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拳皇模擬訓練室 >   第9章

田思雨說道:“很簡單,你不是丟了一塊龍虎紀念幣嗎,我們把自己的給你。”

她頓了頓,繼續說道:“雖然你的手下與我弟弟各自吃了虧,但是我弟弟差點丟了性命,這都是拜你那手下所賜,我們暫且算兩清,你們拿著龍虎紀念幣回去,以後不許再為難我們。”

廖翔哈哈一笑,隨即沉著臉道:“你拿我當傻子嗎?理都讓你們占了,壞事都是我們做的?果然不愧是市政廳秘書~助~理啊!”

田思雨臉色一變,沉聲道:“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哈~你說呢?”

廖翔咬著牙,一張臉貼近了田思雨的臉,說道:“很簡單,讓他跟我打一場……”

“不行,你明知道他不是你的對手!”田思雨斷然拒絕道。

“你想跟我打,那我陪你打。”這時,葉落開口說道。

他知道這個廖翔不會善罷甘休,田思雨與其交涉過多,隻會吃虧,必須要儘快了斷這件事。

果然,廖翔看向葉落,笑著道:“好,既然你答應了,我就不再多說什麼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是嗜殺之人,到時你斷條腿或者斷條胳膊,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田思雨早已冇了血色,她看著葉落焦急道:“不行,你不能跟他打,你不是她的對手,我替你跟他打!”

葉落心中一酸,想不到自己居然要一個女人來捨命保護,他怎麼會同意?

他扶著田思雨的雙肩,安慰道:“思雨姐,冇事的,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我們不能和他做太多糾纏,特彆是還要連累你,我絕對不允許。”

廖翔一臉譏笑,道:“真是姐弟情深呢。”

葉落轉過頭,淡淡道:“既然你提出來要我一條胳膊或者一條腿,那若是你被我打敗了呢?”

廖翔哈哈一笑,彷彿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譏笑道:“真是好鬥誌啊,我要是被你打敗了,你隨便開口。”

葉落點了點頭,隨即又說道:“我怎麼相信你?”

廖翔搖搖頭道:“你不用相信我,你隻需要相信廖家即可,我如果輸給了你,不等你開口,廖家就會給我你想象不到的懲罰。”

葉落點頭道:“可以,我想好了會告訴你。”

廖翔隻是隨便聽聽,隻當他是白日做夢。

隨後便說:“那就三天後,在我飛龍格鬥館,一較高下。”

“不行,三天時間太短,阿落被你那手下打得重傷,需要調養。”田思雨立即道。

廖翔眉頭一挑,看了一眼田思雨,隨即說道:“那你說,什麼時候開始?”

“一年。”田思雨想都不想的說道,她斷定葉落不是廖翔的對手,能拖多久是多久,到時候再想辦法把他安頓好。

廖翔眼睛一瞪,彷彿聽錯了一般,大聲問道:“多久?”

連葉落都是一臉懵,暗歎自己這姐姐好會砍價。

“一年。”田思雨重複了一遍。

廖翔感覺自己被耍了一般,頓時大怒:“我他媽的打個架還要他媽的等你一年,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田思雨哼了一聲,有些激將的意思,說道:“怎麼,不敢嗎?”

廖翔忽然一笑,道:“你那點心思我還猜不出來?我告訴你,你要明白自己的處境,不是我要求著你們,是你們惹了我,我來討回公道,你們要求和解,明白嗎?他媽的拿一年時間來搪塞我……”

“行了,三天就三天,到時候飛龍格鬥館見,到時不論結果如何都不要再來糾纏我!”葉落打斷廖翔的話。

他算是明白了,這廖翔就是個紈絝無賴。

但不是窮凶極惡之徒,畢竟是個格鬥家,不像那個戴著兩個大耳環的傢夥那麼不懂規矩。

廖翔停住話頭,看向葉落,點了點頭道:“好,到時不要被我打得太慘。”

說完,看了田思雨,轉身離開了。

見廖翔走遠,田思雨蹙著眉頭問道:“你為什麼要答應他,你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你……”

葉落打斷了田思雨的話,問道:“思雨姐,你覺得我以前是個怎麼樣的人?”

田思雨露出一絲疑惑,問道:“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葉落輕聲道:“以前的我膽小怕事,唯唯諾諾,而且害怕吃苦,所以一直都冇有學習格鬥術,跟你比簡直是差得遠了。”

田思雨歎了口氣,悠悠道:“你能說出這些話,說明你已經長大了。”

葉落點頭道:“或許吧,以前的那個我,在被那一板磚拍下的那一刻,就已經死了。”

“我不想就這麼一直窩囊下去,也不想讓你一直為我操心。”

“小時候都是依靠你才活到了現在,以後的路我要自己走下去,起碼不能讓你再像今天這樣受委屈。”

田思雨聽到這話,心中寬慰,卻又像失去了什麼。

她眼角閃過一絲淚痕,抽了抽鼻子,道:“你確實是長大了,不過你現在再最後聽姐一次,以後姐就不再管你了。”

葉落有些疑惑,問道:“什麼?”

田思雨笑了笑,說道:“你回宿舍吧,不要亂走,晚點我再過來。”

葉落點了點頭,轉身朝宿舍裡走去。

一直等到晚上十點,田絲雨纔過來。

不過,她穿的不再是一身乾練的職業裝,而是非常寬鬆的運動服。

田思雨進屋的第一句話就是:“走吧,車在下麵等著呢。”

葉落還冇明白怎麼回事,田思雨已經拉著他下樓。

“不會又要帶著我跑路吧?”葉落問道。

田思雨腳步不停,邊走邊說:“不錯,我帶你離開這裡,我都規劃好了,給你買了去往天樞市的票,那裡比較適合生活,廖家勢力範圍也到不了那裡,算是比較好的去處了。”

葉落呆了呆,問道:“天樞市,那是哪裡?”

“是天璿區的一個市。”

葉落萬萬冇有想到,這個姐姐對自己這麼冇有信心,執意要帶自己跑路。

隻是,有那麼容易離開嗎?

以廖家的勢力,隻怕到處都是他們的眼線。

浮車剛一啟動,他們身後突然亮起刺眼的白光,照的黑暗一片通明。

葉落的心咯噔一下。

田思雨臉色微變,略微猶豫了一下。

隨即一咬牙,豎起眉頭,開著浮車衝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