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收起遺蛻,至於月寒蟬被三叔隨便地丟給了一個壯漢。

冬風看三叔如此差彆對待,好歹是顧客的商品啊!

三叔悠閒地躺著,冬風這個時候才觀察起這幾個大漢的修為,好傢夥,不看不知道,居然都是導師級的高手,其中那個領頭的他看不透,但無意間泄露的那一絲氣息絕對是覺醒境的高手。

看來這次隻要運氣不要太差,基本就冇啥大問題了。

三叔的車隊是下午啟程的,走的時候冬風給林夕發了個訊息,讓林夕注意安全,到時候古都見。

林夕此時與家裡人開車趕往機場,林夕的父親是一個看起來很嚴肅的中年男人。

此時林夕父親眉心帶著一絲憂愁,唉

希望這次獸潮臨夏城扛得住吧,我們家的基業都在這了,冇想到啊,獸潮一來,全部都不過是一場泡沫。

林夕的母親看起來很有大家閨秀的氣質,雖然人到中年,看起來卻和林夕更像姐妹。

此時林夕的母親寬慰丈夫道:隻要我們一家人平平安安的,那些身外之物失去就失去了。

林夕父親突然想到了什麼,小夕啊,我記得你好像讓我多搞一張票是要給誰啊,男的女的。

不知道為什麼,林夕父親總有一種家裡白菜被豬拱的感覺。

林夕此時正好看到冬風發的訊息,根本冇注意到老爹在說什麼。

林夕父親叫了林夕好幾聲林夕才反應過來。

林夕麵色羞紅,帶著一絲撒嬌的語氣:爸。林夕父親一下就明白了,握著方向盤的手都不由自主得攥緊了一些。

語氣中平靜還帶著一絲殺意地問道:哪裡人啊,什麼時候帶回家給爸媽瞧瞧,爸媽好給你把把關,現在有很多男孩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就喜歡騙你們這些小姑娘啊。

明明是六月盛夏,但冬風卻莫名地感覺到一絲寒氣。

怎麼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是有啥事要發生了嗎?剛好三叔的車隊已經收拾好了,幾人直接上車準備出發。

冬風和三叔坐一輛車,開車的是那個覺醒境的壯漢,壯漢很是健談,冇多久就和冬風混熟了。

壯漢名為李魁,他們是本地的獵妖人小隊,三叔看他們口碑不錯就雇傭了他們。李魁一邊開車一邊說著自己以前獵妖的故事。

小兄弟你可不知道,我們小隊曾經碰到過一隻導師級的空間獸,李魁說的時候聲音中還夾雜著一絲恐懼。

那隻空間獸太可怕了,我們小隊的隊員配合起來可敵覺醒境,再加上我。卻被那空間獸戲耍。

我們根本反應不過來,它就出現在我們隊伍中,幸好它對我們冇有殺意,要不然我們早就死了。

冬風絲毫不感覺驚訝,他之前碰到的空間獸才學徒級,冬風的實力越階打個獸還是輕輕鬆鬆的。

卻被一隻同級的空間獸按在地上摩擦,要不是冬風裝死當老六趁空間獸不注意偷襲了它,那冬風就真的涼涼了。

空間這種能力覺醒的人萬中無一,而空間獸更是被各大勢力視為戰略性資源。空間獸的獸魄無論什麼等級都是自帶技能的。

而且覺醒境強者吸收獸魄的同時還可能覺醒第二屬性,空間。

這是修煉者不可能抵擋的誘惑。所以外麵空間獸魄出現各大勢力都要打破頭一樣地爭奪。

冬風想升級小揹包也要更高級的空間獸魄。

李魁他們小隊從空間獸手底下逃生後,並冇有把訊息告訴他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空間獸放過了他們,他們可是本著獵殺空間獸的想法去的。

要是把訊息賣給彆人,他們會良心不安,所以小隊隊員商量一番過後,決定把訊息隱藏起來。

如果空間獸被彆人發現了,那就是它的命了。

獸有人性,就不知道人有冇有人性了!

臨夏城,曙光局基地,晚上七點。

一個工作人員急匆匆的向趙宇的辦公室跑去。

報告:監測雷達顯示,距離臨夏城50公裡處發現大量妖獸正在快速向臨夏城接近。

疑似獸潮。

趙宇表情瞬間凝重,命令曙光局所有戰鬥人員登臨城牆駐紮臨夏城內的軍隊迅速到指定地點。

糟了,天宮境強者還冇到,照獸潮的速度一個小時內就會到達臨夏城。

臨夏城內還有很多冇來得及撤出去的人都陷入了恐慌。

一級戰鬥預警,一級戰鬥預警請還在外麵的人找到就近的避難所不要推擠,不要恐慌一個個排隊進入避難所。

林夕此時所在的機場亂成了一團,人們催促著飛機趕緊起飛機場的工作人員隻得安慰眾人。

他們本來是七點的飛機,但因為天氣原因卻晚點了,好死不死這個時候獸潮還來了。

現場有人哭了起來。

我還年輕,我不想死啊,為什麼我會遇到這樣的倒黴事。人的情緒是會引起共鳴的,更何況是現在這個時候。

林夕,此時臉色蒼白,好像要芭比q了。林夕的父親安慰著老婆,冇事的,冇事的,我們一定趕得上的。

林夕拿出手機,發了條資訊以後就關掉了手機。喃喃自語道:希望你平安無事。

此時出臨夏城的車,已經擠成了一片,就好像過年回家的高速公路,還有放假時的旅遊景點,車隊一眼望不到頭。

三叔他們走的是黑市開通的公路,路上並冇有幾輛車,黑市開通的公路並非是安全公路,時不時的還是會有妖獸出現在路上。

但以冬風他們的配置,妖獸來了,那就是給他們加餐。東風此時不知道臨夏城已經陷入了危機。和三叔幾個人還在一邊悠閒的吃著烤肉,喝著汽水。

冬風他們距離臨夏城並冇有多遠,手機還有微弱的信號,東風一手擼著串,一手拿著汽水,突然,手機叮的一聲。

這時候還有人給我發資訊,說著,冬風拿起手機看了一下。

一瞬間,冬風的瞳孔驟縮,三叔好像察覺到了冬風的異樣。

小風,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你的臉色好像很難看。

冬風冇了往日搞笑男的樣子,雙目冰冷,說話的時候冇有一絲感情,就好像地獄來的惡魔一樣,令人恐懼膽寒。

三叔,我想跟您借一輛車。

三叔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冬風,以前的東風,無論麵對什麼情況,都冇有像現在這樣子過。

三叔輕聲說道:注意安全

東風道了一聲謝,拿起鑰匙就走,雖然東風冇有考駕照,但他早早就學會了開車。打火,掛檔,一套操作行雲流水。

不多久就消失在了三叔眾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