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領域之內,眾生平等 >   第9章

次日,劉暢剛起床,就被柳瑩拉到了比武台。

大黃和啊貴住在一起,一人一個狗也緊隨其後。

來到比武台,此時整個場外早已擺滿圓桌,劉暢被安排在高台主位之上。

“要吃席?”

劉暢一臉茫然。

見人來的也差不多了,吳尚青站到台前,高聲道。

“多謝諸位捧場,今日請大家來,就是為了慶祝我雲劍宗,喜獲武王寶劍。”

話音剛落,兩個雲劍宗弟子,將擺著寶劍的架子抬了上來。

隨著蓋著的紅布掀開,台下頓時傳來嘈雜的議論聲。

“果然是武王級彆的寶劍!……”

“這下雲劍宗可是鹿兒城最高戰力了……”

“好強的氣息……”

聽著眾人的議論,吳尚青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這次酒席可是花了他們僅剩的積蓄,就為了裝波大的。

“這劍本該是我們的,師父,要不我們現在就衝上去,將劍奪回來。”

一名血岩宗弟子氣憤道。

邱莫也是一臉陰沉,心中怒意也在熊熊燃燒。不過,一見到主位上的劉暢,還是蔫了下來。

吳尚青就像憋了多年的處男一般,在台前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大堆廢話,是個人都看出來,他尾巴早就翹上了天。

劉暢隻覺得浪費時間,他現在隻想早點開席,因為他還冇吃早餐呢。

“恭喜啊,吳宗主。”

吳尚青正眉飛色舞之時,遠處走來一群人。

“是嵐月宗的人。”

“快看,蘇易南已經突破武王境了。”

“什麼?”

……

眾人再次爆發一場議論,鹿兒城還未出現過武王級彆的強者,這可是第一人。

吳尚青臉色大變,他冇想到蘇易南竟然能夠突破。要知道,本身是武王,和手中靈器是武王可不是一個檔次的。

“恭喜蘇宗主突破成功。”

見有人來攪局,邱莫立馬來了興致,滿麵堆笑的走了過來。

“恭喜恭喜……”

其他兩大宗門的宗主也走了過來。

“這下蘇宗主依舊是我們鹿兒城第一戰力,有蘇宗主在城中坐鎮,我們也能跟著沾不少光。可不能讓那些投機取巧之徒,成為我們鹿兒城的門臉。”

邱莫說著還刻意了看向吳尚青,臉色儘是嘲弄之色。

吳尚青這個氣啊,本來應該是自己露臉的場合。冇想到花了的大錢,比卻被彆人給裝了。

“哪裡哪裡。在下也是偶的機緣,方能突破,我聽說吳宗主機緣也是不小啊。”

蘇易南客氣道。

“他那個隻能說是瞎貓碰死耗子,算不得什麼機緣。”

邱莫鄙夷道。

他這次可逮到機會了,勢必要狠狠嘲弄一下這老不死的東西。

其他兩名宗主也附和著,對著吳尚青就是一波冷嘲熱諷。

原本雲劍宗是鹿兒城末流,冇想到竟然讓他撿到寶,翻身成為頂位,他們可無法接受。

吳尚青臉都快綠了,可現在局勢不在自己這,也隻好強忍陪笑。

劉暢真服了這幾個老傢夥,在那裡聊個冇完。桌上的食物又讓人垂涎欲滴,實在忍不住,便喊道。

“菜涼啦!”

眾人皆是一愣,他們不明白,這幾大宗主在聊天,竟然有人敢打斷。

吳尚青被幾人的組合拳搞得麵紅耳赤,見劉暢說話,便趕緊借坡下驢道。

“諸位,時間也不早了,快請上座。”

幾人來到主桌,他們都不明白,為什麼這二十來歲的小夥,竟敢坐在主位之上。

邱莫可知道劉暢的手段,但也不出聲,他倒是想看看蘇易南和他,到底誰高誰低。

“這位是?”

蘇易南率先問道。

吳尚青也逮到機會,趕緊道。

“這位是劉暢,劉前輩,這武王劍便是前輩所贈予。”

他故意說贈而不是買,就是為了體現他們關係不一般。

蘇易南眼睛微眯,用靈氣試探著眼前這位年輕人。

劉暢絲毫冇有察覺,他現在眼睛裡隻有桌子上的燒雞。

“冇想到劉老弟小小年紀,竟然慷慨,想必定是大宗門出身吧。”

蘇易南絲毫冇有收穫,臉色不禁露出疑惑。要知道,不管多強之人,呼吸間都會不經意間流露出些許氣息。像劉暢這種毫無靈氣波動之人,他隻能想到凡人兩字。

安全起見,還是先客氣客氣。

劉暢冇注意蘇易南在說什麼,盯著桌子上的菜,思索著呆會如何巧妙又不失禮貌的,獨吃一隻燒雞,愣是半天也冇迴應。

“喂!我師父問你話呢。”

蘇易南身後一名紫衣女子怒喝道。

“啊?”

此時劉暢回過神來,尷尬道。

“大宗門算不上,隻收了個徒弟而已。”

“這就是我徒弟,阿貴。”

說著,劉暢拍了拍阿貴的肩膀。

阿貴隻是憨憨的傻笑著。

蘇易南冇想到,這年輕人竟然有凝氣後期的徒弟。不過這徒弟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雖有凝氣後期境界,體內靈氣卻雜亂無章,彷彿冇有修煉功法一般。

“哼~也不知道哪裡騙來的傻子,跟了你這種人。”

紫衣女子冷笑道。

劉暢一聽就不樂意了。

“他師父我在這呢。你就這麼說話,太冇禮貌了吧。”

“禮貌?”

“就你一個踩狗屎運的,撿了把劍,就好意思舔著臉坐在主位之上。這是該你坐的嗎?”

紫衣女子絲毫給麵子,厲喝道。

“紫月,不可無禮。”

蘇易南陪笑道。

“都怪我管教不嚴,得罪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劉暢也不是小肚雞腸之人,便不再多說。

“各位請坐。”

現在蘇易南是最強者,這話語權自然就在他身上。

幾位宗主也不敢多說,紛紛落座。蘇易南現在是老大,也冇計較,便就近坐下。那些大弟子隻能在自家師父身後站著,隨時聽候吩咐。

劉暢趁著幾位宗主在客套,偏過頭,用手擋住嘴巴小聲對阿貴道。

“我想吃燒雞。”

阿貴隻是憨憨的應了聲哦。

“諸位也等久了,先吃點東西吧。”

蘇易南話音剛落,阿貴立馬站起身,一把抓住燒雞的脖子。

眾人都呆住了。知道他愣,冇見過這麼愣的。

“哈哈哈~阿貴小友真是豪爽。”

蘇易南打圓場道。

劉暢也起身,裝作不滿道。

“你怎麼這麼不懂規矩,你上手抓讓各位宗主怎麼吃。”

說著搶過燒雞,將脖子放在阿貴盤裡,身子則自己拿走。

“不是你……”

“不是什麼,讓你不聽話,罰你隻能吃雞脖子。”

啊貴剛想說話,立馬被劉暢打斷。

“哼~山野村夫。”

紫月一旁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