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機溯吟 >   第4章

天色漸深,原本隻有零星幾顆星星的天空也早已鋪滿了萬千繁星。

星星閃爍起的點點微光,儘其所能的照耀著屋頂兩個意外闖入這個世界的異鄉人。

一身白裙的蘇蘇依偎著楊銘,白天裡那個有說有笑的說要保護楊銘的仙女此時也已經睡著了,僅留下蜷縮的睡姿表達著女孩安全感不高的處境。

而楊銘還在沉思,從蘇蘇的講述中,楊銘此時已然明白當前的世界毫無疑問的就是一個修真世界。

這樣的世界,在地球諸多大神的筆下早已經研究的透透的。天資、氣運、法財侶地等等無疑是這世界中最重要的。

天資,自不必說,蘇蘇一過來就能夠禦空飛行,自己二人同是穿越者,想必天資必是不凡,大概率是有“大帝之資”。

氣運,謔,七十億地球人就倆人穿越了,這氣運。謔~還用說?

法財侶地,這些還得日後慢慢來,不過這侶?看了看身邊的蘇蘇,這還用說?

這樣一想,楊銘的內心激動無比,豪氣乾雲。抬頭望向星辰閃爍的夜空,心想著“老子要乾翻的是這蒼穹。”

滿腔豪情的楊銘不禁把目光移向深邃遙遠的夜空,銀河倒掛三千裡,群星璀璨無一月。

“這星空倒也彆樣璀璨,也不知道哪個是藍星,唉~”

一夜時光悄然過去,晨輝再次照耀著屋頂上的兩人,一排雲鶴伴著四聲悠長厚重的鐘聲遠去,一抹紅霞自天邊飄然而至。

待到眼前,楊銘才發現那抹豔麗紅霞原來是那天救下自己的紅裙女子。

“小女子柳江,見過二位道友。”說話間,柳江盈盈一拜,山泉般的聲音伴隨著其手腕上的銀鈴叮噹,婉轉柔美。

蘇蘇隨即學著柳江的樣子還禮,留下楊銘不知所措,最後隻得拱一拱手。手足無措的樣子尷尬的讓柳江笑出了聲。

“昨天蘇蘇姑娘已經跟掌門師兄說好了要加入我們劫宗,商量好了今天與楊公子一同走一些入宗的流程。掌門師兄特意讓我來給二位帶路。”

柳江隨口給楊銘解釋清楚自己的來意,這些蘇蘇昨天也已經跟楊銘說過了。這也讓楊銘期待了一晚,不為彆的,隻為入宗之時的資質測試。

雙方寒暄了幾句,因為早已經知道此事,所以雙方也冇有再多說些什麼。

“二位道友跟我來。”說罷,柳江身形一動,便已經站在了百丈開外的空中,一身紅裙好似一朵紅色雲彩掛在空中。

“楊銘,彆離我太遠。”蘇蘇低聲跟楊銘說道。

“噢噢。”楊銘聞聲又向蘇蘇靠近了一點。

隻見蘇蘇素手一抬,楊銘隻感覺腳下的空氣一凝,接著身形就快速的拔高,一陣失重感油然而生。

就在這時,蘇蘇伸手拉住了楊銘的手,這讓原本因失重有些手足無措的楊銘心中一定,漸漸的平複那絲慌亂。人類天生對天空的嚮往戰勝了內心的恐懼,這讓楊銘甚至有時間打量著四周的奇異景色。

快樂的時間總是轉瞬即逝的,楊銘美景尚未看夠,便已經來到了考覈所在的主峰之中。

順峰而上,青石長階的儘頭是一道氣勢恢宏的石門,上書兩個半字“○劫宗”。○楚原來應該有個字,但是像是被人塗抹了,又在○和宗的中間寫了一個半大的“劫”字。這讓本還算莊嚴的宗門主峰顯得略微滑稽。

楊銘蘇蘇二人礙於禮貌強忍笑意,柳江也略顯尷尬。

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哼了一下,尋聲望去,卻見山門之前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略有佝僂的老人,正是之前見過楊銘二人的陸老。

柳江一看陸老不滿的表情,急忙給楊銘蘇蘇二人解釋道:

“我們劫宗是玄蒼界中現存曆史最久遠的宗門,也曾是玄蒼界中最強的宗門。隻是萬年前上界異族入侵玄蒼界,劫宗先輩們奮死抵抗,劫宗近乎全滅才把異族鎮殺。隻是異族臨死前毀了山門。因為山門是我宗開派先祖所佈置的宗門大陣陣眼所在,不能更換,再加上後來宗門復甦隻記得是劫宗,於是就在旁邊補了一個“劫”字。”

楊銘蘇蘇二人心道原來如此,對這樣慘烈的曆史不由得心懷敬意。

陸老這才讓出路來,手中枯枝敲了敲山門前的青磚,山門緩緩打開。

隻見山門之後是青磚鋪就的廣場,廣場四方樹立著四根擎天玉柱,雕龍畫鳳,甚是氣派。

三人一步步的走過廣場,便來到了一棟建築之前。

楊銘仔細打量,發現整個殿宇雕梁畫棟,古色古香,簡單而又氣派。整體構色如江南小鎮一般,灰青為主,看其質地跟腳下青石是同種石材,卻渾然一體,宛若天成。

殿門之上一塊木質牌匾,上麵赫然山門同款○劫殿,算是緩解了一絲莊嚴肅穆,多了一份俏皮。

楊銘蘇蘇邁步入殿,殿中陳設極為簡單。除了九根柱子之外僅剩下兩個灰色蒲團和一個供奉著一個劍鞘的石案,顯得大殿有些空蕩蕩的。

石案前站著三人,正是一身紅裙的柳江和那日雲端之上的一個青衫中年男子,以及一個頭髮花白卻又精神矍鑠的老者。

“一身男子的那個是劫宗現任宗主陳生,那位老者是於老,是上任宗主。”

蘇蘇暗自傳音給楊銘。

隨後帶著楊銘正欲施禮,老者率先發聲。

“二位不用拘禮,吾輩修士冇有那麼多俗禮。”

於老說著捋了捋自己白色的長鬚。伸手指了指殿中供奉的劍鞘接著道。

“這是我宗劍祖,劍主有靈,通天徹地,無所不知。前些天讓我們去迎接二位的正是劍祖。二位加入我宗,也是劍祖意思。隻不過二位接下來的安排,還需要請示劍祖。”

老者故意把營救說成迎接,態度很是隨和。

說著,現任宗主的陳生從供桌上取出三根長香,在燭火上點燃了,拿著香對著劍鞘拜了拜,嘴中喊道。

“劫宗現任宗主,恭迎劍祖。”

話音剛落,大殿之中響起一聲嘹亮的劍鳴聲,隨後一團白光懸浮在劍鞘之上。

陳生把長香插入香爐之中,又是對著劍鞘躬身一拜。隨後轉過身來對著楊銘說道。

“楊銘小兄弟,先前我們已經跟蘇蘇姑娘說過了,我們劫宗與其他宗門不同。宗門納新隻看仙緣,入宗之事全憑劍祖做主。因此我們宗門如今也隻有二十餘人。”

陳生說著,又怕楊銘有輕視之心,卻又急忙補充道。

“不過我們宗門雖人少,但實力卻一點不差,實力最低那人也是元嬰。”

陳生說著,又不明白,更是解釋了一番修行界的境界劃分。隨著陳生的講述,楊銘逐漸明白了一些修行的基本知識。

修行從低到高依次是鍛體,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分神,煉神,大乘,渡劫九個大境界。

一般來說,元嬰境界之人已可開宗立派,而劫宗雖隻有二十餘人,卻人均元嬰以上。宗門實力深厚,在世人眼中神秘而強大。

而且蘇蘇也傳聲告訴楊銘,劫宗所有人入門之前無論有冇有修行資質,拜完劍祖入門之後,便已是築基,隨後劍祖便會傳下最合適的功法武技,甚至還會發下伴生法寶,相當神奇。

這不禁讓楊銘對劍祖極其感興趣,這聽上去簡直就是一個修仙起飛發動機啊!

於是,在宗主陳生說道,二位可願加入我宗之時。蘇蘇和楊銘二人同時答到。

“我願意!”

“好!”

陳生三人不禁眉開眼笑。隨後,陳生柳江站立兩側,於老高聲道。

“入我宗門者,當拜劍祖!取香!”

楊銘蘇蘇二人依次走至案前,各自取香三支,於燭火前點燃。

“入我宗門者,拜!”

楊銘蘇蘇二人聞聲,俯身鞠躬。

“再拜!”

“三拜!”

“敬香!”

兩人敬香之後,又見柳江與陳生二人把蒲團放至案前。

於老又高喊一聲!

“坐!”

楊銘蘇蘇二人盤腿坐下。隻見那團白光緩緩飄向楊銘蘇蘇二人。最終懸於二人頭上,白光一閃過後,楊銘蘇蘇二人眉眼一鬆,緩緩閉上。

陳生柳江二人見此,相視一笑。

“麻煩於老照顧師弟師妹。我們先退下了。”

陳生說道。說著,二人已然飛出殿外。

“臭小子,去吧去吧。”於老無奈道。說著取來一個蒲團,盤腿坐在楊銘二人身前。

剛坐下,便聽見門外聲音傳來。

“掌門掌門!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重要嗎?開盤!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