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1章

劉暢已經被係統傳送到這個修仙世界幾個月了,原本他以為自己開掛人生即將開始,冇想到,係統下達一個開宗立派的任務,就從此消失不見了。

今天劉暢一如往常,在門口擺攤招生。心想早點完成任務,還能獲得些獎勵,至少改善一下夥食。

幾個月以來,劉暢就靠後院種土豆過活,一連吃幾個月,他都快吃吐了。

劉暢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內心全是吐槽。

“請問這是劉暢宗嗎?”

正當劉暢滿腹牢騷之時,一個乾枯婦人聲音傳來。

劉暢立馬坐直了身體,標準營業臉笑道。

“在下正是劉暢,身後就是本宗門。”

說著,劉暢指向門上一塊自己用破木板做的匾額,上麵歪歪扭扭刻著《劉暢宗》三個大字。

老婦佝僂著身體,咳嗽了兩聲。

“咳咳~哦,請問,加入宗門需要什麼資質嗎?”

身旁兒子見狀,不斷輕拍婦人後背。

劉暢眉頭緊皺,仔細打量麵前兩人。

老婦滿頭灰髮,麵容疲憊,看樣子是病的不輕。身旁壯碩少年,十七八的樣子,渾身腱子肉,看麵相,一副憨憨模樣。

“是貴公子想加入我們宗門嗎?”

冇等回覆,憨憨兒子帶哭腔道。

“娘,我不要加入什麼宗門,我要陪著你。”

見到手的任務要飛,劉暢趕緊開始推銷自己。

“大娘,我們宗門功法齊全,定能讓貴公子龍騰萬裡。”

劉暢邊說邊賣力展示,自己畫的武功秘籍。

老婦冇看劉暢手上那些秘籍,擺擺手道。

“我兒天生愚鈍,什麼功法秘技,他怕是也學不會。隻望能拜入貴宗門下,為宗主端茶遞水即可。”

這是托孤?

劉暢心想著,可這幾個月的土豆,他實在受不了了,托孤就托孤吧。

“我看貴公子骨骼驚奇,必是修煉奇才。我們收下了。”

“還不拜見宗主。”

老婦趕忙催促憨兒。

“娘,我不要離開你。”

“你是不是連孃的話都不聽了。”

老婦甩開兒子攙扶的手怒道。

看到此處,劉暢也看明白了。定是老婦知道自己大限將至,又怕自己傻兒子不能獨立生存,才讓他拜入自己門下。

憨憨兒子含淚跪下,給劉暢磕了個頭。

劉暢趕忙扶起,笑道。

“我們宗門冇那麼多規矩,隨意點就行。”

劉暢也不在意,隻要能完成任務就行。

叮~

劉暢腦海內景中,係統出現!

《開宗立派任務達成!》

劉暢滿含熱淚。

“係統大哥,你終於出現了,我想死你了。”

係統無視劉暢噁心的問候,冰冷的彈出資訊。

《任務達成,獎勵技能,降維場。施展此技能,將以施法者為中心,所有東西將失去修為,範圍越大,消耗體力越多,直到施法結束。期間施法者處於無人能敵的狀態。》

“降維場?”

正當劉暢琢磨什麼東西之時,係統又彈出資訊。

《第二技能,拔苗助長。使用此技能,可幫助他人無障礙突破修煉屏障,期間消耗施法體力值。》

文字下還有一個動畫小人做著示範。

《任務!幫助所有徒弟飛昇成仙。》

“飛昇?”

劉暢直接驚了個呆,又不給他修煉的能力,現在他連修煉應該怎麼樣,都不知道,還讓他教彆人?

《基於你任務達成效率極低,現收回你雄效能力,任務達成後歸還。》

冇等劉暢反應過來,係統早已消失。

“什麼是收回雄效能力啊?”

“喂~”

劉暢對著虛空識海喊道。

《不舉》

虛空緩緩顯現兩個大字。

“什麼?”

冇等劉暢驚訝完,就被丟出了識海。

退出了識海,劉暢緊咬下唇,滿眼淚花,低頭悲泣道。

“造孽啊~對不住了兄弟,跟了我二十多年,冇讓你施展過雄風,現在還讓狗係統把你閹了。”

劉暢正沮喪之時,忽然聽見桌後傳來抽泣聲。

轉到桌後,發現正是那憨憨正蹲在那裡,鼻涕橫流的抽泣。

“你娘呢?”

抽泣兩聲,憨憨才緩緩道。

“回去了。”

劉暢左張右望,不見老婦身影。歎了口氣,坐到憨憨身旁。本來想說些安慰的話,卻不知如何開口。

“呦~這不是傻貴嗎?”

幾個十幾歲混混模樣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為首者,正是天府城最大家族獨子,趙洛。

“我叫啊貴不是什麼傻貴。”

阿貴擦乾淚水,站起身反駁道。

“呦~幾天不見,長能耐了。”

說著,趙洛咬著牙,反覆揉搓啊貴的頭。

力氣之大,讓阿貴腳下幾個踉蹌,差點不站穩,直接打開趙洛的手。

“小雜種,反了你。”

趙洛大罵,他被突如其來的反抗,激得惱羞成怒。一把揪住阿貴脖領,惡狠狠道。

“我說你是傻貴,你就是傻貴。看你整天呆頭呆腦的,要不是我爹,看你娘給我們家洗了幾十年的衣服,早他媽讓你餓死街頭了。”

阿貴雖然氣憤,卻又忍住了。

見狀,趙洛氣焰更加囂張。

“現在你娘要死不活的,還讓我們家養你們這兩個廢物,還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不許你說我娘。”

啊貴一把將趙洛推開,跌坐在地。

趙洛大怒,喊道。

“我今天不把你腿打折,我他嗎不姓趙。哥幾個,給我上。”

幾個狗腿得令,立馬將阿貴擒住。

趙洛在狗腿麵前丟了臉麵,勢必要找補回來,冷笑道。

“好久冇騎過人馬了,來,讓他給我趴下了。”

幾個瘦弱狗腿拚命把阿貴往地上按,可壯碩的啊貴有了準備,任憑怎麼幾人使勁,仍然紋絲不動。

趙洛見狀,走上前就要動手。

“我看你能撐多久。”

說著,抬起拳頭就要向阿貴腹部打去。

啪~

劉暢一把抓住了趙洛的拳頭。

“之前你怎麼欺負他,我不管。可他現在是我的徒弟,就不是誰都能打的。”

趙洛轉頭,惡狠狠道。

“你他嗎算老幾啊?”

“獨生子,算老大。”

劉暢不緊不慢道。

見劉暢並冇被自己鎮住,趙洛也是一愣。轉眼再看劉暢身後,不禁露出輕蔑一笑。甩開劉暢的手,冷笑道。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騙子。連修士都不是,就敢收徒,你也就隻能騙騙這種傻子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阿貴是我的徒弟,我就得罩著他。”

“罩?”

趙洛不禁大笑起來。

“就憑你?知道我是誰嗎?”

劉暢搖搖頭。

“他可是我們天府城最大財主,趙家的大公子,趙洛。族內還有修士庇佑,你惹得起嗎你。”

一個狗腿熟練的冷笑道。

見狗腿已經將自己背景介紹完畢,趙洛也自信了起來,命令道。

“傻子當馬,你來當狗,現在就給老子趴下來。”

劉暢邪魅一笑,心說,正好拿這貨練練手。

“降維場,開!”

隨著劉暢心中默唸,一個無形氣泡,迅速擴展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