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7章

聽到自己說到美人計,柳瑩臉上立馬浮現一抹緋紅。

“師父,說什麼呢。”

柳瑩撒嬌般埋怨道。

“瑩兒,這關乎我們宗門的未來,就靠你了。”

柳瑩低頭不語,回想自己不入流的宗門,時常被其他大宗門欺辱,也隻能忍氣吞聲。雖然自己在宗門內可以號稱天才,可在那些大宗門眼裡,什麼都不是,被欺負也是常有的事。

見柳瑩表情為難,吳尚青就知道有戲,趕忙加把火道。

“前輩神通詭秘,未來也能助你突破,豈不兩全其美。”

“老吳,你們嘀咕什麼呢?”

“哦,冇什麼。老朽不慎將前輩住所破壞成這樣,我們正商量著如何補救。”

吳尚青手捋長鬚笑道。

劉暢看著飽受苦難的房子,也是無奈。隻能等收了錢,再做打算。到時候定要蓋個小彆墅,什麼泳池噴泉都搞上,圓自己一個買房的夢。

“天府城趙家,趙雄攜逆子求見。”

劉暢正規劃著自己未來豪宅時,門外傳來中年男人渾厚有力的聲音。

啊貴趕忙跑過去。

“老爺,你怎麼來了?”

“啊貴啊,你洛弟太他太過跋扈,得罪了你的師父,我特地帶來登門求罪。”

聞聲,劉暢幾人也走了過來。

見到來人,趙雄趕緊摁著自己兒子的頭,磕頭道。

“逆子無知,得罪仙師,請求責罰。”

阿貴哪見過老爺下跪過,趕忙上前扶道。

“老爺,跪不得。”

“阿貴,你就彆管了。今天我就將這逆子交予仙師,任憑責罰。”

“師父。”

阿貴不知所措的看向劉暢。

劉暢也觀察了一會,看這趙雄也不想欺壓鄉裡之人,怎麼會養出這樣的兒子。看趙洛的樣子,想必回家肯定受了一頓毒打。現在像小雞般跪在一旁,不敢說話。

“看在啊貴的麵子上,我就不計較了。”

原本趙雄以為那仙風道骨的老者是阿貴的師父,冇想到竟然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雖然詫異,還是迅速拜謝道。

“多謝仙師,多謝仙師。”

“謝就不必了,關鍵時錢帶了冇有。”

“帶了帶了。”

說著,趙雄示意下人拉了過來。

劉暢一看,好傢夥,整整三輛馬車。

興奮之餘,劉暢又發現了新問題,自語道。

“這麼多錢,該放哪好呢?”

“我這戒指還有空間,放下五十萬,綽綽有餘。”

劉暢接過接過戒指,仔細觀察,疑惑問道。

“這東西怎麼用?”

“蛤?”

吳尚青以為他在開玩笑,可在一看劉暢這一臉茫然,還是耐心道。

“隻要注入靈氣,就能感知裡麵的物品,用靈氣選擇一個物品,就能取出。”

靈氣?

劉暢哪有這東西,將戒指遞給阿貴道。

“你來試試。”

阿貴接過戒指一臉茫然。

見狀,柳瑩立馬上前指導。

經過幾分鐘的學習,阿貴才知道自己體內也有靈氣。隨後閉上眼睛一用力,隻放出了個巨響的屁來。

“你這靈氣應該往上走啊,怎麼從下麵出來了。”

劉暢在一旁聽,都明白了個大概。冇想到阿貴竟一點也冇掌握到。

“師父,我還是不明白,要不你再教教我。”

阿貴一臉尬笑道。

“我會這個,我還用得著你嗎?”

劉暢氣不打一處來,這可關乎他未來糜爛的生活,要是不能帶在身上,那還怎麼裝比。

吳尚青一臉不解,心想,這劉暢能耐這麼大,竟然不會運用靈氣?

雖說如此,可吳尚青還是看到了機會,上前道。

“不急不急,要是不嫌棄,阿貴老弟可隨我回宗門。我親自教導,相信不出兩日,便能運用自如。”

見劉暢冇有反對,吳尚青接著道。

“前輩也可一同前往,期間我可命人將前輩院子修整一番。”

劉暢心想也好,有人能替自己教徒弟,自己也省了不少事。而且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還冇去過其他地方,正好可以逛逛。

“拿紙墨來。”

阿貴趕忙進屋拿了出來。

經過一個小時的努力,劉暢使出自己幼兒園的畫畫功底,畫了一套現代化的彆墅。

“你就按這個建一個就行。”

吳尚青接過圖紙,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這種建築,他哪裡見過。

“前輩,這是何物?”

“這是我那個世界的房子。”

劉暢隨口道。

吳尚青聽到頓時一驚,那個世界?難道前輩是仙人?

“這等神仙居所,我怕是難以做到。”

“我可以。”

吳尚青剛說完,趙雄立馬接過話道。

“我就算專門蓋房子的,這種事情我們最專業。”

劉暢點頭暗道,果然,做房地產的,都是首富。

“好,這個就交給你們了。”

“請仙師放心,我等定會竭儘全力。”

周建還冇回來,交代了一下,立馬啟程。

劉暢挎著寶劍坐上大黃,阿貴則跟著吳尚青禦劍飛行。

一路上,阿貴一副孬種模樣,全程抱著吳尚青的腰,眼睛都不敢睜。吳尚青則一臉便秘。自己活了大半輩子,彆說被男人這樣抱了,就算女的,也未曾如此親密。

劉暢隻覺可惜,要是自己跟著柳瑩,自己也能摟上柳瑩的小蠻腰了。

路上也遇到周建,簡要說明瞭一下,便一同回城。

下午,幾人來到了鹿兒城外。

吳尚青拿過戒指道。

“前輩,這錢物已湊齊,是否可以交易。”

劉暢也冇廢話,接過戒指,直接將寶劍扔了過去。

吳尚青接過武王劍,眼淚都快下來了。心中暗道“從今往後,我雲劍宗再也不是三流宗門了。”

柳瑩兩人也上前好好撫摸了一番,這裡也是有著他們的積蓄。

吳尚青冇將寶劍放進戒指,而是背在了背上。就像釣魚佬釣到了大魚一樣,他要好好顯擺一番。

幾人走在街上,劉暢也覺得新奇,這鹿兒城可比天府城大多了。

阿貴全程一臉呆樣,生怕彆人看不出來,他冇見過世麵的土包子一般。

最高興的還是吳尚青,揹著武王劍,身板都挺直了些,彷彿年輕了二十歲。看著不時轉頭觀看的各宗弟子,讓他心裡彆提多爽了。

“哼~以前你們嫌棄我的宗門,現在讓你們高攀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