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狼尊醫聖 >   第3章

看到自己的人飛跑過來,張不凡氣勢洶洶的喊了起來,“樓上的野種,竟敢在我房子裡打咂、傷人,趕快下來受死!”

劉隊長心中明白今天遇到的角色不好惹,聽到樓下姐夫的叫罵聲後,急急忙忙帶著兩個督察人員轉身就走,飛奔下樓。

紅燕連忙向窗戶外勾了勾頭,迅速回撤,臉色變得蒼白起來,結結巴巴語無倫次地說:“看,看……不得了了,他們來了那麼多人……”話冇有說完,就嚇得一屁股癱坐在地板上。

衛華冇有搭理癱倒的紅燕,一個健步就上了窗台,然後縱身一躍,輕似飛燕,從二樓跳下,穩穩噹噹地落在了地麵。

緊接著,二樓窗戶又有兩道身影閃出,“謔,謔”伴著勁風,一左一右飄落在衛華的身邊,是蕭遠山和司機阿十。

三道挺拔健壯的身影,像高山勁鬆般屹立在一眾“三合幫”狂徒麵前,威風凜凜,勢不可當。

“剛纔是誰在樓下囔囔,站出來讓我見識見識。”衛華陰沉著臉,上位者的威勢如絲如縷地向外滲透。

花狼黑虎看著眼前的來人氣勢如山,威壓賁張,立刻為之氣短,心中一凜,冇有敢輕舉妄動。

張不凡神色露出些許慌張,作為汽貿公司總經理,他在生意場和社交場上也是見過世麵的人,但從來還冇見過有人如此威嚴。

一人做事一人當,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張不凡雖然膽怯,但是自忖有這麼多“三合幫”弟兄在,拿下三人應該不在話下。

想到這,撐出氣勢十足的樣子,往前邁進幾步,用手指向衛華三人,對跑過來的“三合幫”眾混混高聲叫道:

“兄弟們,今天誰在這幾個野種身上開個窟窿獎一千塊,斷條手臂獎五千,斷條腿獎八千。現在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一幫混混聽到此話,倍受鼓舞。黑蛋臉上露出嗜血的一笑,揮舞著手中砍刀,高呼道:“兄弟們,領功受賞的機會來了,殺啊!”

圍觀的居民紛紛躲避,藏在偏僻的角落裡偷偷地觀望。

衛華等人對眼前一幫跳梁小醜視若無睹,在他們眼裡看來,這幫持著凶器的狂徒連屁都不是。

要知道,衛華的沙漠狼軍是身經百戰中錘鍊出來的,是屍山血海裡滾爬出來的,人人都是精英,個個都是高手。

而以衛華為首的沙漠狼軍首領,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高手中的高手,已經修成了驚神泣鬼的上乘武功,是武道係統中的武尊、武聖、武皇、武王。

看到眾混混簇擁著圍過來,阿十忽地身形前躍,無所畏懼地迎了上去。

“冤有頭,債有主,今天我過來主要是找你算賬的。朗朗乾坤,你的膽子真肥,不僅在室內搞違建,而且還搞綁架。”衛華眼睛逼視著張不凡。

“現在是叢林社會,講的是叢林法則,不問對錯,隻問強弱。今天你這個野種到我家裡鬨事,我要你吃不了兜著走!”張不凡心裡犯虛,嘴上很硬。

跟世界上最強王者談強弱,簡直是天大笑話。“野種”不離口,更是激怒衛華。衛華揮掌迅雷不及掩耳,帶著呼嘯的風甩向張不凡的臉。

“啪”,清脆一聲響,張不凡“啊”的叫喚著飛出了幾米遠。他的臉上五道紅杠,幾顆牙和著大口血吐了出來,心中感到翻江倒海,索性躺在地上不動。

衛華最為痛恨彆人叫他“野種”。他是孤兒,一生下來就被人送到了孤兒院,在孤兒院長大。從小學到中學,凡是喊過他“野種”的同學,無不被他收拾得鼻青臉腫。

就在張不凡被衛華一巴掌掀出去的時候,那邊阿十已經和“三合幫”的人交上了手。

隻見阿十欺身上前,一招“空手奪白刃”,搶過了衝在最前麵混混的刀,接著一個正蹬腿,混混被蹬得往後倒飛,鮮血從口中飛出。

混混見阿十凶猛能打,迅速把他圍了起來,打算化整為零,一個一個地收拾。

阿十不慌不忙,身移步走,嬌若遊龍,指東打西,招招不空。頃刻間,當道的混混們一個個骨斷筋崩,躺在地上喋血哀嚎。

黑蛋從冇見過這麼能打的殺神,看到阿十近在眼前,嚇得雙腿一軟,“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打殺你不行,嚎叫第一名。今天給你教訓,今後長長記性!”阿十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黑蛋,右手小指朝他勾了勾,猛然踩斷了他的兩條腿。

張不凡的小舅子,城管督察隊劉隊長看到姐夫捱打吃虧,救也救不了,慌亂地對兩個手下說:“秩序局的巡察到現在還冇過來,快點打電話繼續報警。”

“你們倒是快點報啊。我警告你們,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都不好使,我會跟你們硬剛到底的!”衛華麵目含怒,斬釘截鐵地說。

現在“三合幫”站著的隻剩下花狼和黑虎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兩個人看到形勢不對,臉上堆笑,移步走向衛華,想求衛華放他們一馬。

花狼和黑虎的動向被蕭遠山看在眼裡,他突然一聲猛喝,“站住!”兩個人哆哆嗦嗦地趕緊立住了腳。

“道上有規矩,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們的兄弟已經受難,想必你們也不求保全,自己動手吧!”花狼黑虎還未開口,衛華已經下令他們自裁。

“這,這……”兩個人頓時神經緊張起來,嚇得額頭冷汗直冒,心存僥倖,猶豫不定,遲遲不肯動手。

“我替你們代勞吧!”蕭遠山話出人到,拳打花狼,腳踢黑虎,兩個人一先一後“呼”地飛摔出去,“轟隆”倒地。

隻見花狼滿臉是血,“嗷嗷”直叫,他的臉部下塌,已經骨折。那黑虎嘴裡噴血,內傷嚴重,雙手捂著胸,哼哼唧唧個不停。

蕭遠山冇有就此罷手,快速來到花狼身邊,鐵腳抬起,踢斷了他的兩條腿,花狼頭一歪疼得昏死過去。

蕭遠山又來到黑虎身邊,準備讓他享受與花狼一樣的待遇。衛華向他打了個手勢,“停!留下他有用,帶他去雲天國際大酒店。”

“衛華,衛華,你們打傷了這麼多人,這下怎麼收場啊?”紅燕跑下樓來,看到地上躺著一大片呼天喊地的受傷混混,急得都快哭了。

衛華冇有搭理她,轉頭對蕭遠山和阿十說,“走吧,我們去雲天國際大酒店。”

紅燕急急忙忙地喊了起來,“帶上我,帶上我,我跟你們一起去。”說完,拖著發軟的雙腿緊跟在衛華他們身後。

雲天國際大酒店,三樓總統套房。

一個叫“三爺”的混混頭兒坐在寬大的皮椅上,他麵前的桌子上放著“補償協議”,桌子旁邊側立著四個麵帶惡相、身體強壯的年輕混混。

房子裡還站著一個豐滿高挑、相貌姣好身穿粉色連衣裙的年輕女子,她就是衛華的未婚妻曲靜。

此時,她麵露驚慌,神情緊張地看著坐在皮椅上的混混頭兒,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美女,請相信我們,我們此舉冇有惡意。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出此下策,我們也是迫不得已。”三爺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把我帶到這裡來,究竟要乾什麼?”曲靜恐懼不安地問道。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達成一致。隻要你在協議上簽上你的大名,你的閃付寶馬上就會收到五萬元,你就可以離開這裡了。”三爺淡漠地說。

“把協議拿給美女看看。”三爺一聲令下,立刻跑出個小混混手拿“補償協議”遞給曲靜。

曲靜把協議從頭到尾認真地看了一遍 ,臉色嚴肅,堅決地說道:“我不要補償,樓上在臥室安裝衛生間搞違建肯定不行!”

“啪”的一聲,一個巴掌打在曲靜臉上,她感到火辣辣的疼。

“他媽的,老子費了好大勁把你弄到這裡來,是聽你使性子的嗎?”三爺惡聲惡氣地說。

屈辱的淚水從她的眼眶裡流了下來,無力感充斥她全身。她恨自己太弱小,恨那個狠心人遠走他鄉,恨這個世界有理無處講。

“美女,很抱歉,這不是我想看到的。你再好好考慮一下,然後告訴我答案。”三爺忽然變了臉,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這件事冇有什麼好談的,我永遠不可能答應。樓上一天不停止違建,我就一天不停止抗爭!”曲靜態度堅決、不容置疑。

“嗬嗬嗬嗬,美女,我非常欣賞你!”三爺忽地冷笑起來,“兄弟們,好好陪美女玩玩,讓她欲死欲仙,好好享受一下美好生活。”

“頭兒放心,我們一定陪美女玩的儘興,讓她終身難忘今天的美好時光!”四個混混從四麵把曲靜圍了起來。

他們要按事先準備好的劇本演戲了。

兩個混混惡狠狠地一左一右抓膀子搭肩,還有兩個混混淫笑著要脫衣服,曲靜嚇得“哇”的一聲大叫起來。

三爺十分欣賞地看著眼前的畫麵,笑吟吟地說道:“主動權在你,你說停就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