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昊提了一下張大鬍子的黑鐵狩獵刀。

很沉重。

竟然紋絲不動。

但是沒關係。

神聖右手隻要觸摸到狩獵刀,就可以完成分解。

左昊意念一動。

刀內蘊含的強大魔法能量,被神聖右手絲絲抽離。

剩下的殘渣如粉塵般掉落在地上。

不到十秒鐘。

這把能劈碎裝甲坦克的狩獵刀,便被神聖右手吸收乾淨了。

左昊看了下。

經驗值增加了15%。

還有兩把青銅武器,吸收青銅武器應該能增加不少經驗值。

於是左昊抓住了大背頭的青銅中品狩獵斧。

“分解!”

雖然是青銅武器,不過神聖右手同樣隻用了十秒鐘,便完成了分解吸收。

左昊吃驚的看著經驗條。

足足漲了40%。

畢竟青銅武器是用千年獸的附魔骨頭打造而成,所蘊含的魔法能量不是黑鐵武器能比擬的。

還差45%的經驗就能升級了。

現在還有最後一把武器,青銅極品的狩獵槍。

分解青銅中品斬斧漲了40%的經驗,不出意外的話,這把青銅極品狩獵槍應該能漲45%的經驗。

加上分解黑鐵狩獵刀增加的15%經驗。

剛好能滿足升級條件。

左昊心情激動的抓住槍柄。

“分解!”

隨著槍身的魔法能量被不斷吸收,經驗條也在迅速增加。

65%...75%...85%...95%...

100%!

青銅極品狩獵槍化成灰燼,左昊的神聖右手也順利升級。

一行小字在右手上跳出。

[您的神聖右手提升到黑鐵段位。]

[黑鐵級神聖右手,每隔12小時可強化一次物品。]

左昊眼前一亮。

也就是說,每天可強化兩次了。

而且段位提升到黑鐵級後,如果觸發幸運 3,可直接強化出黃金級寶物。

因為打底已經是黑鐵級了。

幸運 1就是青銅,幸運 2則是白銀,以此推類。

左昊不禁心驚肉跳。

這事要是傳出去,恐怕整個藍星的超級獵人,都會窺視自己的右手。

得保密!

這時候小字繼續跳動。

[神聖右手段位提升,您可以觸摸自己了。]

左昊看著這行字很無語。

什麼叫可以摸自己了?

他嚴重懷疑神聖右手在開車,而且還有證據。

玩笑歸玩笑。

左昊特彆期待摸一下自己,看看能發生什麼變化。

正好神聖右手的能量是滿值。

於是左昊釋放出能量,然後摸了一下自己的臉。

頓時,一行小字出現在眼前。

[您摸了自己的頭,並觸發幸運 1,您的頭被強化成青銅頭顱。]

“這....”

青銅頭顱?

左昊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腦袋已經變成了兵器。

而且還能看到詳細的資訊。

【青銅頭顱】

品質:青銅上品

被動:魔能湧動

左昊頓時笑了。

因為青銅頭顱的被動【魔能湧動】,使他擁有了成為獵人的希望。

獵人之所以強大。

之所以能催動狩獵刀蘊藏的魔法力量。

就是因為體內湧動著濃鬱的魔法能量。

左昊的腦袋變成青銅品質後,也感受到了強大的魔法能量在湧動。

不過目前隻有腦袋裡有魔能在湧動。

如果把四肢、軀乾都強化成兵器,就能使全身湧動著魔能,到時候便可蛻變成真正的獵人。

而且絕對是同段位無敵的獵人。

因為他的身體脫離了肉身的概念,成為了兵器!

一想到這裡,左昊趕緊摸了下自己的臉。

還好,跟以前一樣,肌膚依舊充滿彈性。

又使勁撞了幾下牆壁。

一點都不覺得頭暈或頭疼,這種感覺真棒。

隻要神聖右手段位高了。

不但可以摸出一身神裝,還能摸出一副神體!

這時候左昊感到有點疲憊,他這纔想起,自己還控製著時間暫停呢。

這個異能會消耗大量精神。

而且時間逆流隻能恢複肉身創傷,對於精神是無法恢複的。

“不能再耽擱了。”

繼續保持時間暫停,恐怕會精神衰竭的。

左昊趕緊離開現場。

然後解除時間暫停的狀態,福利發放點又恢複了正常的時間流速。

這一切無論是在外人眼裡。

還是身處時間領域中的人來說,都不過時一霎那的事,完全冇有任何破綻。(知識帝不要糾結時間暫停的合理性了,這是網絡小說!)

隨著左昊走遠。

福利補貼發放點響起了憤怒的咆哮。

“老子的刀呢?”

“握草,老子的青銅斬斧呢?”

“王八蛋,怎麼一眨眼,老子的青銅狩獵槍不見了,馬德,那是極品啊!”

......

......

此時左昊已經來到交易市場。

花了500要塞幣買了一截鬼狩蛛的鉗夾。

這截鉗夾差不多有五米長,估計得有七八十斤,於是左昊又很闊綽的花了50要塞幣,請了個乾苦力的勞工幫他搬回家。

以左昊現在的能力。

分分鐘賺個幾萬要塞幣不是問題,不在乎這點小錢。

而且他現在還不是獵人。

因此冇有獵人揹包,這麼大的鬼狩蛛鉗夾搬回家也很累。

還不如請個勞工。

由於剛剛用過神聖右手的能力,需要12小時後才能完成能量蓄積,因此左昊打算明天再強化。

另一邊。

張大鬍子、大背頭獵人、長槍獵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一名青年麵前。

“什麼?”

“左昊有血色勳章!”

“而且還是第一任血色王授予的?”

問話的青年就是江超。

血色要塞統籌部長的兒子,三個月的時間成就七階白銀獵人的實力,被譽為最有潛力成為傳奇獵人的青年。

江超雖然震驚左昊擁有血色勳章。

卻冇有懷疑他作假。

因為血色勳章是用王的血液浸染而成,絕不可能有作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