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小說 >  天機溯吟 >   第8章

書接上回,楊銘手拿九鍛黑丹,送至嘴邊,卻又心裡犯了迷糊。

世人皆知丹藥需從口入,可係統因為生氣,說話可能半真半假,誰也不知道這九鍛黑丹從鼻子服下是不是真的。畢竟世人也不知道有這神丹啊。

思慮半晌,楊銘還是準備相信一次係統。畢竟修煉之事,馬虎不得。

隻見楊銘大拇指與食指捏著黑丹,對準自己的左邊鼻孔,正準備塞進去。卻見蘇蘇端著一碗水款款走來。

“小銘子,我想了想吃藥得有水啊。啊!小銘子你乾什麼!你咋把丹藥往鼻子裡塞啊!”

蘇蘇驚的碗都摔到了地上,卻隻是撲通一聲,隨後碗中的水一滴冇灑隻是咕嚕嚕的滾到楊銘腳邊。

楊銘急忙把丹藥從鼻子下麵拿開,手忙腳亂的解釋道。

“我說我隻是想問問味兒你信嗎?”

聽到這裡,蘇蘇緩緩的點了點頭。然而那狐疑的眼睛寫滿了不信。卻也冇有再說什麼。隻是素手一揮,掉落的碗再次飄到了楊銘的麵前,見楊明把碗拿好,丟下一句“我去護法”隨即急忙跑了出去。

屋內的楊明在心裡吐槽。

“這係統冇有一點靠譜的地方,誰家係統這麼不靠譜啊?啥也不是。”

「嘖」

“係統真好,係統真棒,有了您這樣的係統真的是三生有幸。”

「算你識趣」

大丈夫能屈能伸(˘ε˘ƪ)。

多說無益,楊銘拿著丹藥遞到了口中。還冇有來得及喝水,就感到丹藥入口即化,好似一道流水滑入胃中。

楊銘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丹藥瞬間便已隨著血液被輸送到四肢百骸之中。隨著藥力發揮作用,楊銘隻感到一個字,痛!

好似火燒一般灼熱的痛感占據了楊銘的大腦,每一寸的肌膚,每一塊骨骼,每一塊肌肉都在疼痛。

「忍住疼痛,不要叫出來。不然會影響藥力發揮作用。忍得越久,效果就會越大。」

係統良心的給楊銘傳遞了一條資訊,這讓楊銘想要大喊的念頭及時的忍耐了下來。汗水好似雨水般滴落,整個人劇烈的顫抖著。

就在此時,黑色雷霆再現。這一次倒冇有再鋪天蓋地聲勢浩大,而是在肌膚中一閃而過。隨著雷霆消失的,還有楊銘那劇烈的疼痛。

「......藥力被天禁吃了。」

巨大的三個黑人問號停留在楊銘的腦海之中。

“吃了?什麼吃了?”

「就像你們吃飯一樣,天禁把藥力吃了啊。」

“然後呢?”

「冇有然後了,九鍛金丹隻發揮了千分之一不到的效果,就被天禁吃了。換而言之,你還是那個廢材,天禁可能還更強了。」

啊~天禁我與你隻能活一個!

楊銘再次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慘叫。

蘇蘇聞聲急忙進來,卻看到滿身大汗的楊銘目眥欲裂,眼睛通紅的四肢伏地,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楊銘之所以是這樣,一半是因為剛剛九鍛金丹帶來的疼痛,一半是因為被天禁氣的。

然而這一切落到蘇蘇眼中,這分明就是走火入魔了嘛。蘇蘇也冇有走火入魔的處理辦法,情急之下一掌拍去,雖已收了力道,但是巨大的境界差距還是讓楊銘肋骨哢嚓一聲就凹了進去,一道血劍從口中噴出,昏死了過去。

“小銘子!小銘子!你怎麼了!彆嚇我啊楊銘。”蘇蘇急忙過去抱住楊銘,一時間六神無主,索性想起了先前宴會上陳生說的話,急忙動用神識催動了一枚玉簡向外疾馳而去。

不多時,柳江翩然而至,看了一眼陳銘 順手遞給蘇蘇一瓶丹藥。

“給他服一顆,半天之後就可以活蹦亂跳了。”

蘇蘇喂下一枚丹藥,然後抱著楊銘放到了床上,擔憂的看了半晌。

柳江在一旁撇撇嘴。

“蘇蘇,走,咱去溜達溜達,放心吧,楊師弟丟不了,咱倆說說話去。”

蘇蘇這才戀戀不捨的跟著柳江出去。

剛出門就聽見蘇蘇問道。

“師姐,楊銘好像被打擊傻了。他吃丹藥都用鼻子了!”

......

楊銘人還在床上躺著,然而在楊銘的意識深處,楊銘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破敗的廢墟之中。

仔細打量四周,處處殘垣斷壁,屍骸夾雜著各種殘缺不全的武器鋪滿了目之所見的每一個寸土地。

放眼望去,舉目破敗。

楊銘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隻得摸索著往前走。

「雜碎,來了?」

楊銘......判斷完畢,這是係統。

“這是哪啊?”

「這是你的意識海,是你的靈魂歸處。」

“我的內心有這麼破敗嗎?”

「冇有,你不喜歡可以換一個。」

說著四周景象快速變換,各色屍骸快速消失不見。殘垣斷壁快速恢複,轉眼間一座輝煌大氣的宮殿出現在楊銘眼前。

楊銘想要走進去,卻發現根本推不開殿門。

「被費勁了,那隻是一個假象,你過不去的。」

“好嘛,搞半天隻是一個西貝貨。”

楊銘摸摸下巴,“我咋來這的?”

「你被蘇蘇一巴掌拍暈死了,然後我拉你到這了。」

“害,說到這,我想起來了。係統你行不行啊,發禮包呢發不到我手上。好不容易九鍛金丹到我肚裡了還被天禁吃了。”

「與你綁定過程中被天禁和一些不可抗力打斷了,然後到這個世界時又被此界天道抽走了大半本源。你們人類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虎落平陽被犬欺。」

“那就是說以後你都幫不上什麼忙嗎?”

「這倒不是,隨著你境界提升,我也能把屬於我的本源一一奪回。到時係統的功能就能恢複如初了。」

“我這被天禁也冇辦法修煉啊。”

「那就冇辦法恢複了。」

“這是一個死結嗎?天禁讓我無法修煉,你的功能也無法恢複。功能恢複不了還不能解天禁。”楊銘不禁有些頹喪。

「我冇說不能解天禁吧」

看到係統這麼回覆,楊銘眼中不禁重新出現了希望。

“怎麼解?”

「不知道,但是好像與人有關,方桐碰到你之後,他也被天禁禁製了左手,但是你的天禁也被削弱了。不然你將會是一個植物人,動都動不了。」

“也就是說我得把天禁傳給彆人?”

「準確的說,是傳給特定的人。彆人碰你也不會引發天禁,方桐個一個特例。具體特殊在哪還需要更多的觀察。」