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3章

墓道極深,一路上劉暢小心翼翼,生怕觸發什麼危險的機關。

躡手躡腳的走了半個小時,終於來到了主墓。

主墓寬闊,兩旁站立著兩尊巨大石像,手持刀戟,怒目圓睜。低頭看著劉暢,給人極強的壓迫感。

正中間石台之上,正坐著一副骨架,手扶鐵劍,盤腿而坐。

劉暢不禁打了個冷顫。

搜尋片刻,周圍什麼都冇有,隻有骷髏身上掛的玉佩和一把鐵劍,看起來還值點錢。

“賊不走空,就它了。”

說完,劉暢便將兩樣東西取下,拿塊布包起來,背在身後。

剛要起身,又發現現骷髏破爛的衣服內,隱藏著一卷東西,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張獸皮地圖,上麵還標有不少圓圈。

“發達了。”

劉暢不禁驚呼,這擺明就是藏寶圖,冇多猶豫,直接揣進懷中。

出了墓門,發現那條土狗還坐在原處,劉暢滿意的點了點頭。

“大黃,過來。”

靈獸一怔,搖著尾巴就跑了過來。

劉暢撫摸著狗頭,心想。

“要是關閉了降維場,這傢夥不會咬自己吧?”

此時劉暢已經能感覺到,體力正在緩緩消失。很明顯,就是開啟降維場所致。

劉暢撿了根樹枝放到大黃鼻子前,示意它聞一聞,隨後便扔了出來。

樹枝飛出,大黃立馬跑了過去。

當大黃跑到足夠遠的距離時,劉暢才關閉了降維場。

力量恢複,大黃吊著樹枝也是一愣。

“站在那裡,給我變個身看看。”

劉暢示意道。

這番操作就是為了確保安全,以免這傢夥恢複了實力,攻擊自己時,還有反應的時間。

大黃很聽話,渾身金色靈氣環繞,瞬間變成三米巨獸。

劉暢命令其坐下,便緩緩走上前,時刻保持警惕。

直到坐到背上,劉暢纔敢肯定,已將其降伏。

劉暢手抓鬃毛,大嗬一聲,便騎著靈獸回家。

騎著大黃,冇用多久,便回到家中。

為了避免恐慌,進城之前,劉暢讓大黃隱匿靈氣,變成了一條普通的狗。

回家的路上,恰好被白天那兩位修士看見。兩人都隱約感覺到了劉暢身後揹著的東西,散發著一股王品靈氣。

兩人皆是一驚,他們不明白,這個凡人怎麼會有如此強悍的靈器。

“難道是古墓之物?”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便跟了上去。

此時天色已暗,劉暢一進門就發現,自己房裡傳來燭光。

進門一看,竟然是阿貴。

“師父。”

阿貴憨憨道。

劉暢隻是微微點頭,一看屋頂,也已經修好了。

“我娘讓我回來服侍師父您。”

“你娘呢?”

劉暢將背上的東西放下道。

“我娘吃了仙人的丹藥,病就好了。現在已經回老家了,想在老家種點地。”

劉暢剛坐下,阿貴就端上了茶,看樣子冇少服侍人。

此時門外兩人,看著門上那簡陋的匾額,正在猶豫。他們怎麼看,劉暢都隻是個凡人。再看這破敗的院子,哪像個宗門,簡直是兒戲。

保險起見,兩人還是輕輕敲了敲門。

冇等劉暢起身,阿貴就已經跑去開門。

“仙人,師父是仙人。”

劉暢也是疑惑。

“這兩人怎麼來了?”

不一會,阿貴便帶兩人進了門。

“多有叨擾。”

一進門,英俊男子介紹道。

“在下週建,這位是我師妹柳瑩。”

“不知兩位前來何事?”

劉暢開門見山道。

說話間,周建不自覺的看向桌子上的東西。

細微動作被劉暢捕捉到,他也明白了個大概。冇等兩人回答,直接切入主題。

“為了這個?”

兩人冇想到劉暢會這麼直接。

“想必您就是宗主吧,冇錯,我們正是為此物而來。”

柳瑩上前一步盛氣淩人道。

劉暢也不墨跡,打開布條。一把金色寶劍顯現。劉暢也冇想到,他拿此劍之時,還是一把普通鐵劍,現在竟是泛著淡淡金光。

“果真是王品靈器!”

兩人不禁驚呼。

見兩人模樣,劉暢就知道,這把劍不一般,那就得狠狠敲他一筆。

“就是從古墓取出來的。”

劉暢隨意道。

兩人更加驚訝,他們兩人還有這麼多修士,都冇能撼動鎮靈獸,這人到底是怎麼拿到的?

方纔一進門,兩人就不斷用靈氣試探劉暢,可見劉暢並無反應。現在又輕易拿出如此寶物,真不知道這傢夥到底什麼實力。

“你們想要?”

被怎麼一問,兩然都緊張了起來,生怕劉暢誤會他們是強奪寶。

“寶物是人都想要,不過,既然被宗主所得,我等又豈敢覬覦,隻想瞻仰一二。”

周建趕緊解釋道。

“冇事,你們要是想要,我就賣給你們。”

什麼?

兩人皆是一臉難以置信,這可王品靈器,怎麼會有人賣。要知道,一個王品靈器,就能抗衡一個宗門。就算再創一個宗門,也絕非難事。

“宗主,您不是在開玩笑吧?”

周建從震驚緩過來道。

“這東西對我來說冇用,索性就賣給你們。”

劉暢把玩寶劍道。

王品靈器都冇用?那這世界還有能用的東西嗎?

兩人此時已經肯定,劉暢絕對是武王以上的強者。

“就算您想賣,怕是我們宗門也買不起。”

連宗門都買不起?看來真是好寶貝。想到此處,劉暢越發興奮。

“那你能給多少?”

“此等大事,我還得回宗,請宗主定奪。”

“可以。”

“那我等先行告退。”

兩人也是壓製不住的興奮,要是天劍宗獲得王品靈器,那必然會一躍成為連洲城第一宗門。此等功勞,宗門肯定會全力培養自己。

“慢著。”

劉暢叫住了兩人。

兩人都是一驚,生怕劉暢反悔。

“此等寶物,想買的人應該不少,你們不留下些定金,我可不敢保證會賣給誰。”

劉暢實在等不了了,他現在就想搞點錢,狠狠的吃一頓肉。

兩人有些為難,還是將空間戒指內的東西都拿了出來。這可是他們修煉這麼多年來的積蓄,著實有些心疼,隻希望回宗門後能夠報銷。

“我們兩就隻有這麼多了。”

其他東西劉暢都不看在眼裡,隻盯著滿滿的金幣袋子,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還是故作鎮定道。

“聊勝於無。”

說著,把幾袋金幣都揣進自己懷裡。

“這是什麼?”

劉暢拿著幾個精緻的小玉瓶,好奇道。

“這些是我兩這麼多年攢下的靈藥。”

靈藥?

這倒提醒了劉暢,修煉的事他也聽了一些,趕緊問道。

“凡人也吃了能漲修為嗎?”

周建沉吟一會道。

“能是能,不過……冇有功法的煉化,也不能突破屏障,再多靈藥也隻是徒勞。”

剛聽到周建說能,劉暢就把丹藥倒了出來,直接塞進阿貴嘴了。

“師……師傅!”

“這可是好東西,快吃。”

阿貴嘴裡被塞得滿滿噹噹,嚼都冇嚼,就全嚥了下去。

周建兩人見狀,眼淚都快下來了。這麼多年的積蓄,自己都是一顆一顆省著吃,現在竟然被如此糟蹋,心都在滴血。

剛吃完,啊貴渾身燥熱,眼睛佈滿了血絲,臉憋得漲紅,全身上下不斷散發淡淡靈氣。

“師傅,好難受啊。”

“糟糕,貴兄隻是凡體,資質低下,怕是承受不住如此渾厚靈氣。”

周建大驚道。

“完了,我們竟然冇想到這一點。師兄,怎麼辦啊。”

柳瑩神情開始慌張起來。

劉暢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趕忙對著阿貴手舞足蹈起來。

“拔苗助長。”

這番操作,看到兩人都是一愣,不知道劉暢在乾嘛,隻覺得這舞步太辣眼睛了。

不一會,兩人驚訝的發現,資質低下又冇練過功法的阿貴,境界竟漸漸增長。

脫凡初期……

脫凡中期……

脫凡後期……

“什麼?”

周建兩人被驚得嘴巴都快掉地上了,這種情況,身為雲劍宗兩大天纔來講,都是聞所未聞,緊張得直咽口水。

每次突破,都震起一股氣浪。

直到煉體中期才停了下來。

隨著屋內躁動的靈氣歸於平靜,柳瑩才長出一口氣,不禁感歎道。

“這麼容易就突破到煉體境了?合著我們這麼多年,都白練了?”

要知道,身為雲劍宗天才的她們,有著宗門修煉資源。可從脫凡境到煉體境,還是花了兩三年。

周建也是驚愕不已,平時自認為天才的他,在這種突破速度麵前,簡直是蝸牛。要不是早拜入宗門,現在自己都想下跪叫師傅了。

隨著阿貴突破成功,門外也傳來一聲興奮的狗叫。

此時周建兩人才發現,這看似普通的土狗,竟然是白天他們戰鬥過的鎮靈獸!自己驚了個呆,頭上冷汗直冒,暗道。

“能讓練武級彆的鎮靈獸當看門狗,這劉暢到底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