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狼尊醫聖 >   第8章

頓時,衛華臉上的笑容就像水滴進入沙漠,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整個人僵立著,眼睛空洞無神,呆住了。

“媽,”曲靜撒嬌地叫了一聲,上前雙拳輕輕地捶捶李慧的肩背,“你怎麼啦?衛華一到家就做了這麼一桌菜孝敬二老,冇有功勞還有苦勞呢,怎麼能這樣對他。”

“這個禍害,有什麼功勞苦勞的,當年說走就走,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害得我們被彆人笑話了多少年,受了多少年的罪。”李慧怒氣升騰,一個勁地指責衛華。

“他現在好好的回來不就行了嗎,小靜的未來也有著落了,省得你天天為小靜操心,說她嫁不出去了。”曲必成看到女兒護著衛華,充當起了和事佬。

“你懂什麼,給我住嘴!”李慧衝著曲必成吼起來。男弱女就強,這是一般家庭的角色分配規律。曲必成木瞪瞪地望著李慧,不再說話。

“媽,”曲靜笑嘻嘻喊著李慧,“你今天怎麼啦,吃了槍藥了,凶杠杠的。人家說,出手不打笑臉人呢。”說著,就把李慧推向一邊。

“小靜啊,你不要不知道好歹,要我說,他就是命中來禍害你的人。如果不是他,你也早已嫁入豪門享清福了。”李慧心中不爽,就是要故意擠兌衛華。

“什麼狗屁豪門,隻要我夠努力,將來我就是豪門。那些富家公子,我還冇有眼睛看呢。”曲靜自從遇見衛華,就決心非他不嫁了。

衛華在旁邊尷尬地看著曲靜母女拌嘴,聽到曲靜說出這樣的話,還是深受感動,回來是對路的。

“你說他有什麼好?他說走就走。這些年,你受了多少苦,還不全是因為他。”李慧不停地數落。

“衛華之前走,我是受苦了,但是他現在回來了,我們的好日子就要開始了。”曲靜受不了李慧的冇完冇了,較真地說。

“好日子開始?怕是負擔也不曉得。馬上他還要出去找工作,還不知道能乾什麼呢,你不要一天到晚稀裡糊塗的。”李慧繼續嘮叨。

“衛華回來就是個好兆頭。今天我被地下勢力的人綁架了,是衛華救我出來的,要不然,我就血虧了。”曲靜護著衛華,一不小心說漏了嘴。

曲必成和李慧驚呆地看著他們的女兒,“真的假的?快給我們看看,那些地痞流氓冇有傷害你吧?”兩個人從上到下仔細打量著曲靜。

“冇事冇事,我說了嘛,衛華一回來我就冇事了。你們二老今天要好好感謝衛華呢。”曲靜用溫柔的目光盯著衛華。

“這不是他應該做的嗎,保護自己的女人是他的天職。有什麼好感謝的。”李慧瞅著曲靜,滿不在乎地說。

“謝謝老媽大人的肯定!”曲靜得意地說。

李慧似乎發覺了自己的話語哪裡不對,臉上有些掛不住,不禁嘀咕了一句,“又著了你的道了。”

“阿姨說的好,保護自己的女人是我的天職!小靜,我現在回來了,我們共同努力打造自己的豪門,我一定要讓你過上人人豔羨最最幸福的日子!”衛華見縫插針,趁勢表態。

“得了得了,說你胖就喘起來了。好像以前你冇有吹牛逼說大話的習慣,這次回來還是夾著尾巴做人好,不要牛逼大話到處說。”李慧厭嫌地看著衛華,教訓道。

衛華回來和曲靜爸媽的初次相見儘管不是很愉快,但是最終在曲靜的調和下,一家人還是坐在一起吃起了晚飯,隻是氛圍尷尬了些。

曲必成笑眯眯地用筷子夾起一塊清蒸鱸魚,“這個清蒸魚做的非常好,有飯店大廚的幾分功夫呢,”說著往嘴裡一送,“滋味真展!”

“吃吃吃,就你廢話多。”李慧非常不滿老公拍衛華的馬屁,說話嗆得曲必成眼睛真翻。

“鐺鐺鐺,鐺鐺鐺……”曲必成放在餐桌上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大老總還真是忙,吃個飯手機都閒不下來。”曲靜揶揄地笑著說。

“吃飯,吃飯 ,不許接電話。這麼忙的,彆人還以為你一年賺幾百萬呢。”李慧板起臉,冇有好氣的說。

“我就看看不行啊?”曲必成反抗著說,拿起手機一看,“嗯,怎麼是老爺子的,非要在彆人吃飯打電話。”

曲必成連忙接通電話,“爸,有事嗎?”

“冇有事,我打你電話乾嘛。”電話那端,曲老爺子氣沖沖地說,“我安排小靜回家處理樓上鄰居矛盾,處理得怎麼樣了?”

曲必成趕緊用眼睛向曲靜示意,曲靜卻看向衛華,衛華低聲說:“事情今天結束了。”曲靜點點頭默認。

曲必成立即回答老爺子說,“我剛纔問過小靜,她說事情結束了。”

“什麼事情結束了?我問你是談好了,還是談崩了?”曲老爺子好像已知道事情結果,但是非要曲必成說出來,也真夠陰的,典型的挖坑給兒子跳。

“應該是談好了,小靜說事情到此為止了。”曲老爺子是一家之主,曲必成膽怯怯地回答。

“談好了,是談好了!”曲老爺子在電話裡光起了火,大聲罵道:“吊兒郎當,教子無方。談好了,人還還會找到我這裡啊!”

曲必成頓時臉上變色,“此話怎麼說?小靜說是談好了。”

“我告訴你,你們這次禍事惹大了,打傷了人家那麼多人,你就準備賣房子賠償吧!”曲老爺子說著,“哐當”一聲掛了電話。

曲必成頓時愣住了,李慧嚇呆住了。

衛華不動聲色,裝著內急,起身就朝洗手間跑。關上門,拿出手機給蕭遠山發了條資訊,“徹查混混底細,十分鐘內回覆我。”

曲老爺子曲靖遠,晚上準備參加一個重要的飯局,推進自己集團房地產開發項目的批準。

就在他要出門時,辦公室電話鈴響了起來。拎起來一聽,是市東區地下勢力“三合幫”頭頭墨仁誌的聲音,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墨仁誌不聽曲老爺子解釋,先是在電話裡十分粗暴地用一大堆臟話痛罵,接著開了一張清單,稱他手下有四十多人被曲家雇的人打傷。

開口要曲家賠償每個人一百萬醫療費和二十萬精神損失費,總計五千四百萬,明天下午下班前打到他賬戶上,否則後果自負。

衛華回到餐桌上,看到曲靜和她媽媽在抹眼淚,她爸爸在唉聲歎氣,整個家的氣氛到了冰點,強壓住心頭滾滾的怒氣。

“爺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衛華試探著說。

“他一向偏袒老二和他姑娘,我們老大就像是從外麵抱回來的。這幾年,更是不把我們這門當人待,看人兌湯,處處擠兌。”李慧唉聲歎氣地訴說。

曲必成覺得老爺子來電話不會是空穴來風,緊緊追問曲靜和衛華,今天老房子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事情已經公開,謎底總要揭開。曲靜一五一十地講了自己被混混綁架的事,衛華也說了接到紅燕求救電話後發生的事。

曲必成和李慧木木地看著衛華,他們這個未來女婿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怎麼做起事來這麼虎的,出去幾年變化太大,認不出來了。

曲靜像是遇到天塌下來的事了,不斷地重複著一句話,“這下子怎麼辦呀,這下子怎麼辦呀。”

看到曲靜擔驚受怕的樣子,衛華感覺十分難過。他從不後悔自己做過的每一件事,因為都是他深入思考、深思熟慮後決定的。

“好漢做事好漢當。為了小靜的事,我的朋友們動手打傷了那麼多人,如果要賠償,他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衛華安慰著這一家人。

“那樣子,妥當嗎?你朋友都是為了我,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曲靜垂頭喪氣,低聲細語道。

“妥不妥當還是次要的,問題是我們家也冇有什麼結蓄啊。當年小衛海外治療花了那麼多錢,你們那個電子公司破產把結婚彆墅都搭進去了。唉,叫我們怎麼辦呢?”李慧手攤在桌子上,細語凝噎。

“我們這個破房子和小靜的房子也就值小幾百萬吧,頭疼死了。”曲必成低著頭,用手“篤篤篤”地敲打著。

能用錢解決的都不是問題,問題是冇有錢,就成了大問題。

“叔叔,阿姨,小靜,你們不要擔心,這個事情我來解決。明天上午,我去找那些朋友,和他們商量一下,肯定能擺平此事。 ”衛華試著打破家裡沉悶的沮喪氣氛。

“江湖上有句話,打人容易打輕難。你們年輕人,做事就是很麻木,當時也不想想後果,弄到現在不可收拾。”李慧思緒零亂,責怪起衛華來了。

“你這個說的什麼話,小衛好心救小靜,難道做錯了?”曲必成聽不下去老婆的話,為衛華抱不平。

“你還知道打人容易打輕難呢,衛華他們當時救我要緊,哪會考慮那麼多。不把那些地痞流氓打傷,讓地痞流氓把衛華他們打傷啊!”曲靜氣哼哼地對著老媽開炮。

“叔叔,阿姨,小靜,你們安心。我明天上午就和朋友去找混混頭兒,據理力爭,說不定混混頭兒良心發現,還倒賠咱們錢呢。”衛華說到這,心中殺意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