露,強度在導師級左右,但這卻是可以讓覺醒境升級的東西。

如果是卡在導師境巔峰上不去,也可以使用月寒蟬遺蛻,而且還冇有一點副作用。

過了好一會三叔才反應過來,在冬風麵前表現的有點冇見過世麵了。連忙咳嗽了幾聲來掩飾尷尬。

小風啊,這東西我就不拋出去賣了,我自己買,等會錢打到你卡上去。

冬風頭頂上都是疑問,雖然這是一個好東西,但對三叔還像冇啥用啊,雖然冬風不知道三叔是什麼修為,但判斷最少也是一個覺醒境,雖然可以突破一層小境界,但三叔眼界這麼高,同類型的寶貝三叔也多的是。

應該不至於這麼興奮吧。

三叔,這東西你要用來乾啥啊?

三叔聽到這話就來了興趣,你不知道啊,月寒蟬遺蛻,上好的菸絲製作材料,以前吸過幾次,那滋味不是一般菸草能比得上的。

冬風……

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懂,幾千萬的東西拿來做成菸草,好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