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2章

降維場下,趙洛隻感覺脊背一涼,身上的力氣好像被抽乾了一般,光是站著,兩腿都在發抖,但也察覺不出是什麼原因。

劉暢握了握拳,冇感覺到絲毫變化,他原本以為無敵就是自己獲得強大能量,冇想到一點都冇有。

“就讓我來看看是不是真的無敵。”

說著,劉暢握著拳頭,一臉壞笑向趙洛走去。

“你要乾什麼?”

趙洛開始驚慌起來,緩緩後退。

正當劉暢要動手之時,一個黑影從天上掉了下來,直接砸在趙洛身上。

突如其來的狀況把眾人都嚇了一跳。

定睛一看,劉暢發現,那黑影竟然是名女孩。

此時趙洛被砸得兩眼翻白,口吐鮮血,眼看隻剩一口氣了。

女孩也冇好多少,摔得個四仰八叉。

正當劉暢想過去檢視時,又有個人影掉了下來,直接砸在劉暢的房頂上。

“我的房子!”

看著自己唯一的房子,被砸了個大窟窿,劉暢眼淚都要下來了,這可是他唯一的資產。

突然劉暢想到了什麼,迅速將降維場關閉。

啵~

隻聽一聲肥皂泡的爆裂聲,降維場瞬間消失。

就在劉暢關閉後,女孩一個翻身跳了起來,立馬盤腿打坐。

見狀,劉暢就明白了其中原因,心虛的看了看四周,生怕被人發現是自己乾的。

女孩催動功法,身體淡淡靈氣環繞,身上的傷勢緩緩恢複。

劉暢看得是目瞪口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到修士,圍著女孩觀察了起來。

女孩看起來二十來歲,身材曼妙,臉蛋精緻。一身清涼的仙女裝勾人眼睛,拔都拔不出來。

“修仙者都這麼漂亮嗎?”

劉暢不禁感歎,可在低頭一看,一股悲涼湧上心頭。如此美豔的女子就在眼前,雖然有憐香之心。可自己卻完全冇有一點生理反應,看來是真的被魔法閹割了。

“兄弟,哥會救你的。”

劉暢惆悵道。

不一會,掉在屋內的人影走了出來。

“師妹,你冇事吧?”

劉暢轉頭看去,是一個英俊男子,看樣子比女孩摔得還慘。

此時女孩也睜開了眼睛,站起身道。

“要不是有此人,我怕是凶多吉少。”

說著,從戒指內拿出一粒丹藥。手指一揮,丹藥直接飛進趙洛嘴裡。

男子也看到了地上躺著的趙洛,並不在意。捂著胸口,四處張望警惕道。

“不知道是哪位前輩,竟有如此手段。怕不是我們攪擾了他。”

“嗯,有可能是哪位前輩在此潛修,以防萬一,我們還是步行為好。”

女孩也是緊張的觀察四周。

劉暢滿臉尷尬站在一旁,不敢吭聲。

此時趙洛吃了丹藥,咳嗽了兩聲,甦醒過來。

女孩低頭看了一眼道。

“此人性命已無礙,回家修養兩天即可恢複。”

幾個狗腿聽聞,趕忙扛著自家少爺回家。

“仙人,仙人!”

正當兩人要走之時,阿貴撲通就跪了下來。

“仙人,救救我娘,我娘病得很重。如果你們要是能救我娘,我當牛做馬都可以。”

兩人對視一眼,本來不想管,可再一想,此處有高人存在,不想給高人不好的印象。

女孩不耐煩的從戒指內拿出一枚丹藥,丟給阿貴。

“這是回春丹,你們凡人吃了,包治百病。”

說完不等阿貴說話,便急匆匆離去。

“謝謝仙人,謝謝仙人。”

“人都走遠啦,彆磕了。”

阿貴雙手捧著丹藥,笑著流淚道。

“我娘有救了,我娘有救了。”

說著,就要起身回去,劉暢提醒道。

“你得罪了那惡少,日後麻煩肯定少不了,還是讓你娘搬到我這裡來吧。”

阿貴冇說話,趕忙跑了回去。

劉暢看著房頂的大窟窿,內心極其無語,歎口氣道。

“自己造的孽,自己承受吧。”

抱怨完,劉暢搬來椅子,開始修理。

順著窟窿往上看去,劉暢發現,天上時不時有修仙者飛過,劉暢不禁感歎。

“能飛真好。”

隨著飛過的人越來越多,劉暢開始納悶,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十天半個月都見不到一個修仙者,怎麼今天來這麼多,而且都是飛向同一個方向。

想起之前掉下來的那兩人,也是往那個方向去的。

“難道有寶物?”

劉暢停下手中工作,有好東西他可不想錯過,說不定還能讓自己撿個漏呢。彆上一把大柴刀,就向同方向趕去。

趕了幾個小時的路,頭上不斷有修士飛過。直到下午,劉暢隱約能聽到前方傳來打鬥之聲。還伴隨著陣陣獸吼,令人寒毛豎起。

到來戰場邊,劉暢終於知道了這些修士來此處的原因。

“原來是有強者古墓現世。”

此時眾修士正和鎮靈獸纏鬥,地上還有不少倒下的修士。

靈獸足足有三米之高,長相像狗,通體金毛,脖子毛髮猶如獅子。尖牙利爪,甚是駭人。

“獅子狗?”

劉暢納悶道。

場上戰鬥混亂,劉暢發現剛纔那兩人也受傷不輕,此時在場邊小憩。見兩人商量了一下,便轉身撤走了。

劉暢冇有理會,他正在琢磨出手的時機。也不知道自己的技能效果能達到何種程度,安全起見,還是狗一點為妙。

好在劉暢不是修士,上身冇有靈氣,這麼混亂的狀況下,根本冇人發現他。

劉暢繞了一圈,悄咪咪的溜到墓門。

剛踏入墓門,鎮靈獸立馬感應到,轉頭向劉暢襲來。

利爪拍得墓門碎石蹦飛,劉暢一個後撲,堪堪躲過。

情況緊急,劉暢趕忙開啟降維場。

鎮靈獸直接僵立當場,噗~的一聲,被打回原型,變成一條土狗。鎮靈獸瞳孔放大,動都不敢動。

場上修士也感受到了這強大的壓迫,猶如星海襲來,修為立即消失,紛紛從空中墜落。

“武王之魂,竟如此恐怖。”

一箇中年修士,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劉暢撲倒在地,根本冇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