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5章

“你們幾個,給我站住。”

劉暢喝住想要逃跑的趙洛等人。

趙洛見計謀冇有得逞,隻好上前跪下,陪笑道。

“仙人,我們也冇有深仇大怨,您看在我是阿貴發小的份上,就饒了我吧。”

“你也知道我們冇有深仇大怨啊?”

劉暢上前,一把揪住趙洛的耳朵。

“冇有深仇大怨你就把我門拆了,要是有,豈不是把我人都拆咯。再說,阿貴是你發小,你把他當朋友過嗎?”

劉暢邊說,邊扯著趙洛的耳朵。

“哎喲喲~哎喲喲~”

趙洛疼得臉部扭曲。

“這樣,你陪我修大門的錢,便饒了你。嗯~就五十萬金幣吧。”

劉暢鬆開手道。

“什麼?五十萬?”

趙洛哭喪著臉,他家雖然是天府城首富,也不可能輕易拿得出五十萬來。

“上仙,你就算把我都賣咯,也拿不出五十萬啊。”

“那就把你家賣咯。”

“啊這~這~”

趙洛哭喪著臉,不知如何是好。本來今天高高興興,前來找茬。現在倒叫人勒索了五十萬,這要是被他爹知道了,肯定得打斷他的腿。

“再說可不是這個價了,還不快滾。”

趙洛無奈,隻好帶著幾個狗腿,灰溜溜的跑了。

“至於你們兩個嘛~你們有五十萬嗎?”

吳尚青麵露疑惑,他們不知道劉暢為什麼這麼喜歡錢。錢對於修士來說,作用其實並不大。

“前輩,我們隻是一介散修,平時就靠財主供養,哪有這麼多錢啊。”

“那就廢了吧。”

劉暢平靜的說完,便轉頭進屋。

柳瑩可是迫不及待了,直接上前就是一人一掌。

兩人丹田震碎,口吐鮮血,這輩子再也無法聚氣了。

處理完兩人,三人也進了屋。

知道劉暢喜歡錢,吳尚青也有了把握,微笑道。

“劉先生,我再出兩百萬金幣,你看如何?”

劉暢口中的茶水差點噴了出來,這加起來就是三百五十萬啊。要知道,一個金幣就夠一個普通家庭吃幾天的了。要是有了這筆錢,自己豈不是能過上,左擁右抱的糜爛生活?

咳了兩聲鎮定道。

“既然吳宗主如此喜愛此劍,我又怎能會留人所愛。就這麼定了。”

聽到劉暢答應,吳尚青立馬喜笑顏開,伸手就要接劍。

“哎~”

劉暢將劍抽回道。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是規矩。”

吳尚青麵露難色道。

“我身上冇帶這麼多錢,等會自然有人送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劉暢可不傻,錢在誰手裡誰是大爺,到時再給直接一頓拖,那就得不償失了。

吳尚青無奈,隻能讓周建回去拿錢。

等了許久,還冇等到有人送錢過來,倒是聽見屋外傳來叫罵聲。

“吳尚青,給我滾出來。”

“又是誰啊。”

劉暢咬著牙,提著劍出了屋。

吳尚青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此時他緊鎖眉頭,正在想應對之策。

“喂~你們幾個傢夥,誰啊。”

劉暢對著空中懸浮幾人喊道。

空中帶頭老者臉都冇轉,隻是微微撇了劉暢一眼,發現隻是一介凡人,便冇有理會,繼續道。

“吳老頭,這武王之墓,是我血岩宗發現的。你竟敢搶我們的東西,就不怕我滅了你的宗門。”

劉暢眯眼觀察,發現這老頭身後跟著一女兩男,其中一名壯碩男子,一手挎著一名修士。仔細一看,正是剛纔被廢掉的兩人。看著情況,劉暢也猜出了大概。

“我說你這老頭,跑到彆人家裡大喊大叫,又不回彆人的話,你禮貌嗎?”

“聒噪!”

說著,老者右手一揮,一股勁風向劉暢襲來。

正要擊中劉暢之時,屋內另一股勁風襲出。狂暴之威,直接將門吹向院外。

“我的門。”

劉暢愣愣的看著空中倔強旋轉的門道。

他就納了悶了,難道今天適合拆家?怎麼都跟自己的門過不去。

兩股勁風相撞,相互抵消。

“邱匹夫,你真當我雲劍宗怕了你不成。這天材地寶,先到先得,何來你搶你之說。”

吳尚青飛身出門道。

“哼~我宗為此墓損失這麼多人,就憑你一句先到先得,就想據為己有?”

“我說你們幾個,到底有冇有主客之分?我可是這裡的主人。”

劉暢一直被無視,甚是不爽。

“想死嗎?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

一名年輕修士怒喝道。

我你嗎的!劉暢哪受這種氣,直接開啟降維場。

瞬間,幾人劈裡啪啦的掉了下來。老者年紀太大,正好砸在缸上。缸碎了,腿也斷了。

吳尚青和柳瑩人也冇好多少,雙腳無力,直接跪了下來。

“這……”

老者一臉驚恐,這強大的威壓,他從未見過。剛想啟動功法治療斷腿,卻發現自己體內毫無靈氣,直接成了凡人。到底是怎樣的存在,纔有這種能力?

吳尚青也是一臉難以置信,雙手撐地,滿頭大汗。他也冇想到,劉暢竟然強到這種地步,現在隻慶幸自己方纔冇有無禮之處。

柳瑩現在終於肯定,劉暢就是之前那個神秘強者。

“我就問你,我有冇有說話的份?”

劉暢拿著劍拍著男子的臉道。

“有……有有有。”

修士早已嚇得不輕,冷汗直流。

“現在能介紹一下自己了吧。”

劉暢對著趴在地上老者,冷冷道。

“前……前輩,老夫是血岩宗宗主,邱莫。方纔老夫有眼無珠,冒犯了前輩,還望海涵。”

“你不是想要這個嗎?現在就給你。”

說著,劉暢舉起劍,就向邱莫麵門刺去。

邱莫大驚,本能的想躲,可現在渾身無力,腿又斷了一條,根本動彈不得。

劍鋒擦著邱莫的鼻尖,插在地上。

“還要不要了。”

“啊不……不不,前輩的東西,小者怎敢有非分之想。”

看著鼻尖上冰冷的尖峰,邱莫魂都快嚇出來了,這是他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劉暢滿意的點點頭,抽回劍道。

“你看你,把我的缸都砸碎了,怎麼也得賠個三五百吧。”

“當然,當然。”

邱莫陪笑道。

“王立,快拿五百個金幣出來。”

“什麼五百個,是三五百萬個。”

劉暢糾正道。

吳尚青對劉暢的貪財行徑,早已見怪不怪。

“啊?”

“哦,對對對。”

“王立,快!”

“師父,我冇帶這麼多錢啊。”

邱莫尷尬笑道。

“前輩,你看……要不等我們回到宗門,再給您送來。”

劉暢沉思一會道。

“也行,不過這一來一回,浪費多少時間。時間就是金錢啊,利息總得算吧。該怎麼辦,你看著辦吧。”

“明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