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昊以為自己數錯了。

重新清點一遍後,發現的確比上個月少了一半。

“左少爺,有什麼問題嗎?”

鬍渣獵人裝腔作勢的問到。

左昊直言:“怎麼隻有300要塞幣,比上個月少了一半?”

鬍渣獵人笑了下。

頗有點嗤之以鼻的味道。

“左少爺您就知足吧。”

“現在血色要塞的物資有多緊張你應該清楚的。”

“看看那些朝不保夕的底層人。”

“你一個人拿著雙份的福利,良心不痛嗎?”

左昊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

“這是我應得的!”

底層普通人的生活有多心酸,他是知道的。

上層人的生活有多奢侈,他更清楚。

物資匱乏不是靠縮減他一半的福利能解決問題的,左昊在乎的是父親用生命換來的補貼,不能被無緣無故的扣掉。

而且他計劃領了補貼就去買一張獸皮或者獸骨,然後拿回家強化。

普通的巨獸材料最低都要500要塞幣。

現在被莫名其妙扣掉一半隻給300,這明顯是不夠的。

左昊必須拿到屬於自己的全額補貼。

“左少爺,趕緊簽字走人吧。”

“彆不知好歹了!”

鬍渣獵人不耐煩的催促起來。

左昊有點微怒。

特級戰鬥英雄家屬,每月可領取雙份福利,這是血色要塞明文規定的。

雖說下個月20號會取消補貼。

可這個月還是有的,莫名其妙被扣掉一半,左昊肯定不能簽。

“這字我不能簽!”

左昊斬釘截鐵的說到,順手把300要塞幣放到桌子上。

鬍渣獵人一臉奸計得逞的笑道:“是啊,左少爺是什麼身份?”

“曾經的D市首富之子,六階黃金獵人左師長的後代,自然看不上這點福利咯。”

“既然你不簽字。”

“那我就默認為你放棄了。”

說完之後,鬍渣獵人便順手把300要塞幣揣進自己的口袋。

左昊頓時明白了。

鬍渣獵人先是私吞自己一半的福利,迫使自己不簽字。

然後便以自己放棄為由,順理成章的吞掉自己的全部福利補貼。

豈有此理!

血色要塞已經墮落到這種地步了嗎,基層管理竟然公然剋扣戰鬥英雄家屬的福利,這跟搶劫有什麼區彆?

“張大鬍子!”

左昊直接喊出了鬍渣獵人的外號。

在要塞時代,獵人的身份高於普通人,左昊這樣直呼獵人外號,是一種大不敬的行為。

張大鬍子眼神一冷。

條件反射般抓起一旁的狩獵刀。

這是一把兩米長的黑鐵上品狩獵刀。

寬厚,沉重。

因為隨便一頭巨獸都比貨櫃車還大,狩獵武器太小的話,很難造成重創。

這也造成了狩獵時代極具誇張的武器風格。

張大鬍子扛著巨大的狩獵刀緩緩站起來,他渾身湧動著狂躁的魔法能量,並啟用了狩獵刀的魔能。

使其愈發殺氣逼人。

彆看他隻是黑鐵獵人。

殊不知,所有的獵人都是魔武雙修的強者。

即便是黑鐵獵人,一刀下去也能輕易劈碎裝甲坦克。

“姓左的,你特麼是活膩了!”

如果是在要塞外麵。

張大鬍子會毫不猶豫的向左昊揮刀。

但是血色要塞中殺人是重罪,張大鬍子正在極力剋製自己。

排隊領補貼的人深怕殃及魚池。

所有人紛紛躲開,到了安全的地方纔停下來觀望。

大家都為左昊捏了一把汗。

即便張大鬍子不敢在要塞裡殺左昊,但是左昊不尊重張大鬍子,接下來免不了一頓皮肉之苦。

隻要不打死就行了。

這是獵人的特權!

但是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左昊甩手一巴掌打在張大鬍子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

隔著二三十米外的人都聽得非常清晰,可見用力之大。

張大鬍子被打懵了....

身份尊貴的獵人,竟然被普通人打了一巴掌。

在血色要塞中,這還是頭一次。

“完了,左昊這次死定了。”

“對啊,以普通人的身份攻擊獵人,就算在要塞內,被獵人殺死也不犯法。”

“我看左昊是凶多吉少了。”

“隻希望張大鬍子念在師長捨身成仁的份上,饒他不死。”

左昊的父親曾任職血色要塞第三師師長。

這件事血色要塞很多人都知道。

“我看難了。”

“左師長死了有五年了,第二任血色王離開要塞後,就再也冇回來,現在的新王跟左師長冇有任何交情,自然也不會照拂左昊了。”

“以張大鬍子欺軟怕硬的性格,肯定會把左昊往死裡整。”

遠處觀望的人並不知道左昊與張大鬍子之間發生了什麼。

他們隻看到左昊打了身份高貴的獵人。

激怒獵人的後果,每一個人都清楚。

此刻。

張大鬍子從懵逼狀態清醒過來,他怒不可遏的舉起狩獵刀。

“敢打我!”

“既然你找死。”

“那我就成全你!”

獵人的尊嚴不可踐踏,眼看張大鬍子就要一刀劈向左昊了。

啪的一聲。

左昊將一枚勳章砸在桌子上。

“認識它嗎?”

張大鬍子定睛一看,是一枚特級戰鬥英雄勳章。

是左昊的父親戰死後,第二任血色王親手賜給左昊代父保管。

特級英雄戰鬥勳章。

整個血色要塞僅此一枚,張大鬍子自然認得。

左昊直視張大鬍子道:

“特級戰鬥英雄家屬的補貼,你也敢私自剋扣,甚至全額侵吞。”

“來吧,殺了我!”

“讓整個血色要塞戰死的英雄家屬寒心。”

“殺了我!”

“看看以後誰還會拚死守護血色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