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暖瞬間回神,手裡的鐵鋤頭用力敲在男人腦袋上,男人登時就暈了。

剩下一個人,手裡提著一把大砍刀衝上來。

楊小暖嚇了一大跳。

楊清清眼疾手快抓住男人腳腕,楊以沫揚了一把土灑到男人眼睛裡。

男人緊閉著眼睛眨眼淚,動作就慢了下去。

室友們為她爭取了時間,楊小暖立刻揮動鋤頭敲下去。

男人身體一軟,暈倒過去。

楊小暖呼了一口氣,趕緊來到鐵籠外,將楊清清扶起來,“冇事吧?”

楊清清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冇事冇事。”

“可是,”楊清清又扭頭環視一眼周圍環境,再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穿著,滿臉疑惑,“我們不是在聚會嗎?這是哪兒啊?”

楊小暖中學時代也看了不少穿越小說,這會兒結閤眼前情況,心裡那個猜測也大差不離了。

“我們應該穿越了。”楊小暖麵色嚴肅。

楊以沫臉色一白,“穿越?不會是那因為那場車禍……”

楊小暖跟她對視一眼,沉重地點頭。

而且,看這情況,她們穿來的時代,恐怕不是個盛世。

楊小暖突然頭痛,腦海中同時湧現出很多記憶。

她這具身體,來自距離這裡兩百裡開外的小楊村——整個村子以楊姓為主。

小楊村裡有一對夫妻,一直生不出孩子,就收養了村裡其他人家裡生出來不要的女兒領養,一共領養了六個孩子。

按照原主的記憶,這六個孩子按照年齡排序,竟然恰好就是她跟她的室友,她排最小,叫楊小六。

半個月前,小楊村被北方蠻族攻占,燒殺搶掠,村子一夜之間被洗劫殆儘。

六個姐妹被隻剩下一口氣的楊氏夫婦連夜抄近路,送回到附近的大楊村,也是楊氏的嫡親家族中托付。

為了躲避蠻族,大楊村連夜舉村搬遷。

楊氏夫婦冇能撐下來,當晚去世。

六個孤女跟著大楊村的伯伯們一路東逃南下,打算去豫州安家。

可惜,連年乾旱下,路上經過的城鎮鬧饑荒,接連遭遇流民暴動走失。

楊小暖從回憶中回神,偏頭看向自己的兩個室友們。

兩個室友應該也接收了原主的記憶,跟她一樣臉色凝重。

她們這是穿到逃荒路上了啊!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回去趕緊跟小二她們會和!”大姐楊清清立即做出決斷。

楊小暖跟楊以沫都讚同地點頭。

五天前,她們跟室友在一個名叫“豆腐堖”的地方,遭遇流民暴亂,被衝散,後來被這三個歹徒綁走,再醒來就被關進了鐵籠裡。

如果室友們也跟著穿越了,一定會返回“豆腐堖”等她們會和。

楊小暖看了下地上躺著的三個流血的男人。

她們三個人,除了身上穿的破麻袋衣服,連一粒米都冇有。

要去豆腐堖,不知道走多少路呢,這路上冇水冇米,恐怕還冇到,就要死在半路上了。

還不如先將這三人身上的東西搜刮乾淨,等出了這裡,再拿東西跟彆人換糧食吃。

楊小暖將自己的想法同室友們說了。

楊清清跟楊以沫對視一眼,眼中都閃過一抹精光,立即讚同地點頭。

既然穿到這個世界了,就得要按照這裡的生存法則來辦事。

三人分頭行動。

楊小暖將三個男人身上的衣服、鞋子扒拉下來,出於善心,她給他們留了白色褻褲。

在拆其中一人的腰帶時,她從那人腰帶裡搜出來點碎銀子,手上顛了顛,總共一兩;另一人懷裡有兩個雜糧餅,一把匕首;最後一個人身上一毛錢也冇有,但懷裡有一包500克左右的精細鹽!

楊小暖用三人的衣服兜著搜刮來的東西,去跟室友會和。

楊清清揹著個破破爛爛的大揹簍回來,裡麵一口大鐵鍋、碗筷勺子、一大捆粗麻繩、一把砍刀、一根燒火鉗、一大捆鐵棍。

這鐵棍看起來有些熟悉,楊小暖下意識朝著鐵籠子方向看去,果然地上空了,鐵籠被楊清清拆得一乾二淨。

楊小暖抽了抽嘴角,大姐果然凶悍。

楊以沫挎著兩個帶補丁的包袱回來,包袱一攤開,裡麵有些破布條、針線包、身份文牒、火摺子、還有驅蟲蛇的雄黃粉。

有了這些東西,他們上路,底氣也更足了。

楊小暖將搜刮來的兩個雜糧餅,跟室友們都分著吃了。

雜糧餅是高粱做的,喇嗓子,還帶點餿味。

她吃完了,但胃裡還是餓得難受。

再看一眼室友,狼吞虎嚥吃完餅,將手指都舔得乾乾淨淨,還有些意猶未儘。

這三個身體的原主,估計也好幾天冇進過食了。

楊小暖忽然想到農場遊戲裡的鐵鋤頭。

低頭看向手裡握的鐵鋤頭,鋥亮嶄新的木製手柄,還有亮白的鋤頭刃,刃上還帶著新鮮的泥土。

忽然,她手裡的鋤頭消失不見!

不光她手裡的鋤頭不見了,連衣服、錢、大姐背上的揹簍、五姐的包袱也通通不見了!

楊小暖跟自己的室友一樣,驚愕地瞪大雙眼。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下一秒,楊小暖就在室友呆怔的目光中,原地消失了。

她隨後出現在一片綠油油的水稻田裡。

這不正是她穿越前種的那一片水稻田?

稻田周圍有好幾片果園,上麵結滿了碩大飽滿的桃子、蘋果、梨子……

旁邊有幾塊碧綠茂盛的菜地。

田地四周,清澈的河水潺潺流過,水中遊魚嬉戲。

水流上有座小橋,過了橋,雞鴨鵝牛羊在草地上悠哉走動。

橋邊聚集了幾處穹頂木屋,正是她的穀倉,裡麵糧食瓜果蔬菜應有儘有。

穀倉的角落裡,正堆放著她們搜刮來的揹簍、包袱之類的物品。

楊小暖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她狠狠掐了下手腕,疼得她流眼淚。

這是真的!她帶著農場空間穿越了!

楊小暖幾乎立刻,從穀倉裡兜了些大米,從河裡摸了條大黑鯉魚,再摸了三個剛出窩的熱乎母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