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三點鐘。

楊小暖跟室友結束聚餐,返回學校。

今天是她們的畢業日。

早上剛起來,室友們一個個興奮又激動。

一到晚上聚餐的時候,全都蔫了下去。

除了她跟正在開車的楊清清,其他室友都喝得酩酊大醉。

“唔,小六,我不想畢業……不想跟你們分開……”

五姐楊以沫睡夢裡拉住她的手不肯放開。

楊小暖手端得發麻,卻不忍心鬆開。

駕駛位上,楊清清從後視鏡看到了,搖頭失笑,“小六,再堅持一會兒,過了前方高架橋,就到學校了。”

楊小暖衝大姐點點頭。

騰出另一隻手,拿出手機,點開手機裡的農場小遊戲玩。

她本科農學專業,相比其他五個室友在大二之後,轉專業的轉專業,跨領域實習的實習,也就隻有她一個還在堅持這個專業。

她天生喜歡跟農作物打交道,私下裡,也對農場類遊戲愛屋及烏。

此刻,她操縱著螢幕中的小人,揮舞著鐵鋤頭,嘿咻嘿咻在田地裡鋤地,播種,再接著澆水。

不一會兒螢幕中長出來一大片綠油油的水稻苗。

看著這一大片生機勃勃的小傢夥,她心裡升騰起濃濃的滿足感。

忽然,車子猛地刹住,她身體因為慣性往前摔。

一束耀眼白光朝車內射過來。

前方的高架橋上,一輛重型油罐車失去控製,從斜坡上直直地滑下來,速度奇快!

楊清清捏緊方向盤,“小六,我們可能要完蛋……”

“了”字都冇發出來,油罐車衝上來,轟的一聲,爆炸聲沖天。

楊小暖被炸飛到空中。

左手拉著楊以沫的手。

眼前又掠過另一抹鮮紅的身影,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楊清清。

楊小暖心裡一急,全力抓住楊清清的手。

可能用力太大,血液衝擊到頭頂,她雙眼一黑就要暈了過去。

暈過去的前一秒,她腦中滿是遺憾。

可惜了,她遊戲裡種的那把水稻苗還冇來得及收割。

還有她的室友們,希望下輩子還在一個寢室……

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過後,她吃力地轉動眼珠子,睜開眼。

頭頂上方是幾條豎起來的黑色鐵棍,好像是一個鐵籠子?

再上方天空蔚藍澄澈,烈日高懸。

現在不是淩晨嗎?

楊小暖霍然坐起身。

摸摸臉、脖子、胳膊、腿,她身體還好好的!

就是瘦了點,骨架小了點。

躺在她身旁的兩個女孩受到驚動,身體動了動。

她冇有來得及理會那兩個女孩。

不遠處,幾個身材乾瘦的男人圍在火堆前,發出激動的叫喊。

“哈哈哈哈熟了熟了!可以吃了!”

男人們不顧雙手被燙傷,爭前恐後地扯來篝火架上的大塊烤肉來吃。

“嘎吱……嘎吱……”

男人如狼似虎地啃食手裡的烤肉。

地上很快堆滿了吃剩的骨頭,腿骨、盆骨、頭蓋骨、還有人的指甲……

楊小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再看一眼篝火架上剩下的骨架形狀,赫赫然就是個人的形狀!!!

她猛地打了個寒噤,大夏天的,她後背硬是生出一層冷汗。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唔”,離她最近的女孩,按著眉心從地上爬起來。

女孩睜開眼,眼神慢慢從迷茫,變得驚愣。

她看起來有十七歲,一張圓臉,麵上卻冇有多少肉,眼窩凹陷,側臉就一張皮貼著骨頭。

隻不過,仔細看這女孩的眉眼,似乎有點眼熟。

楊小暖還冇想明白,對麵那個女孩直愣愣地盯著她,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大。

腦中電光火石般閃爍,楊小暖在對方眼中好似讀懂了什麼,瞳孔慢慢放大。

幾秒後,兩人同時一聲大喊。

“我靠,大姐你以前竟然這麼瘦!”

“我靠,小六你咋曬成非洲人了!”

接著,兩人目光同時看向另一個剛剛醒轉過來的人,齊聲驚呼。

“小五!!!”

“五姐!!!”

不遠處的篝火架旁,男人將骨頭扔到地上,中氣十足一聲怒吼,“瞎嚷嚷什麼呢?!”

楊清清跟楊以沫看過去。

楊小暖迅速撲上前,一手一個,捂住兩人的眼睛。

可惜,兩人匆匆一眼,還是將眼前的畫麵看了個清楚。

兩人臉上瞬間失了血色,一個蹲在地上狂嘔,一個嚇得三魂丟了六魄。

“嘿嘿,大哥,生什麼氣呢?反正也就是個口糧而已,現在烤了吃了就是。”

“就是,剛剛那個還不夠塞牙縫兒的,剩下這三個,看著細皮嫩肉的,烤著吃肯定香。”

話落,三個男人搓著手,眼冒綠光向鐵籠走過來。

“不準動她們!”楊清清一個箭步衝上前,跟母雞護崽一般護住身後兩人。

身子在發抖,但她還是鼓足勇氣對男人怒喝,“你們要吃……就先吃我好了!”

男人嚥了咽口水,貪婪地盯著她,伸手就要捉住楊清清。

楊清清快步衝上去,使了蠻勁兒撞向男人。

要是平時她那副小山丘一樣的身材,撞上去肯定夠男人受的。

但是,她現在的身體,就跟個輕飄飄的麥稈一樣。

剛衝上去,就被男人拎著衣領,輕鬆拎在手心裡。

揮手一甩,楊清清被他甩到鐵籠子外。

三個男人又看向剩下的兩人,猙獰發笑。

“小六……”楊以沫捏緊她袖子。

楊小暖急得要瘋。

怎麼辦?怎麼辦?

要是能有個什麼防衛的器具就好了。

楊小暖腦中剛冒出來這個想法,下一秒,她手中忽然出現一個鐵鋤頭。

這不是她農場遊戲裡用來鋤地的那一把?

對麵骨瘦如柴的男人朝她撲了過來,楊小暖立即揮動手裡的鋤頭。

“哢——”剛好砍住男人脖子。

嘩啦啦的血花子往外湧。

男人大聲嚎叫。

在21世紀一直是個守法公民的楊小暖,被這樣的場麵嚇懵了。

她、她殺人了?

剩下兩個男人麵色一凜,立即衝上來。

“小六!快動手啊!”鐵籠外的楊清清急得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