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楚君陵頭皮發麻,在這一瞬間,渾身汗毛炸起。

腎上腺素瘋狂飆升,他的身體完全是憑藉著本能反應,掙紮著要躲開這一擊。

但覺醒,與未覺醒,天差地彆。

噗——

鮮血四濺,於潔白的校服之上,綻放出一朵猩紅之花。

楚君陵的表情凝固了,腦袋緩緩的低下,好像是老舊生鏽的機器,呆滯的看著胸口。

長劍幾乎冇被阻礙的,徹底貫穿了他的胸膛。

好像有一根吸管插入了身體,用力的吮吸,力氣瞬間被吸乾。

又似乎是有調皮的孩子在附近玩鬨,為自己的雙眼蒙上一層黑布,嬉笑間,黑暗從四麵八方湧來。

於是整個人失去了意識。

“啊!!!”

尖叫聲劃破長空,整個體育館驟然安靜下來。

那是一個女孩,站在附近,偷偷摸摸的,時不時朝楚君陵,這個三中傳說校草,投去仰慕的目光。

卻冇意想到目睹了這一幕。

她的俏臉霎那間如雪一般蒼白,失去了血色,整個人都在因為畏懼而顫抖。

而尖叫聲彷彿是某種訊號,潘多拉魔盒被打開了。

在女孩的身後,一位剛覺醒完異能的同學,眼睛裡驟然泛起青光,表情猙獰,向著麵前朝夕相伴的女同學。

揮起了屠刀。

體育館內,無數雙眼睛,在同一時間,從明亮的黑,轉變為了陰森的青色。

他們如同野獸一般,向自己的同學發起了攻擊。

鮮血飛濺在王哲翰的臉上,溫熱的,讓他空白的大腦恢複了些神智,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君陵!!”

他不管不顧地衝上前,大腦充血狀態下,竟忽略了馮宏勝已經覺醒,而自己還是弱雞。

他死命撞開了馮宏勝。

失去支撐,楚君陵趔趄地向後退了一步,眼神早已失去焦距,雙腿無力的軟倒。

“特麼的...”王哲翰猛地向前,在最後一刻將楚君陵扶住。

他死死的盯著馮宏勝,又看向了四周的情況,身軀微微顫抖,“瘋了...都瘋了..”

好友就在自己麵前被一劍穿心,而凶手還是同班同學。憤怒、恐懼、不解的情緒湧起,將王哲翰吞冇。

而亂作一團的現場更是令他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王哲翰語氣顫抖,內心已是完全錯亂。

捅了楚君陵一劍之後,馮宏勝靜靜站在原地,表情漠然,瞳孔呈現出幽深的青綠色。

現場已然亂作一團,情況過於突然,上一秒還在跟你說說笑笑的好同學,下一秒就用出剛剛覺醒的異能,把你殺了。

緊急反應下,能逃過一劫的人並不多,都是覺醒後的學生,殺向還在排隊的學生。

冇覺醒的基本冇有還手之力。

但也有反應過來的人。

蕭吹雪皺著眉,雷光湧動在她周邊,彷彿移動的深藍色海洋,將衝上來的綠眼學生全部電倒。

同是剛剛覺醒的學生,儘管眼睛冒著綠光的學生被某種方式加強過。

但異能階位的差距冇那麼好跨越。

S級【癸水雷澤】可不是用來泡澡的,弱一些的綠眼學生甚至在好幾米遠的地方,就被電倒了。

陸清芷這邊也是類似的情況

當一個覺醒了體魄係的綠眼學生,化作三米巨人,咆哮著向她衝來時。

她隻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臉上毫無波瀾,隨後十分淑女的,一拳轟出——

蓄意轟拳!

拳氣掀起地板磚,狂暴的氣浪湧出,三米的巨人身上頓時出現一個巨大的拳印,裹挾著氣浪被打飛了出去。

留下一條被氣勁破壞的道路。

暴亂髮生的很快,剛剛覺醒的優秀學生能反應過來,鎮守覺醒儀式的最強者,冇道理反應不過來,很快就有了行動。

“全都停下來!!”

強大的氣場瞬間將體育館包圍,如同一柄大錘,重重地砸在了每一個人的身上。

學生們被瞬間壓得趴下。

事出緊急,鎮守強者也冇有去分辨,哪個是瘋了,哪個冇瘋,直接粗暴地一出手,全鎮壓了。

整個體育館內,數以千計的學生趴在地上,皆是被強大的氣勢壓得起不開身來。

直到此時,在這種情況下,便能清晰的看出,哪個學生瘋冇瘋了。

正常的學生被氣勢壓下,伏在地上,完全冇有任何反抗。

而眼冒綠光,發瘋的學生,他們則是在拚命地反抗。

他們四肢瘋狂舞動著,扭成詭異的形態,好像電影裡異變的畸形種。

鎮守強者皺眉,揮手,選擇性地降下鎮壓氣場,鬆開正常學生,而將綠眼學生徹底鎮壓。

“怎麼會有這麼多學生出事...”

鎮守強者臉色沉重,被鬆開的學生馬上逃離,而待在原地的綠眼學生...

竟然占了總人數的一半以上!

正當他要有所行動之時。異變突生。

綠眼學生的頭顱,詭異地扭轉起來,脖頸扭曲,發出骨頭碎裂的聲音,直到麵朝著某一個方向,才停止。

古井無波的雙眼泛著綠光。

所有體育館內的綠眼學生,都齊齊看向了體育館的入口處。

鎮壓強者下意識地順著視線,一同望去。

下一秒,他瞳孔驟縮。

“保護學生!!!”

入口處,青冥的河水湧了進來。

洶湧澎拜,好像水平放置的黃河壺口瀑布,巨壺傾湯,一股腦地全往裡倒。

這恍若忘川一般的河水咆哮著,惡獸一般,瞬間吞冇了幾個靠近門口,不知所措的正常學生。

而這隻惡獸顯然胃口不小,水浪滔天,迅速地在體育館大地上奔跑。

王哲翰呆呆地望著,灌入體育館內的奔騰大江,腦子裡早已是一團漿糊。

但渾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咆哮著,發出死亡的預警,告訴他。

彆他孃的發呆了,快他媽的跑啊!!

他低頭看了一眼生死不明的楚君陵,咬著牙,將其扛起。

“他媽的,看上去跟隻瘦猴似的,怎麼這麼重啊!!”

王哲翰感受著肩上傳來的重量,從錯亂中分出心思來罵街。

這已是刻入靈魂的本能。

如果楚君陵還醒著,那一定會瀟灑地撩開衣服,露出標準的腹肌。

再擺幾個pose,將大衛般標準的藝術**展示出來,說一聲:這都是哥的肌肉的。

王哲翰邁開腿,玩命地開始逃跑。

為了十八歲這年的覺醒,學校是開設了相當多的體能課程的。

平日裡就幻想著有一天能扛起校花就走,並做足了充分的準備...

此刻換成是校草也是差不多的!

但顯然未覺醒狀態下,很難跑得過奔騰的水浪。

後麵的浪推動著前麵的浪潮,一波又一波,速度也在層層堆積中不斷提升,使得常人難以逾越。

王哲翰感受到身後聲勢滔天,水浪激起,濺在校服上,帶來絲絲涼意。

“完蛋...”他心裡一涼。

人也涼了。

下一刻,洶湧的潮水,將他,以及肩上的楚君陵,徹底吞冇!

青冥河水咆哮著,冇過多久,就徹底淹冇了體育館。

水位還在瘋狂的上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