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蘇塵眸光淩厲,周身戰意升騰,磅礴的混沌光瀰漫開來,他一拳轟出,眼前的一片星空炸開,山嶽化為齏粉,天地翻覆。

混沌體被他催動到了極致,爆發出無匹的肉身之力,和霸天人皇之間展開了無比激烈的搏殺。

這絕對是一場無比激烈而又艱難的大戰,蘇塵麵對著眼前的霸天人皇,即便是他凝聚了混沌體,肉身不朽,強悍絕倫,但依舊冇有占據絲毫的上風。

霸天人皇,戰意滔天,猶如實質化一般,他所修煉的就是鬥戰之道,戰意演化諸天世界,宏大無比,每一拳一式,都能夠崩塌世界,湮滅萬物。

蘇塵和霸天人皇,在瞬間就碰撞了幾百上千拳。

每一拳都剛猛無匹,拳拳到肉,拳印爆發開來,宛如太陽崩碎,星空湮滅,恐怖的風暴席捲開來,威力可怕至極。

“斬!”

蘇塵舌綻驚雷,眸光淩厲無匹,他爆發出夫子三劍的至強神威,劍光縱橫十方世界,不斷的朝著霸天人皇斬落下來。

夫子三劍被蘇塵修煉到了大成之境,威力極為可怕,但是讓蘇塵無比震驚的是,他的夫子三劍,竟然根本無法對霸天人皇造成絲毫的傷害。

那淩厲至極的劍光,反而被霸天神拳直接轟爆,化為了漫天光雨,傾灑在天地之間。

“蘇塵,看來你的霸天神拳,隻是修煉了一個皮毛!今天,就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做霸天神拳,什麼叫做鬥戰之道!”

霸天人皇聲如雷霆,朗聲說道。

伴隨著他宏大的聲音,無匹的拳印,更是席捲諸天星辰而來,每一拳落下,都猶如雷霆萬鈞,要開辟無邊寰宇,打爆混沌世界。

那種實質般的戰意,撕裂一切,所到之處,更是萬物崩碎,時空扭曲,可怕到了極點。

在霸天人皇的催動之下,霸天神拳爆發出了毀天滅地的神威,拳勢滔天,橫掃天穹,不斷的朝著蘇塵鎮壓下來。

蘇塵也是將混沌大道經催動到了極致,以無上混沌拳印對敵,不斷的和霸天人皇激烈的搏殺,強大的戰意升騰,同樣是被霸天人皇激發了無邊的戰意。

……

就在蘇塵和霸天人皇激烈大戰的時候。

二十五重天關,皇無極的身影浮現了出來,他一襲紫袍,周身紫氣瀰漫,麵容俊朗飄逸,威嚴而神秘,彷彿是一尊不朽的帝王降臨。

在他的麵前,也是浮現出了太淵人皇的虛影。

不過,麵對著眼前的太淵人皇虛影,皇無極神色淡然而平靜,眸子之中彷彿有熾烈的神輝綻放,隻見他衣袖一揮,頓時一道神秘的畫卷瀰漫開來,朝著太淵人皇的虛影瀰漫而去。

那一道神秘的畫卷,彷彿可以吞噬一切,竟然就連太淵人皇的虛影,都難以抗衡,瞬間朝著畫卷之中飛去。

轟!

一股磅礴的神力湧入到了皇無極的體內,讓他的氣息開始瘋狂的暴漲,周身雷霆交織,火焰升騰,大道命劫降臨,而他的修為,竟然在頃刻間,突破到了四劫準帝之境!

“這人皇本源,果然強大!若是能夠吞噬九大人皇本源,我的修為必定能夠一舉達到九劫準帝之境!”

皇無極的眸子之中精芒璀璨,充滿了激動之色。

這纔是他的依仗!

那一道神秘的畫卷,赫然就是文明史冊。

蘇塵手中的文明史冊並不完整,但就算是蘇塵都冇有想到,文明史冊的另外一部分,竟然在皇無極的手中。

皇無極似乎是已經徹底的掌控了文明史冊的力量,竟然直接以文明史冊,吞噬了太淵人皇的那一道虛影,煉化了人皇本源,藉此直接渡過了大道命劫,突破到了四階準帝之境!

嗖!

皇無極的身影一閃,瞬間朝著二十六重天關挪移而去!

“該死啊!這個皇無極,竟然以魔道神魂血煉秘術,強行掌控了文明史冊,還吞噬了太淵道友的一縷本源?真是該死!”

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之中,看到這一幕的薪火人皇,怒不可赦,眼神中滿是冰冷的神色。

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是人皇試煉,是人族衝擊人皇大位的地方,他卻冇有想到,皇無極竟然有如此取巧的辦法。

“這個皇無極來曆不簡單啊!能夠掌控文明史冊,看來他應該是某個老怪物轉世之身,不過他並未違反規則,我們也奈何不了他!”

軒轅人皇並冇有動怒,眸子之中神芒璀璨,似乎是看出了什麼,緩緩說道。

“那怎麼辦?難道就此任由他吞噬九大人皇本源,藉助這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突破到九劫準帝之境嗎?”

太淵人皇的身影浮現了出來,他眉頭緊皺,同樣是冇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