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超冷冷的瞪了張大鬍子和長槍獵人一眼。

“真是白癡!”

“左昊有遠山王的血色勳章。”

“隻要他拿出血色勳章,獵人堂的人就會嚇得像孫子一樣。”

“甚至還會把我也賣了。”

“做事前動動腦子行不行?”

江超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二人。

張大鬍子和長槍獵人尷尬的縮了縮脖子,他們的確冇想到這層。

江超來回踱步了一會。

“行了,獵人堂的事不用操心,順其自然。”

“如果左昊能成為獵人,對我來說或許是好事。”

長槍獵人望著江超。

“江少,此話怎講?”

“很簡單,不出意外的話,本月底是傳送塔開啟的時間,無儘的巨獸會再次湧入藍星。”

“如果左昊成了獵人,他就有義務出去狩獵。”

“在荒野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他成為廢人.....”

......

......

一晃到了20號。

今天是取消戰鬥英雄家屬補貼的日子。

左昊決定前往獵人堂接受檢測,然後就能拿到獵人勳章了。

他並不在乎獵人每個月最低1000要塞幣的福利。

對於左昊現在而言。

一天賺個幾十上百萬要塞幣,那也是分分鐘的事。

不過有了獵人勳章,就等於在要塞中擁有高人一等的地位,不管做什麼事能省去很多麻煩。

所以左昊決定去一趟獵人堂。

他穿上一身休閒小西裝,白色的襯衫纖塵不染,棕色的休閒皮鞋油亮潤澤。

戴上金絲框的傳奇眼鏡。

左手一支低調奢華的暗金手錶。

左昊如翩翩公子一般走出彆墅,朝著獵人堂的方向而去。

彆墅外有城防軍巡邏。

所有的戰鬥英雄家屬都住在這一片區,城防軍保護著這些人的安全,這是對戰死英雄的一份承諾。

因此左昊也不用擔心會有小偷進彆墅。

一路走來,左昊總會吸引著無數目光,就像焦點一樣。

並非左昊故意穿得這麼亮眼。

他穿的都是父親的衣服,父親是個注重儀表的人,衣櫃裡全是這種私人訂製的高階服飾。

左昊想低調都不行。

當然了,這身衣裳也並非普通之物。

白銀下品的襯衫。

黃金中品的修身小西裝。

白銀極品的休閒褲。

白銀中品的皮鞋。

全是這些天左昊強化出來的,除了具備強大的防禦,還擁有自動清潔的屬性。

永遠不會弄臟。

連洗衣服都省了。

通過這些天的強化,左昊也總結出了一點經驗。

強化藍星本土物品,比強化巨獸材料,更容易觸發幸運 2,甚至幸運 3。

強化巨獸材料,又比強化肉身更容易觸發幸運。

雖然左昊不知道原理。

但是通過這些天的不斷強化,他的確摸索到了這個規律。

不知不覺來到了獵人堂。

這裡是檢測獵人身份,頒發獵人勳章的地方。

獵人堂由龍牙峰的大理石修建而成,古拙恢弘,代表著獵人的榮譽,神聖不可侵犯。

左昊走進大門。

一位穿著修身皮套裝的美女前來接待。

“您好先生。”

“請問是來檢測魔能的嗎?”

檢測魔能就是檢查體內是否具備魔法能量,並能得心應手的控製這種力量。

通過檢測後就會頒發獵人勳章。

成為被世人認可的尊貴獵人。

“是的,請帶我去測試。”

“好的,請跟我來。”

皮衣美女走在前麵帶路,總會有意無意的撇頭看一下左昊。

左昊的形象放在巨獸入侵前,也是男神級的。

巨獸入侵十年後,還能看到這麼整潔乾淨,溫文儒雅的翩翩公子,用稀世罕見形容都是謙虛的說法。

正值青春芳華的女子,見到左昊自然會心動。

左昊看得出。

皮衣美女胸前並未佩戴獵人勳章,應該是普通人。

可能有親戚朋友是獵人,所以走了點關係到獵人堂做接待。

“先生,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

皮衣美女有點吱吱唔唔。

像有難言之隱似的。

“你說。”

“就是....就是....你身上有錢嗎?”

左昊有點雲裡霧裡,這位美女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跟我一麵之交,就要向我借錢嗎?

雖然左昊有很多錢。

但他又不是冤大頭,君子之交且淡如水,一麵之緣更不用說。

“不好意思,我冇帶錢。”

皮衣美女臉上露出了一絲慌亂,最後又像做出了某個決定似的。

“先生,如果一會兒你需要錢的話,就跟我說一聲,我借給你。”

這下左昊更加迷糊了。

原來不是想跟自己借錢,而是反過來想把錢借給我?

這是什麼意思?

“謝謝你的好意。”

知道錯怪對方後,左昊的語氣更加謙和。

不多時兩人便來到測試大殿。

不出意外,大殿裡空蕩蕩的,隻有兩名獵人堂測試官在聊天。

其實能晉升獵人的,早就晉升了。

獵人堂剛成立的那幾年比較忙,現在也就隔三岔五會出現一名獵人,測試官要清閒得多。

血色要塞40萬人。

獵人數量隻有五萬。

八分之一的機率,難度可想而知。

“喲,左少爺啊。”

其中一名測試官一眼就認出了左昊。

左師長的兒子,坐擁血色要塞唯一的豪華彆墅,其實左昊在要塞中還是很出名的。

但不是仰慕那種出名。

而是羨慕嫉妒恨的那種“酸名”。

“左少爺,看你這身裝扮,是來喝早茶嗎?”

“不好意思。”

“你可走錯地方了,獵人堂冇有茶水可奉。”

這言外之意就是要趕左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