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拳皇模擬訓練室 >   第7章

葉落徹底被震住了。

他呆呆地問道:“把力量和速度練到極致,就能使出這一招嗎?”

白衣女子額頭微微見汗,看來氣流斬這招對她來說,稍微有些吃力。

她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過,想要練成很難。”

葉落看著地上的半截木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下定決心道:“我想學,學費多少?”

白衣女子頓時一喜,帶著葉落走出裡屋。

邊走邊說:“嗯,學費不貴,五千半年,什麼時候開始學?”

兩人走到前廳停了下來,白衣女子轉過身,笑著看向葉落。

葉落沉吟了片刻,從脖子上取下拳皇紀念幣,遞到白衣女子麵前,詢問道:“我現在冇錢,能不能先用這個抵押?”

“龍虎紀念幣?”白衣女子吃驚地看著葉落手中的金燦燦的紀念幣。

葉落冇有一皺,難道真的是龍虎紀念幣,一時間,他有些疑惑。

白衣女子拿起紀念幣自己端詳了片刻,隨即搖著頭,自言自語:“不太對,不是龍虎紀念幣。”

她抬頭看向葉落:“雖然不是真正的龍虎幣,不過也是純金的,抵押五千塊綽綽有餘了,你確定要抵押?”

葉落遲疑了一下,問道:“這實際能抵押多少錢?”

白衣女子歪著頭,想了想,說:“目前黃金是一克兌換七百多龍虎幣,你這個差不多有二十克,能兌換一萬五千塊左右吧。”

葉落吃了一驚,他在猶豫要不要找個地方當了。

正遲疑間,葉落左腕的腕帶響了。

抬起手腕看了看,隻看到腕帶上顯示“田思雨”三個字。

田思雨是葉落在孤兒院一起長大的孤兒,比葉落大兩歲。

兩年前畢業於上甘雨綜合學府的政法係,現在在市政廳做秘書助理的工作。

葉落伸出手指,下意識地向下劃了一下螢幕,彷彿有了肌肉記憶一般。

下一刻,一個隻顯示上半身的全息投影從腕帶上彈射出來。

全息投影異常清晰。

隻見田思雨穿著一身乾練的職業裝,齊耳短髮,氣質出眾,尤其是戴著一副又大又圓的黑框眼鏡,更是彆有一番風味。

隻是,此時的她卻是緊蹙著眉頭。

“你現在在哪裡?”葉落能從電子音中聽出田思雨的焦慮。

葉落說道:“我現在在格鬥大街,怎麼了?”

“現在回學校,我在你宿舍門口等你。”

葉落眉頭微皺,問道:“出什麼事了嗎?”

田思雨催促了起來:“你先回來,到了我再跟你細說。”

掛掉全息投影,葉落心中閃過一絲陰霾,他猜測可能是廖翔的事情。

由於事情緊迫,葉落隻好將紀念幣抵押給了白衣女子,等以後有錢了再贖回來。

之後,便往學院趕去。

回到宿舍,便見田思雨早已等在門口。

葉落走上前,喊了聲:“思雨姐。”

田思雨點了點頭,眼中掠過一絲憂色,隨即道:“你先開門,我們進去說。”

葉落點了點頭,開門進了宿舍。

田思雨如回自己家一般,輕車熟路地坐在沙發上,隨後抬起頭看著站在她麵前的葉落。

眉頭緊蹙,問道:“你是不是跟一個叫鼠哥的人有過節?”

葉落冇有否認,看來該來的還是來了。

田思雨繼續問道:“那你知不知道他身後的大哥是廖家的二少爺,廖翔?”

葉落又是點了點頭。

“那你知不知道,廖家是南城四大商會之一?”

葉落點頭道:“知道”。

“他們不僅在商界地位超然,哪怕是政界以及格鬥界都是不容的小覷的。”田思雨說。

她歎了口氣,右手扶著額頭,陷入了沉思。

葉落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女子,這個與原宿主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姐姐。

兩人從小關係就非常好,田思雨一直把他當親弟弟看待。

小時候在孤兒院,經常吃不飽飯,田思雨每次都會將自己的那份分一半給他,若非如此,葉落估計都長不到如今一米八的個頭。

沉思了半晌,田思雨突然看著葉落,問道:“你跟那個鼠哥是怎麼發生過節的?”

葉落也不隱瞞,將那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隻不過隱去了自己穿越過來的事情。

田思雨聽後,又驚又怒,以至於渾身有些發抖。

葉落見狀,連忙接了杯溫水遞給田思雨,坐在她旁邊問道:“是不是那個廖翔要找我的麻煩?”

田思雨喝了口水,點點頭,道:“是的,我在市政廳忙著置辦格鬥大賽的事情,無意間聽到了廖翔的事情,說你把他的手下打得重傷昏迷,廖翔非常生氣,揚言要找回場子。”

葉落沉默了下來,這個廖翔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隨即他問道:“這個廖翔是格鬥家嗎?”

田思雨看了葉落一眼,歎了口氣,說道:“這正是我擔心的。”

“廖翔不但是格鬥家,而且實力很強,他在飛龍格鬥館學習格鬥術,據說練的是新派空手道。其實力是整個格鬥館最強的,更重要的是,他覺醒了龍之氣。”

“龍之氣是龍虎之氣嗎?”葉落皺著眉頭問道。

今天已經是他第二次聽到了。

田思雨搖了搖頭,道:“每個格鬥家都會覺醒體內的一種氣,這種氣分為龍之氣和虎之氣。龍之氣主攻伐,虎之氣主防禦。”

葉落心中微驚,想不到這個世界居然存在兩種氣,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她看著葉落,滿臉擔憂,說道:“你從小就不喜歡格鬥術,到現在你連一點防身的技巧都不會,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葉落也沉默了下來,如果真像田思雨所說的話,那自己真的不是廖翔的對手。

“走吧。”田思雨歎了口氣,站了起來。

葉落看著她,不明所以。

問道:“去哪裡?”

田思雨急道:“當然是跑了,我現在開車帶你去車站,你坐長途列車離開南城,走得越遠越好。”

葉落頓時呆住了。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田思雨已經拉著他往外走了。

邊走邊說道:“東西也彆收拾了,到了車站我再給你買兩件衣服,等會我看看你去哪裡比較合適。”

就在兩人還冇走出學院時,有三個人突然攔住了他倆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