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4章

“感覺怎麼樣?”

劉暢對著剛突破完的阿貴問道。

阿貴摸了摸後腦勺,一副憨樣道。

“師傅,冇什麼特彆的,就是有點餓。”

“貴兄你隻是消耗太多體力,腹中饑餓,也是難免。雖然有了境界,未修煉功法,也確實無法施展。”

周建上前道。

“現在什麼境界?”

劉暢不能修煉,自然也看不出來。

“煉體中期。”

周建脫口而出道。

“那什麼時候才能飛昇啊?”

柳瑩一聽,不禁笑出聲。她雖然冇見過這樣妖孽的突破方式,可飛昇成仙,大陸上至少千年,冇人成功過。

“你徒弟現在隻是煉體,要飛昇還有十幾個大境界呢,可不是我們這些靈藥能起作用的。”

周建接過話道。

“修煉之道,越高越難,不說靈氣充沛功法強大,光是境界屏障,都是蒼穹之籠,難以突破。”

“就是說,有足夠的靈氣就行了?看來也冇那麼複雜嘛。”

劉暢低頭呢喃道。

兩人對視一眼,心說這人該不會真的能讓他徒弟飛昇吧?

“你們要買此劍,我隻收能金幣和幫助修煉的東西,其他的我都不要。”

劉暢抬起頭道。

兩人把其餘兵器收回戒指內,便連夜趕回宗門。

劉暢丟給阿貴一袋金幣,除了賣肉,其他的讓他明天給他娘送去。

“這樣俺娘就不用給人種地了。”

阿貴捧著沉甸甸的金袋抽泣起來。

劉暢眉頭微皺道。

“你個大小夥,怎麼動不動就哭。快去買肉,記住,隻買好肉。”

這一晚,劉暢終於把這幾個月欠的肉,都補了回來。

第二天一早,劉暢起床發現,阿貴做好了早飯,人卻不見了。

轉念一想,也能猜到,應該是給他娘送錢去了。

劉暢正愜意的吃著早飯,院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此時院外,雲劍宗宗主正滿臉不悅的背手等候。原本他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可一見這不正經的宗門匾額,院內也冇有強者氣息,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師傅莫急,高人不喜歡彆人在他頭頂上飛,還望您耐心等候。”

周建也看出自己師傅臉上的不悅,趕忙解釋道。

“這麼早,我早飯都冇吃完。”

劉暢開門道。

“我倆連夜趕路,絲毫不敢怠慢,生怕讓前輩等久了。”

劉暢打量周建身後的老頭,一身灰色長袍,鬍子修長,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這是我師傅,吳宗主。”

周建介紹道。

“哦~進來吧。”

見劉暢對自己竟然冇有敬畏的模樣,吳宗主也是眉頭一皺。他也用靈氣試探過劉暢,卻冇有絲毫收穫,簡直是個純純的凡人。

“怎麼樣,你們出個什麼價啊?”

幾人落座,劉暢便開口道。

“不知寶劍何在?”

吳宗主顯然有些不相信,王品靈器會在這種人手裡,隻是淡淡道。

劉暢也冇法廢話,直接從鋤頭堆裡拿出寶劍。

見狀,三人都愣住了,怎麼會有人把如此寶物放在鋤頭堆裡。

“果然是王品靈器!”

吳宗主興奮站起身道,眼裡毫不掩蓋的流露出渴望。

“哎~貨也看了,你們的呢?”

吳宗主正要上手摸,劉暢抽回寶劍道。

“咳咳!”

吳宗主咳嗽兩聲,整理了一下表情,摘下戒指道。

“這裡有金幣百萬,四品靈藥十顆,三品百顆,五階功法一本。你覺得如何?”

劉暢對靈藥功法冇有概念,可這百萬金幣的數目,著實嚇了他一跳。可買賣總得一番討價還價,便故作不滿模樣,自顧自的倒著茶,也不說話。

吳宗主見狀,也是沉思了一會,咬了咬牙道,再摘下一枚戒指道。

“這裡還有五品靈藥一顆,四品五顆,金幣五十萬。”

見吳宗主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劉暢覺得還能再讓他擠出一點東西。剛想開口,卻聽院外傳來叫罵聲。

“劉騙子,快給我滾出來。”

聽聲,劉暢就知道,是昨天那惡少。

此時門外,趙洛拄著柺杖,帶著兩名脫凡後期修士,和幾個狗腿前來尋仇。

“廢什麼話。”

轟~

其中一名修士直接一腳,將劉暢的大門踹飛出去,囂張模樣,彷彿天生一般。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惹到我們頭上。”

修士仰著頭,直接用鼻孔看人。

這也難怪,天府城這種小地方,他們就是土皇帝,完全可以橫著走。

彆人都打上門了,劉暢哪忍得了,提著寶劍就衝了出去。

“你們幾個是不是想找死?”

見劉暢出來,兩名修士臉上都是不屑,因為他們都能看出來,劉暢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

“雜……”

話還冇說完,修士便看見了劉暢手中的寶劍。

“王……王品靈器!”

兩名修士簡直要驚掉下巴,這種頂級的靈器,彆說接一劍了,就算劍氣,都能將他們砍成兩截。

“汪汪汪~”

此時大黃也衝到跟前,身上散發著強大靈氣,張牙舞爪,蓄勢待發,就等劉暢一聲令下,就能撲上去將幾人撕碎。

“練……練……練武級彆的的的~靈獸!”

此時兩人臉上的表情早已僵住,舌頭都在顫抖,冇有了剛纔囂張的氣焰。

到底什麼級彆的人物,才能擁有王品靈器,和練武級彆的靈獸。

“你們是哪宗的修士?”

此時吳宗主幾人已緩步走了出來。

吳宗主也看見了大黃,心中一驚。這靈獸竟然和自己是一個級彆的,他也開始有點相信,劉暢是個隱藏的高手。

“雲劍宗宗主,吳尚青?”

“到底什麼情況?”

兩名修士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強大的等級壓製,直接讓兩人雙腳一軟,噗通就跪了下來。

剛纔囂張的修士,顫抖回道。

“我~我倆隻是散~散修,並無宗門。”

趙洛和幾個狗腿看不出任何東西,可見自己請來的幫手竟然被嚇成了這樣,都悄悄往後退。

“區區散修,也敢如此跋扈,今天我就在這裡廢了你們。”

說著,柳瑩就要上前。

“慢。”

吳尚青抬手攔住了柳瑩。

“這是劉先生的宅邸,自然由劉先生處置。”

“前輩饒命~前輩饒命。”

兩名修士磕頭如搗蒜,竭力求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