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機溯吟 >   第6章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

當楊銘知道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時,內心是崩潰的,滿腦子都是上麵這句話。

天呐~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命運為什麼如此不公啊!

穿越的難道不都是主角嗎?

想到這,隻感到周圍靈氣激盪,蘇蘇的境界再次突破。眨眼之間已是分神後期了,引得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而楊銘更是把羨慕寫在了臉上,不禁心中懷疑。

難道這是一個女主文?

看著一旁突破如同吃飯喝水的蘇蘇,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

就這樣,在眾人的一同見證下,劫宗同時創下了兩個劍宗以來的新紀錄。

覺醒境界最高者:蘇蘇!

最終修為穩定在了分神境巔峰。

以及覺醒境界最低者:楊銘!

最終覺醒境界是鍛體三層。

所幸劫宗在世人眼中較為神秘,也不至於丟人丟到整個修仙界。

“師弟,我是理解你的。實力差點也冇什麼,一切有我們呢。”

宗主陳生拍著楊銘的肩膀說道。

楊銘感激道謝。

“師弟,我是理解你的。天欲降大任於斯人也。啥也不說了,有師姐在,冇人敢欺負你。”

柳江學著陳生的語氣說道,鈴鐺聲清脆悅耳。

楊銘感激道謝。

“師弟,我是理解你的......”

楊銘,( ・⊝・∞)?

......

最後,上至於老、陸老,下至負傷的方桐、擔架上呻吟的李軒。無一不都是對楊銘表示了“理解”。值得一提的是方桐說道。

“師弟,我是理解你的,一定是天妒英才,咱倆太帥了,我不怪你。”

楊銘......o( ❛ᴗ❛ )o對對對!

眾人→_→......

當日落西山,天空之中星星點點。

白天裡空曠的劫殿之中此時燭火通明,殿中擺放著一張巨大長桌,桌上已是擺上了各種美味佳肴。

長桌四周擺著二十三把椅子,當一位不留須的白髮老者端著一整隻烤好了的妖獸上桌,劫宗之中再次響起了三聲鐘聲。

“哇~趙老的手藝真好!隔著十裡都聞到味兒了!”

柳江人還冇來,夾雜著清脆鈴聲的聲音已經先到。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誰做的。”

“你趙師伯年輕時可是人稱廚神的。”於老捋著長鬚,眼帶笑意。

說話間,眾人已經入座。

不多時看到蘇蘇帶著楊銘已經到了。

“楊師弟,蘇師妹快入座。就等你們倆了哦。”

“謝謝師兄。”楊銘蘇蘇齊聲道謝,在末位相伴坐下。

看著眾人到齊,宗主陳生說道。

“各位師叔師伯,師弟師妹,咱們劫宗今日又新添了師弟師妹。實在是一件大喜事。我們劫宗雖人丁不旺,但是親如一家。話不多說,乾杯୧((〃•̀ꇴ•〃))૭⁺✧”

“乾杯୧((〃•̀ꇴ•〃))૭⁺✧”

眾人高呼。然後把杯中酒一口飲儘。

楊銘(((゚Д゚;)??,這麼喝的嗎?不叨叨菜?

回頭一看,蘇蘇也是同款疑問。兩人對視一眼,眾人也齊齊看向二人酒杯,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二人無奈,隻好深吸一口氣,學著眾人的樣子,一仰頭,張開嘴巴,咕噸噸噸~嗝。

誒!₍₍Ϡ(੭•̀ω•́)੭✧⃛讚。

冇有想象中白酒的辣喉嚨,更像果酒一般,果香濃鬱,甘甜之中帶著一絲酒味點綴。超出想象的好喝!

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了。

“楊銘,蘇蘇,這是於老,我師父!上任宗主,現在宗門之中境界最高之人,合體境的大拿!走一個~”

眾人:“乾杯~୧((〃•̀ꇴ•〃))૭⁺✧”

“楊銘,蘇蘇,這是錢老!人稱辣手酒仙,今天這酒可都是錢老親自所釀。走一個~”

眾人:“乾杯ヾ(^▽^*)))”

“這是趙老,人稱玉麵廚神!走~”

眾人:“乾杯( ̄▽ ̄)~*”

“這是孫老......”

“乾杯੭ ᐕ)੭U”

“這是......”

“乾杯( ̄▽ ̄)/”

人介紹了一圈,酒已經旋了二十多輪,蘇蘇他們還好,楊銘已經快喝飽了。

人家喝飽了,靈力一轉,酒水就化作一股白霧傳出體外。

自己一個鍛體三層的小渣渣,靈力都還運轉不了一週天的。想幫助消化酒水也無能為力啊。

眼瞅著自己的肚子越喝越漲,楊銘有苦難言。就在楊銘暗自苦惱的時候,蘇蘇左手輕撫楊銘後背,順手一拍,楊銘隻覺得腹中一鬆,腹漲又有些微醺的狀態一掃而空。

宴會一直持續到半夜,楊銘充分感受到了什麼叫劫宗同門親如一家。

宴會的最後,除了柳江和蘇蘇,其他人也不再用靈力化解酒勁兒,長老們一個個的說著自己年輕時的豐功偉績。

師兄們一個個拍著楊銘的肩膀說要帶他橫行天下。甚至李軒因為說等他好了以後要拉著楊銘去偷看哪個聖女洗澡還被蘇蘇一粉拳錘了個不省人事。

一向嚴謹的許師兄神秘兮兮的說要拉著楊銘去看個大寶貝,就在他解腰帶的一瞬間也被一粉拳撂倒。

要不是眾人幫忙解釋說要楊銘看他儲物腰帶中的一塊禁術石碑說不定許師兄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人喝多了總是會發生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會在推杯換盞之間悄無聲息的拉近。

宴會是在所有人七倒八歪的躺在桌子周圍而結束的。至於蘇蘇,則是被柳江拉走說要說一些女孩子之間的秘密話題。

殿內很快就隻剩下一群醉了的男人醉後的呢喃聲和呼嚕聲。隨著一道白光閃過,所有人都被送到了各自的殿宇之內。

“滴,嗝~滴,檢測到宿主身體~嗝~狀態不對。嗝~即將進行,嗝~debuff去除。”

“debuff去除~嗝~”

(๑•̌.•̑๑)??

“debuff再去除~嗝~”

꒰ঌ(˚ᆺ˚)໒꒱

“臥槽?嗝~咋去除不掉,嗝~”

“......好暈๑_๑,明天再說吧。”

醉夢中的楊銘顯然並不知道這一切,隻是翻了個身,大喊了一句“老子一定要乾翻這蒼穹啊~”隨後又開始了呼呼大睡。

而不遠處的柳江住處。

“師妹這個玉簪你拿好,這玩意是我之前在一個仙人遺蹟中得到的,能駐顏美顏的。”

“謝謝師姐~”

“謝啥~誒師妹我給你戴上。呀,真合適。”

“誒,師妹你剛剛咋好像有白光一閃而過?”

“啊?什麼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