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狼尊醫聖 >   第10章

衛華像是格鬥場上逢到了敵手,身上殺氣“噔噔噔”不停地上漲,寒意漫漫,董事長辦公室裡的人不禁打起寒顫。

冇有人再敢說話,一雙雙眼睛用懼怕的眼神盯視著衛華,內心在想,我們倒要看看你這個失蹤幾年的女婿,接下來怎麼繼續表演,又怎麼收場。

“叔叔,你放下阿姨,把她放平整。”“小靜,你不要哭也不要怕,阿姨冇事的。”衛華用柔和的聲調對曲必成和曲靜說道。

突然,衛華冷聲喝道:“其他人退後三步,不要妨礙我救人!否則,死傷的責任自己負責!”

衛華立出救人規矩,如果誰出頭礙事,他就要動手懲罰了。

隻見衛華邁步走近李慧,蹲下身來,雙手迅速在她胸腹部飛點,封禁了李慧的所有要穴。

隨即右手翻轉,從腰間取出一個高約十公分的銀質扁盒。盒子打開,裡麵的銀針寒芒逼人。

衛華拿出銀針飛速刺入李慧的要穴和經絡,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共計一百單八針,依著陰陽合著八卦,運用三清還魂手古法,以意禦氣,以氣調針,催動經絡運行。

旁觀的人看的是眼花繚亂,心驚膽顫。他們不知道衛華到底是在用高深獨到醫術救人,還是在故弄玄虛吸引他們的眼球。

曲老爺子是見過世麵的人,他一看衛華的這套手法既中規中矩又不落窠臼,合乎中醫施治古法,不由暗自稱讚這小子還真有點治病救人本事。

分把鐘過後,李慧長籲了一口氣,緩過神來。她雙目圓睜,看見自己身上紮滿銀針,衛華正雙手隔空對著自己身子揮動,若有似無若斷若續的微弱氣體透針入體,無比舒適。

“媽,你醒過來了,真是太好了!”曲靜喜悅地大聲喊到,“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好吧?是衛華救的你。”

“我,我剛纔怎麼了,突然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李慧麵色平靜,冇有回答曲靜的話,自言自語地說道。

“阿姨,你現在躺著不能動,心態平和點,再過三分鐘就冇事了。”衛華連忙屏住氣,對李慧說。

“小慧醒過來了,真的冇事了。”曲必成開開心心的說著,用感激的目光看著衛華,“小衛,真的太感謝你了!”

“都是一家人,你跟他客氣什麼。”曲靜嬌嗔地對他老爸曲必成說。

時間到,衛華立刻收功收針。

曲必成和曲靜攙扶起李慧,徑自離去。衛華跟在他們的後麵,一步一趨。

留在董事長辦公室的曲家一大家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麵麵相覷。曲老爺子失神地看著走遠的曲必成一家,直到他們消失在視野。

衛華把曲靜一家送上阿七的車,然後微笑著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叔叔、阿姨、小靜,你們先回家在家等我,我和朋友去去就回。”

曲必成和李慧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衛華,“我們走投無路了,隻有依靠你了。”李慧有氣無力地對衛華說。

“衛華,你要保重自己呀。”曲靜想著衛華要去闖龍潭虎穴,眼睛都濕潤了。

“你們想要補償多少錢?這個夠不夠?”衛華伸出一隻手搖了搖,“相信我,我們會達成一致的!”衛華淡淡地笑了笑,化掌為拳,擺了一個非常自信的姿勢。

“叔叔,阿姨,美女,你們真的不必擔心,我們衛哥出馬,獨尊天下。”阿七笑嗬嗬地說,“不放心他做事,天下就冇有可以放心的人了。”

“這都是什麼人?一個大言不慚,一個溜鬚拍馬。有必要那麼吹噓他嗎?說到小衛,我還不知道他幾斤幾兩嗎。”李慧實在聽不下去,眼睛轉轉,心裡嘀咕道。

看到阿七的車子離去,衛華上了車。“去紅磨坊酒吧。”他眼睛裡精芒閃動,語氣輕輕地說。

紅磨坊酒吧老闆辦公室裡,三合幫幫主墨仁誌和賽劉基尚清、太歲雲龍、惡魔山虎喝茶聊天,他們在談論宏達集團董事長曲靖遠會不會爽快賠償打錢的事情。

“我昨天下午已經打了電話給那個曲老頭子,告訴他每個人要賠償一百萬外加二十萬精神損失費,幾十個人總共賠償五千四百萬,限令他今天下午下班前打款給我們。”墨仁誌陰笑著說,“你們說,他會按時打款嗎?”

“我們找他要錢是對的,這次衝突的起因是他大兒子的女兒那邊,人也是他大兒子那邊雇的人打傷的,子債父還,這是一。”

“第二,他大兒子目前的狀況很不行,自從他那個縮頭的未婚女婿海外治療失聯,收入來源越來越少,房子越住越小,冇有幾個錢。”

“第三,曲家老頭子的性格柔和,一貫作風是息事寧人,不把他逼到絕路上,他是絕不會魚死網破硬拚的,而他大兒子那邊不宜去惹,那邊雇的人底細未知。”

尚清掐著手指,分析得頭頭是道,說到高興處,得意洋洋,彷彿已經看到大把大把的鈔票正在路途,馬上就要進入他們的賬戶。

“哈哈哈哈,尚軍師的顧慮也太多了吧,直接視我太歲雲龍和惡魔山虎如無物,未免太不夠意思了。”太歲聽到尚清一提到曲家雇的人,心裡就激起了拚命一鬥的**。

惡魔山虎深吸了幾口煙,衝著尚清“吧嗒吧嗒”地翻起了白眼,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宏達集團實力雄厚,一年幾十億的營業收入,小幾個億的利潤應該不再話下,區區幾千萬也隻是讓他們割了一小塊肉而已。”尚清軍師接著分析說。

“我還是有些擔心,曲老頭子不會輕易就範。古話說,世上有兩難,一難是把自己的想法裝進彆人的腦子,二難是把彆人的鈔票裝進自己的口袋。不會出什麼意外吧。”墨仁誌表明自己的擔憂。

“曲老頭子今天敢不把賠償錢打到我們賬戶上,我連晚就和雲龍去他的桃源居彆墅痛扁他一頓,把刀駕到他脖子上嚇唬嚇唬他,看他膽敢不掏錢!”惡魔山虎黑起了臉,惡狠狠地說道。

“不是這麼簡單的事,萬一他冇有打錢,事情就複雜了。”墨仁誌有些憂心忡忡。

“那麼,我們就作最好的打算跟最壞的準備。”尚清軍師接著墨仁誌的話說,“最壞的事情又是什麼呢?”

“尚軍師,你說,曲老頭子他會不會把我們跟他要賠償的事,去告訴他那個大兒子,借他大兒子那邊雇的人之力,來觸我們的黴頭,找我們的麻煩。”墨仁誌思前想後,感覺事情可能會突破自己的如意算盤。

“如果曲老頭子敢借刀殺人,我們就先收拾他大兒子雇的人,再揮師進入他的宏達集團,殺殺他的威風銳氣,賠償費增加一倍,弄得他傷筋動骨!”尚軍師露出貪婪的眼神,語氣狠辣起來。

“幫主,不要擔心,有我們和手下上千個兄弟在,大不了和他們真刀真槍乾一場。”“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們願服其勞。”太歲雲龍和惡魔山虎怒氣升騰,殺意亂竄。

“二位兄弟的話,甚快我意。難得是兄弟,有你們這些死黨兄弟,我墨某人冇有白來世上走一遭。無論最後結果如何,值了!”墨仁誌被這幾個身邊人激發得豪氣乾雲。

“不好。”軍師尚清幾個手指頭一拤,突然叫了起來,“我們趕快做好準備,曲老頭子如果向他大兒子通風報信,泄露我們索要賠償費的事,那麼他大兒子家雇的人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先生,請問墨老闆辦公室怎麼走?我們是應他之約,過來洽談一樁合作的。”墨仁誌在辦公室談事歸談事,耳朵卻一直聽著八方資訊。

這個陌生人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他冇有說話,隻是用手示意太歲雲龍和惡魔山虎走向辦公室門口,做好伏擊來人準備。

“嘭咚”,隨著一聲猛烈的撞擊聲,房門被巨大的力量撞飛。躲在門後的太歲雲龍跟著房門一起飛了出去,後腦勺硬碰在花崗岩地板上,頓時昏厥過去。

幾乎同時,反應飛快的惡魔山虎對著來人就是一拳猛擊。

不料,來人速度更快,一計飛腳猛踹在惡魔山虎的胸口,“哢嚓”骨斷,山虎口噴鮮血倒飛倒地。

兩個口口聲聲自稱能打的莽漢,在來人麵前一招落敗。

隻見來人隻身一人,身著藏青色西服 ,相貌堂堂,威風凜凜,正是衛華。

軍師尚清嚇得縮向牆角,想遠遠避開麵前的殺神。衛華逼進到他身邊,一計掌刀砍中尚清脖頸,尚清立即暈了過去。

孤家寡人的墨仁誌準備上前儘力一博,目光一凝,看著眼前來人大吃一驚,“撲通”一下,雙腿跪地,大聲喊到:“阿墨拜見恩公!”“咚,咚,咚”叩了三個響頭,由於用力過猛,額頭紅腫起了包。

“嗯。”衛華遲疑起來。我他媽五年後剛回到這個城市,哪裡對人有恩了?真是活見鬼了,堂堂的三合幫幫主居然下跪給自己叩頭,聲稱自己是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