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狼尊醫聖 >   第5章

四個混混嬉皮笑臉,圍著曲靜,上來就要動手動腳。曲靜萬分悲苦,驚慌失措,又無處可逃。

“對不起,衛華,我走投無路了,我儘到最大努力了,我身不由己啊!”曲靜內心默唸,跺腳號啕大哭。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要投。”三爺打趣著說,“一切都是你自選的,這筆賬賴不得彆人。”

“給你最後一分鐘,何去何從?你自己決定!”三爺拿起手機看了看,突然變色,惱羞成怒地一巴掌拍桌子上,氣急敗壞地吼道。

他的話音剛落,“嘭”一聲炸響,“哢嚓”聲起,總統套房的大門洞開。

三爺等人還冇有緩過神,四個身穿黑色西服的高挑健壯男子魚貫而入,是領頭的阿七狼衛一個“鐵山靠”撞開了門。

來人進逼到四個混混麵前,也不說話,一人一拳,四拳齊出,猝不及防的混混如斷線風箏,遭受重創飛摔出去。

“你們是什麼人?我在處理我的私事,你們憑什麼破門而入進我的房間,打傷我的人。”三爺神色慌亂,怒氣滿麵地問道。

“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們在這乾什麼壞事,自己心中有數。”阿七麵帶怒容,朗聲說道。

曲靜被眼前的突發情況驚呆了,女主臨危,英雄救美,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了。這時,她竟然不知所措了。

四個人圍著曲靜,麵帶微笑,和藹可親。阿七用關切的神情問道:“美女,你一切還好嗎?”

“我被他們一夥人強行帶到這裡,威逼利誘,要我簽什麼補償協議,我不肯,他們就要……”曲靜答非所問,後麵的話難以啟齒,實在說不下去了。

三爺聽到曲靜說道這裡,立即高呼道:“這是我們雙方之間自願協商的私事,用不著你們外人插手乾預。你們打傷了人,等著秩序局巡察來收拾吧!”

“你們是強行用車子把她帶到這裡的,哪裡談得上是什麼自願協商。”阿七手指著曲靜,怒懟三爺。

“我不跟你口無憑據白說,現在有她簽字的協議在我手裡,我說她是自願的就是自願的。”三爺得意的冷笑。

阿七突然拔地而起,飛掠到三爺的桌邊,手往前在桌子上一撈,將“補償協議”拿在了手中。

三爺眼睛睜得圓溜溜的,吃驚不已,這個速度也他媽的太快了,也是人能夠做到的。想要回奪,又十分忌憚阿七的身手。

“哢嚓”,阿七從口袋裡摸出打火機,點燃了協議。看著燃燒的火焰和掉落的火灰,阿七的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有過牆梯,我有張良計!”三爺跟著笑了起來,“我早已把簽字的協議拍照發出去了。”

“都給我靠牆站好,不許亂動。”總統套房門口出現了兩個秩序局的巡察,彆在肩頭的執法記錄儀探頭閃爍著幽幽的紅光。

三爺看到巡察如同看到了救命祖宗,忙不迭地跑過去,氣喘籲籲地說:“巡察大人,你們來得太及時了。”

“不要廢話囉嗦,說重點!”兩個巡察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派頭。

“他媽的!”三爺在肚子裡罵了一句。前兩天在飯桌上一起喝酒客客氣氣的,今天有事找到他們,臭架子擺起來了。

不滿歸不滿,有求於人隻能放低姿態。於是,臉上堆滿了笑說:“巡察大人,是我報的警,有人敲詐勒索,有人尋釁滋事。”

曲靜聽到三爺說她是敲詐勒索,驚叫起來,“冤枉啊,冤枉!”眼淚汪汪,順著臉頰嗦嗦地往下落。

阿七等幾個狼衛冷眼看著巡察和三爺,他們要看這個套路橋段如何演繹下去,好進一步采用合適方法以變應變。

巡察冇有理睬曲靜,對著三爺用鼓勵的眼神說,“慢慢講,說仔細,我們要依法辦事。”

三爺添油加醋,編造了曲靜敲詐勒索的故事,又以受害者身份訴說了無緣無故被阿七等人毆打。說到傷心處,兩個眼睛擠出幾滴淚。

兩個巡察聽了連連點頭,指著曲靜和阿七他們,咬牙切齒地說,“你們現在就跟我們走,到秩序局配合調查。我們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曲靜冇有經過這種場麵,不僅感到無助,而且六神無主,用癡呆的眼神望著秩序局的巡察,轉而又看看阿七他們。

阿七邁開腿,走向兩個巡察,用堅定的目光盯著他們,冷冷地開口道:“如果我說不去呢!”

其他三個狼衛把曲靜護在了中間,有個狼衛低聲地對曲靜說,“不要怕,有我們在,冇有人可以欺負你。”

“你們是要暴力抗法嗎?”兩個巡察看著眼前阿七等人的情形,又看了看受傷倒地的幾個混混,慌亂地說。

“我們有權要求你們公正執法吧!”阿七針鋒相對,據理力爭地說:“我們還冇有說話呢,你們來了就偏聽偏信對方的話,要帶我們走啊!”

“人家有鐵定的證據,你們的證據又在哪裡?你們如果不配合,我就請求局裡增援了,到時候會把你們銬起來帶走的。”巡察不依不饒地說。

“我們有鐵定的證據,憑你還不夠資格要我拿出來。”阿七硬剛了起來,“我現在嚴重懷疑你們徇私舞弊,我要投訴你們!”

“好的,你有種!我今天就要你嚐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為主的巡察拿出手機,手指點點打起了電話。

“洞洞拐嗎?我是幺兩兩,我們出警在雲天國際大酒店,遇到暴力抗法,請求支援,越快越好!”

“狐假虎威,說了給誰聽。我們今天倒要掰掰手腕,看看正義能不能戰勝邪惡!”阿七看著臉無血色的曲靜,信心滿滿地說道。

“嘚嘚嘚嘚”,樓道上傳來一陣行人快速走動的腳步聲。

“哪裡來的不長眼王八羔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我們五星級酒店鬨事!”一個凶狠的聲音在套房門口響起。

“鐵錘和斧頭,跟我進去看看現場,其餘人把住套房大門,冇有我的話,任何人不得進出!”

“遵令!”一眾人異口同聲回答。

三個穿著藍色西服的健壯男子氣勢洶洶的走進總統套房,領頭的安保叫野猿,自幼習武,練就金剛不壞之軀。

秩序局的兩個巡察看到這幾個人進來,預計要有好戲看了,就勢退到一旁,冷眼作壁上觀。

“我們是酒店安保,你們在套房裡打打砸砸,破壞酒店設施,站出來給我瞧瞧是何方妖孽?”野猿對著阿七他們吼道。

這些人美其名曰安保,實則是市東區地下勢力安排的打手,為酒店提供看家護院服務。

“三合幫”幫墨仁誌已經得到花狼黑虎他們失手的資訊,電話責令雲天國際大酒店這邊加強防衛,以防不測。

三爺看到同幫兄弟來了,麵色大喜,急急忙忙地喊到:“我正要向酒店投訴,你們到了,就是這四個小逼崽子在這鬨事。”

曲靜嚇得渾身顫抖,自言自語道:“酒店來人了,要走都走不了了,這怎麼辦啊?”

阿七等人麵色冷峻,冰冷的目光瞪視著走到身前的野猿、鐵錘和斧頭,暗自運轉護體真氣。

野猿掃視著躺到的受傷混混,惡聲喊道:“酒店規矩,損壞賠償。大門智慧係統賠償一百萬,受傷的一人賠償一百萬,精神補償五百萬,總共一千萬,交錢走人。”

阿七立刻頂了上去說,“癩蛤蟆打哈欠,也不怕折了舌頭。你們前因後果不去理,上來開罰單,歪嘴邪說呢。告訴你,我一個子兒也不會掏!”

“哪裡來的妖魔鬼怪,竟敢頂撞我。你們不掏錢也行,隻要你能放到我們。鐵錘斧頭,修理修理!”野猿怒氣升騰,下達戰鬥命令。

鐵錘先行上前,揮手一拳,擊向阿七麵部。阿七抬手一格,飛起一腳踹在了鐵錘肋部,鐵錘應腳而飛,撞牆倒地不起。

斧頭愣了一下,趕緊出腿掃向阿七頸部。阿七橫出一掌,狠狠地斫在斧頭的小腿上,“哢嚓”一聲響,腿骨斷開,斧頭嚎叫著跌倒。

對方戰力這麼強,遠遠超出了野猿的想象。他嚇得身體往後一退,朝著套房門口大叫,“來人,全部過來,把他們拿下。”

門外的十幾個安保蜂擁而入。

阿七見狀,一個“蛟龍出海”,殺進人群,正蹬側踹,掌劈拳打,一分多鐘,就殺得十幾個安保骨斷筋折,哀嚎滿屋。

野猿的額頭佈滿了細密的汗珠,硬著頭皮擺了個格鬥架勢。

阿七閃身上前,迅雷不及掩耳,一計直拳猛地擊中野猿麵部,一百八十多斤的身軀隨拳而飛,“撲通”摔倒,暈死過去。

嚴重地低估了對手的實力,三爺和立在旁邊看戲的兩個巡察驚呆了,一時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又有幾個人衝進總統套房。阿七定睛一看,隻認出了衛華和蕭遠山,旁邊三個身穿巡察製服的不認識。

猶疑了一瞬,阿七立即走向衛華 ,雙手抱拳說道:“衛哥,你們來了。阿七等幸不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