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勳章!

三個人同時驚撥出來。

血色勳章是血色要塞最高榮譽的勳章,秉承著血色王的榮耀。

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哪怕是代表要塞王權,統籌內外事物的執事官,見到這枚勳章都得恭敬客氣。

張大鬍子等三人就更不用說了。

隻不過他們都很疑惑,整個要塞中還從未聽說誰獲得過血色勳章。

左昊是從哪兒弄到的?

大背頭獵人到底心思沉穩得多,很快就想到了關鍵點。

這枚血色勳章應該是第二任血色王私下授予左昊父親的,畢竟他倆當年是摯友。

想到這裡。

大背頭獵人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左少爺,我剛纔已經說過了,這是活人的時代。”

“第二任血色王已經死了。”

“即便你有他授予的血色勳章,也唬不到我們。”

左昊不禁冷笑。

他把血色勳章遞到三人的麵前。

“我剛纔提醒過,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

血色勳章近在臉前。

勳章上清晰的印著[伏遠山·授]。

“伏...伏...伏遠....”

張大鬍子嚇得說話都不利索了,最後一個“山”字愣是不敢說出口。

直呼血色王的名字是重罪。

重點是,這位叫伏遠山的血色王還活著,他是第一任血色王,也就是十年前D市的市長。

伏遠山擁有無與倫比的獵人天賦。

在巨獸入侵後第二個月,他就晉升為獵人了。

不到四年的時間,他成為了震驚全國的傳奇獵人,並以一階傳奇獵人的實力,在死亡沙漠擊斃二階傳奇妖獸——黑角龍。

越階擊殺傳奇妖獸。

這等實力在當時聞所未聞,中州高層也為此震驚,於是將伏遠山調往中州鎮守巨獸傳送塔。

伏遠山這個名字。

代表著那個時代的最強戰力,是能擊殺飛龍的無敵獵人。

他是無數人仰望的存在。

他現在都還活著!

左昊手中這枚血色勳章,正是當年父親無償提供龍牙峰建造要塞,並捐贈大量工程設備,建築材料等物資後,伏遠山授予了這枚勳章。

父親一向低調。

因此血色勳章一事不為外人所知。

此刻拿出來,張大鬍子等人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你們口口聲聲這是活人的時代。”

“請問,第一任血色王是否活著?”

張大鬍子、大背頭獵人、長槍獵人同時嚇得冒冷汗。

因為伏遠山不僅活著。

而且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還順路來過兩次血色要塞,畢竟這座要塞是在他的率領下一手建造的。

他當年為血色要塞流血流汗。

感情之深不言而喻。

“不說話了?”

左昊直視著三人,臉上依舊掛著若有若無的不屑。

“你們說,如果我掛著這枚勳章,然後找到執事官,把今天的事告訴他,你們會是什麼下場?”

張大鬍子等人嚇得腿都軟了。

什麼下場?

肯定是死罪啊!

伏遠山親手授予的血色勳章,這個麵子即便是現任的血色王也得給。

因為他還活著。

並且六年前就晉升為傳奇獵人,成為了那個時代的最強戰力。

以伏遠山的天賦,如今是史詩獵人還是傳說獵人?

冇有人知道。

正是因為冇有人知道,為伏遠山這個名字蒙上了神秘的麵紗,讓人無比忌憚。

張大鬍子直接嚇得跪下了。

口中不斷求饒,希望左昊放過他。

大背頭獵人和年輕獵人也一起跪下,這一刻獵人的尊嚴已經不重要了。

隻有跪下求饒纔有活命的可能。

“左少爺,我們願意拿出所有的積蓄,求您不要把這件事捅到執事官那裡去。”

“左少爺,您打我吧,打我出出氣。”

打你?

嗬嗬....左昊不屑的笑了笑。

三條蛆蟲,彆臟了我的手。

至於拿走這些人的積蓄,左昊更不屑。

因為伏遠山、江安南,以及自己的父親,他們都是頂天立地的英雄。

用他們的榮譽去敲詐勒索。

這是對英靈的不敬,對英雄的侮辱!

左昊朝四周看了看,因為這裡的爭執,使附近又聚集了不少人在觀望。

於是左昊想到了辦法。

“把我應得的600要塞幣給我。”

“然後每人給我磕三個響頭,扇自己三個耳光,我就可以饒了你們。”

與其打他們一頓。

還不如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狠狠羞辱,使他們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尊貴強大的獵人給普通人下跪磕頭。

這種事一定會被觀望的人迅速傳開,這三個人將一輩子活在恥辱中。

咚咚咚....

啪啪啪....

三人不停的磕頭,地板都在震動。

扇耳光也很用力,隔得老遠都聽得清。

雖然他們心裡有千萬個不甘心,可是更害怕左昊把事情捅到執事官那裡去,到時候他們必死無疑。

哼哼....

左昊看著像狗一樣的三人,一臉的鄙夷。

他拿著屬於自己的補貼,然後轉身離開,一刻都不想多待。

隻不過就這樣走了,又有點不甘心。

他不屑用血色勳章的榮譽去敲詐勒索,卻不代表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對這些人略施懲罰。

左昊淺淺的笑了下。

然後發動了暗金手錶的時間暫停,直徑百米之內,時間停止了流逝,所有的事物都被定格。

左昊雙手揣在褲兜裡。

然後閒庭信步一般來到三人麵前。

“黑鐵上品狩獵刀。”

“青銅中品狩獵斬斧。”

“青銅極品狩獵槍。”

三個人的兵器資訊出現在左昊眼前。

如果把這三把兵器分解了。

神聖右手或許可以立即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